童工早已寫過,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這份預算案中,最令人不滿的,該是拒絕退稅,改為向每人強積金戶口注資6000元之舉!昨天,鬍鬚曾面對民意壓力(對不起,童工一直不覺是建制派壓力令政府、鬍鬚曾改變立場,由沒有微調空間變成可以修改),終於答應考慮修改預算案,但問題是,弄至今天局面,如何修改,才可以得到市民大眾支持?

A說若然只是退稅,根本已不能滿足市民要求,當新加坡、澳門也是派錢之時,特區政府單是退稅,又怎能滿足現在的市民訴求?

B認為,在民意壓力下政府讓步、修改預算案,可是開了一個極壞先例,全因,日後政黨必以此為例子,向政府進逼,每一次也提出修改預算案,豈不破壞了以往的傳統?

B的說法童工並不認同。先不要說修改政府預算,在任何民主國家,也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就算否決政府預算,又有何大問題?美帝政府在克林頓做總統之時,早有政府預算不通過,要公共機構關門之前科,就算到近日,美國國會仍是遲遲未能通過聯邦政府年度預算,弄得奧巴馬政府要用短期預算撥款,暫時維持聯邦政府運作。

可是,美國政府會由此而倒下嗎?那是絕對不會!反而令政府有機會達成一個各方可以接受的政府預算!

所以,童工反而覺得,否決預算案沒有甚麼大不了,起碼,可以令政府吸取教訓,日後制定財政預算案時,可以更尊重民意民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