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三月 2011.


蘋果產品,包括iPhone、iPad、iPod等,曾經是潮物代名詞,不少名人、潮人不惜以萬金求蘋果最新產品,以求在行貨開賣前,可以快人一步、理想達到。可是去到今天,當步入地鐵,看到周遭的人,無不手執iPhone、iPad,究竟,是他們真的需要這些功能的蘋果產品,還是,只是人有我有?

假如,有一天蘋果的iPhone、iPad「真的」控制了全地球,後果會如何?這段Youtube短片,正是開了這樣一個玩笑:

p.s. 其實童工不介意蘋果產品不再是潮物,起碼,若盛傳4月11日香港真的開賣iPad2的話,小一點炒賣的人,可以令我等真正用家,可以等短一點時間,以正價買到iPad2。


1986年,香港人全力反核,想不到2011年,我們又再回到起點

 

歷史總是愛向人類開玩笑,相同事件、相似錯誤,總是不斷重複發生,當年今日,就如似曾相識,不斷重現眼前。

1986年,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發生嚴重洩漏幅射事故,港人才開始關注在大亞灣興建的核電站安全問題,同年5月31日,由37個團體發起的「爭取停建大亞灣核電廠聯席會議」正式成立,並且發起簽名要求停建大亞灣核電站,最終收集到逾百萬港人簽名,可是因為當年港英政府、以及北京當局反對,行動以失敗告終。

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廠爆發核危機,港人再現核安全疑慮,這時才發現在偉大祖國規劃下,香港周邊正興建多個核電廠,昨日綠色和平發起成立「大亞灣民間監察會」,嘗年「香港爭取停建大亞灣核電廠聯席會議」發起人之一馮智活重出江湖,又再參與反核活動。

A說想不到1986年與2011年香港反核運動出現情況,境會如此相似,更令他感到有點希噓的是,香港人自1986年後,差不多忘了核安全問題,也不是主流政黨關心議題,廿多年後的今天,還要馮智活「出山」,究竟香港人是否如老董所言,只要不說、不出亂子,大家就會當問題不存在,安心在危機旁醉生夢死?

A又說,當年的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見港人反對聲音強烈,曾向中央建議緩建大亞灣核電站,但鄧總舵主表態,堅持大亞灣核電站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宣告港人反核運動失敗。今次港人再反核,對手又是中共、又是中央不會改變的「十二五規劃」中的國家核發展策略,最終會否和80年代反核結果一樣?


正當香港、甚至全世界人目光集中於日本之際,偉大祖國可沒有一刻忘記要「維穩」與「摧花」。「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昨天傳出消息,四川成都檢察院已批准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正式逮捕內地知名維權作家冉云飛,指他有份在內宣揚「中國茉利花」運動,也是首名因「中國茉利花」而被控告的內地異見人士。

童工最難理解的是,究竟,中共要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控告冉云飛,指他宣傳「中國茉利花」運動,可是,「中國茉利花」搞了甚麼出來?不見有大規模遊行示威、不見有激進抗爭行動,最大規模的「示威」是武警在王府井大街操過,宣示實力;最「激進抗爭行動」,就是有外國記者投訴被公安以武力對待,要在外交部新聞發佈會上投訴。

A說,最令人莫明其妙的是,內地完全沒有「中國茉利花」報道,也無相關的大規模民眾示威、中共兩會「安全」結束,那,冉云飛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究竟「煽動」可以從何說起、「顛覆」更加是莫需有之罪,連一場如香港民主黨般三數十人的示威、又或如社民連式霸佔馬路示威也沒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根本完全談不上,中共,只是借「中國茉利花」為名,又再拘捕異見份子。

冉云飛好友宋石男在他的Twitter中這樣寫:

「別說什麼求仁得仁,這是冰冷而殘忍的寬慰。你怎麼知道當事人的痛苦?你怎麼知道他家人的痛苦?誰會求這種“仁”?譚嗣同傳記害死人。我只知道,老冉跟我說過的那麼多讀書和寫作的計畫,他太太和女兒的淚水!」

真的,中共,不要再製造無辜政治犯,令更多人受害!


Facebook要搞瀏覽器,早在去年10月已有消息,可是那時候是獲邀的用戶才可以下載那叫RockMelt的瀏覽器:那是由Netscape創辦人Marc Andreessen投資,以Google的Chromium為核心的瀏覽器,與其他瀏覽器不同的是,RockMelt加入了社交網絡的元素,在瀏覽器中兩邊,可以顯示Facebook、Twitter等最新資料,例如你的Facebook朋友中,有誰更新了他的Wall、有誰回應了你的留言、又有誰在你的Wall中留了言。

這,絕對是一個為社交網打造的瀏覽器,但童工擔心的是,今天,每個人在Facebook中的「朋友」,隨時可以上百計,若下載了這個瀏覽器,那些活躍於Facebook的人,一天可以收到以百計的朋友更新通知,那樣的話,面對如此爆炸的朋友最新資訊洶湧而來,個人,又可以如何處理和消化?

不怕被朋友資訊「活埋」的話,可以下載RockMelt的測試版:

http://www.rockmelt.com/


中聯辦主任彭清華昨天出席香港青年領袖論壇,他以「十二五:國家發展與青年責任」為主題發言。作為偉大祖國駐港官僚機構領導,出席香港論壇,代表官方說說禮節性官話,也無不可,可是,彭清華怎樣說也是中共幹部,總該有點幹部的紀律,有些話,他是否應該說、可以說呢,倒是值得研究。彭主任昨天發言中,就提到香港年青人抗爭行為,認為不可假借抗爭之名去自由地傷害他人的身體:

「彭清華特別提到,香港的自由受《基本法》保障,自由與法治密不可分,他說,在享有自由權利的同時,應意識到對社會的責任,「不可借示威的自由去妨礙大街上車輛通行的自由,更不可假借抗爭之名去自由地傷害他人的身體」。」(引述自《明報》)

中聯辦自己網頁,也有相同的報道:

「我們要珍惜自由。香港的自由受到基本法的保障,自由與法治密不可分。在享有自由權利的同時,應意識到對社會的責任,不可借示威的自由去妨礙大街上車輛通行的自由,更不可假抗爭之名去自由地傷害他人的身體。我們不但要讓世人羡慕香港人享有自由,也要讓香港人為善於享受自由而驕傲。」

好了,作為中聯辦主任,由中共中央給與他在港的職務是甚麼呢?引用中聯辦網頁資料,中聯辦工作是有五個方面

「1. 聯繫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和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
2. 聯繫並協助內地有關部門管理在香港的中資機構。
3. 促進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聯繫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增進內地與香港之間的交往。反映香港居民對內地的意見。
4. 處理有關涉台事務。
5. 承辦中央人民政府交辦的其他事項。」

好了,香港80後上街,就算真的如彭主任所說,「妨礙大街上車輛通行的自由」,那,和中共中央給與中聯辦在港工作,有何關係?「妨礙大街上車輛通行的自由」,那是香港警方的事,與西環何關?彭主任昨天的發言,又豈不是明目張膽地違反《基本法》、「一國兩制」以河水犯井水?當年江澤民同志曾說河水不會犯井水,彭主任之言,又豈不視江澤民同志之諾如同放屁?

A說,早前港區人大聯署為趙連海要求減刑,新任港澳辧主任王光亞叫港人不要井水犯河水,今天彭主任起越職權管香港年青人示威文化,那,絕對是河水犯井水舉動,王主任有何舉動?難道,王主任認為井水不能犯河水,河水可以犯井水?那,中共不如宣佈「一國兩制」不存在!

A又補充說,或許有建制中人想為彭主任解畫,指那是他個人言論,但,不要忘記,他是以中聯辦主任身份出席,一言一行,也代表著官方立場,不存在那是他「個人看法」,若從此路想,彭主任發言,不是超越中央授權職務、公然干預特區內部事務,又是甚麼呢?

p.s.B向童工挪揄,或許,彭主任是傳說中、中共在港地下黨組港澳工委的黨委書記,他才是中共在港最高負責人,但按香港法律、中共、港澳工委不是合法政黨、社團,法律地位和黑社會、三合會相同,即,同屬非法組織,何以有人可以如此惡、公然橫行?


日本大地震,縱使日本人早作準備,可是,仍無法敵得過大自然的力量,福島核電站危機是最好例子,日本政府從數據上分析,福島有九級地震,數據上可能只有數個百分點的機會,可是,萬一發生的話,只要是百分之二、三機會率,也足以催毁百萬人的生命。

香港位處非地震活躍帶,「理論」上香港發生大地震風險真的很低,可是,很低,不代表不會發生。昨天和A討論這個問題,A說政府常說萬一香港發生地震,香港樓宇有防颱風設計,那是可以抵擋一定級數地震,所以港人不用擔心。

A說,實情是,那是政府的「真實謊言」,若香港遇上今次日本地震,他不知有多少大厦會倒下來。

A怎樣說也是建築業專業人士,他所說的,童工不敢當作是無的放矢,按天文台網頁資料:

「現時本港樓宇規定須能抵受每小時250公里的陣風風力。在發生修訂麥加利烈度VII度(七度)的地震時,高樓大廈亦只會有輕微損毀。基建如橋樑、鐵路及隧道等的設計已能抵受烈度VII度(七度)或以下的地震,至於水塘的設計亦能抵受烈度VIII度(八度)的地震。」

可是現實上,香港建築樓宇的抗地震能耐,並不如政府所說穩固。A說上周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教授鄺君尚在《信報》撰文「香港的地震風險與抗震設計」,直指所謂大廈可以抗風等於可以抗震,根本不是如此,反而香港不少大廈,對抗震設計並不講究,令大廈面對地震風險大增:

「香港的建築物雖然符合抗風設計、能承受時速二百公里的陣風吹襲,卻不講究抗震。抗風設計與抗震設計從理念、結構行為至特性均迥異。抗風是強度設計,抗震則是延性設計;延性指建築物變形大小的能力,即韌性,同時保持應有的強度。抗風設計一般只考慮結構的靜力特性,而抗震設計必須考慮結構的動力反應和地基對地震作用的影響;這些都是抗風設計不用考慮的因素。

本港許多高層建築物都有轉換層,即上層為單位多、牆柱密的高密度住宅,下層為牆柱較疏的大堂或商場。由密至疏的力量轉換,倚靠大型的轉換板或轉換樑承托;由轉換層承托上部的力,取得更廣闊的下層空間,傳到下部較為稀疏的結構牆或柱樑。

從抗風來看,並不構成危險;然而從抗震來看,轉換設計產生了軟弱層 (soft storey),這一層之上與之下樓層的剛度縣殊,造成建築物沿高度方向存在極大的剛度變化;一旦發生地震,層樓間的相對位移相當大,樓宇容易倒塌。另外,抗震設計的建構規劃牽涉許多與抗風設計不同的特別規定和細節,結構牆柱的配鐵方式與抗風設計也大不相同。」

若鄺君尚教授所言屬實,萬一香港出現百年一遇的大地震,香港樓宇可否支持得住?政府抗風等於可以抗震的「事實」,是否只是政治需要的「真實謊言」?


大亞灣核電運營管理公司昨天安排香港傳媒參觀大亞灣核電廠。先不要說參觀可以排除生果報在外這個問題了,就算可以獲安排採訪的傳媒,可以看到多少「真像」?不如,看看《明報》報道:

「除了記者會,本港傳媒昨僅獲安排到大亞灣站外地勢較高的觀景台,遠眺電站,之後參觀培訓中心及應急管理中心,分別由核安全專家陳泰及應急專家喬恩舉講解,電站如何培訓人員及在發生事故時如何應變。廠方昨出席記者會的高層共有9人,除了大亞灣核電運營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魏勤華,其餘8人分別是核安全專家、維護專家、工程技術專家、應急專家、輻射防護專家,有記者曾向核安全專家陳泰索取名片,他說沒有帶,後來有傳媒向同行的中電人員查詢,亦不得要領。」

原來,就算獲邀傳媒,也只可以「獲安排到大亞灣站外地勢較高的觀景台,遠眺電站」、又或「參觀培訓中心及應急管理中心」,至於廠內其他措施,一概不能參觀,如此所謂參觀核電站措施,真的,又有多少價值?

與其要成為大亞灣核電站宣傳工具,不去,恐怕也不會有多少損失。


日前李怡先生在《蘋果》專欄「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當中提及一位做網上售賣日本奶粉的小公司老闆,眼見日本地震,災民可能更需要奶粉,不惜通知供應商不要付運訂購的奶粉,讓他們可以轉運到災區,而他已付給供應商的貨款,則暫存進日本各生產商戶口內,出貨期更任由生產商無限期押後。

這間公司叫「天翼堂」,老闆陳文欣更在公司網頁發出一封公開信「地震後的路! 」,除了向受影響的顧客道歉外,更表明他認為,與買不到奶粉的香港顧客比較,災區父母,更需要這些奶粉,所以他不惜作出這個「將會嚴重影響我一家人的生活」的決定,不要貨也不收會已付出貨款,無限期押後出貨,因為那是他對災民支持、以及對日本供應商的信任。

看完他的公開信,童工感到十分高興,郭先生證明,香港人,並非大部份人只懂「盲搶鹽」,當中也有不少人在追求個人利益之餘,也不忘對其他有需要的人付出。

這,才是童工希望看到的香港人。

p.s. 陳先生在文末對太太說「我太太: 算你沒運行了, 嫁了我, 我看你有排捱窮了」,我相信他的太太會以他為榮。

「地震後的路! 」全文:

「多謝各位顧客這一星期的忍耐.

我知受著沒奶粉的恐慌的感受。我已盡了一切努力令大家好過一點。

我在星期二(15/3)做了一生人最痛苦的決擇……. 本公司選擇了把原本準備送往東京及名古屋港口的奶粉, 全數轉運去日本其他有需要的地方。 是的, 即是我公司將會斷貨。亦會令一直支持我們天翼堂的父母失望。….這已經是沒辦法改變的事實…..

在星期二(15/3)之前, 日本的情況己開始不算樂觀, 但日本的同事沒放棄自己, 亦沒放棄香港的父母。他們在餘震中繼續加班工作。為的是令香港的BB不會斷糧。奶粉只需3星期便可到港, 但我們的行為, 已經撤底把日本放棄了。我非常明白各位父母的擔心, 換著是我, 好可能都會是一樣的。

短期內日本奶粉再來港只會浪費, 所以我公司決定先把陸續到倉的3000箱的奶粉及尿片全數轉去其他有需要的地方。

我們天翼堂亦在同一時間投了對日本奶類及嬰兒用品生產商信任的一票。我們沒有調回資金, 相反, 在這星期我們全數電匯了所有貨款, 要求他們永久存放在各日本廠商的戶口內, 出貨期無限押後。我明白這決定將會嚴重影響我一家人的生活, 但我信任日本的奶粉生產商, 信任—就是無條件, 就這麼簡單!

這段時間好多客戶問, 奶粉是災前定災後, 怎樣保證不受污染?

天翼堂告訴你們, 奶粉罐上的商標就是生產商給你的保證, 罐上厚生労働省的生產許可證, 就是日本政府給你們的保證。我們不相信, 日本奶粉商會把有問題的產品流出市面。我們不相信, 日本政府會容許生產商製造有問題的奶粉!

我們天翼堂雖然只是蚊型公司, 但都註冊了商標。理論上, 在香港什麼地方買到的日本奶粉都是一樣的, 為什麼我們要花錢去註冊商標? 因為我深信"天翼堂"3個字是值錢的。將來我們公司會有一段非常很慢長而困難的路, 雖然最壞的情況可能變成士多房公司, 但我決定了不會關閉天翼堂, 亦不會轉做其他國家的奶粉。我們已經找到了最好的, 為什麼要退而求其次? 我喜歡看到父母買到優質奶粉時的喜悅, 我喜歡看到BB吃了我們的奶粉健康成長, 這一直是我們的動力, 是你們各位給我天翼堂的, 謝謝!

我知一時三刻, 大家會對日本的產品有疑問, 我是非常明白的。但天翼堂會一直存在, 1年, 2年, 或者等到你們的BB成為父母時, 他們總會有一天會回來我們天翼堂的家庭的!!!

天翼堂 上
2011年3月20日.

在此特別嗚謝:
– 我太太: 算你沒運行了, 嫁了我, 我看你有排捱窮了;
– 天翼堂一姐: 在這段時間不停加班回覆, 一點微言都沒有, 默默為我公司及各位父母付出;
– 東京及名古屋的同事: 謝謝你們在地震之餘都沒有放棄我們, 我們天翼堂都一樣不會放棄你們的! 」


《東周刊》昨天報道,大亞灣核電站多年前發現,兩個反應堆爐蓋同類產品,於歐美相同類型核電廠先後出現腐蝕,部分更穿洞漏輻射,當時核電站為防萬一,於2004年更換大亞灣所用爐蓋,但是中電作為主要股東的大亞灣核電投資公司,七年來從未有公開有關資料,反而負責設計及承建大亞灣有關反應堆裝置的法國公司Areva,卻在2005年1月發出新聞稿交代事件,於2003年2月先更換二號機組爐蓋,到2004年10月再換一號機組爐蓋,以提升相關部件規格。

保安局副局長黎棟國昨日在記者會上指出,有關更換組件工作屬正常維修程序,不是因為組件有問題,並不屬於事故,亦不涉及安全問題,故根本不存在「隱瞞」事故的問題。

假若這是「正常維修程序」而毋須公開,更不存在「隱瞞」,那,若偉大祖國的國家核安全局,也定性為「故障」事故之時,又是否需要披露、又是否「隱瞞」

2008年國家核安全局發出「關於釋放大亞灣核電廠二號機組第十三次換料大修後反應堆首次臨界控制點的通知」,當中包抬一份「大亞灣核電廠二號機組第十三次換料大修後反應堆首次臨界前核安全檢查報告」,那是對大亞灣核電廠的二號機組第十三次大修的檢查報告,檢查第七項目是「核安全相關專題」,當中檢查項目包括:

1. 大修中核燃料裝卸貯存系統(PMC)換料機存在的缺陷和處理情況;
2. 卸料後源量程可用性試驗情況;
3. 溫度調節棒(R 棒)卡澀故障處理情況;
4. 餘熱排出系統(RRA)入口死管段改進專案進展情況;
5. 其他核安全相關問題

「檢查結果和要求」中,提出了兩項故障問題:

「針對檢查中發現的問題,檢查組提出如下核安全管理要求:

(一)大修中核燃料裝卸貯存系統(PMC)換料機存在的缺陷和處理情況

針對大修中PMC 系統換料機手動模式下出現的故障情況,DNMC(大亞灣核電運營管理有限責任公司)進行了原因分析和臨時處理,經反復試驗,故障未再出現。檢查組要求DNMC 繼續深入研究故障原因,補充分析堆芯裝料和乏燃料操作時出現同一故障的可能性及影響,對PMC 系統其他操作進行相關試驗,結合同類系統的經驗回饋,提出根本解決方案。

(二)溫度調節棒(R 棒)卡澀故障處理情況

針對R 棒卡澀故障處理的情況,檢查組要求DNMC 繼續開展相關調研,分析控制棒輻照腫脹的機理,特別是設計壽期末加速腫脹的機理,充分論證控制棒更換處理準則的合理性,加強對控制棒的檢查,並在控制棒達到設計壽命前進行全部更換處理。DNMC 應認真落實以上整改要求,並將整改措施和落實情況在2008 年12 月31 日前報告國家核安全局。」

究竟提及的「PMC 系統換料機手動模式下出現的故障情況」與「R 棒卡澀故障」可以有多嚴重?童工不是核電專家,無法知道,但童工知道連國家核安全局也可以用上「故障」去形容,那就絕不是黎副局長所說的「屬正常維修程序」,企圖掩飾為何核電投資公司,可以不將這「故障」的消息公開,若連偉大祖國核安全部門也認為資料可以公開之時,核電投資公司的透明度,豈不較我們常批評偉大祖國更低?政府、中電,如何向港人交待?

附上「大亞灣核電廠二號機組第十三次換料大修後反應堆首次臨界前核安全檢查報告」全文


今次日本發生世紀大地震,以往偉大祖國凡有天災人禍,必定第一時間出來賑災的香港演藝界人士,反應卻出奇地冷靜和理性,連台灣演藝界也搞完賑災活動,香港演藝界也遲遲未有反應,直到昨天才開始有傳媒報道,原來演藝人協會與其他機構,已積極開會搞籌款活動,報道指暫訂於 4月2 日舉行,但也有報道說演藝人協會希望可以提前至本周六、即日本大地震的半個月之時舉辦,又會號召演藝界灌錄一首日語改編的歌曲,把香港演藝界心意送到日本。

童工無意猜測為何今次香港演藝界反應,不及以往為偉大祖國賑災迅速,而總愛以陰謀論看問題的A說,今次日本災情絕不下於南亞海嘯或四川大地震,香港演藝界反應如此謹慎,或許因為受災地區是小日本,近來偉大祖國不少年青有為年青人,對小日本恨得咬牙切齒,日本大地震後,這些年青有為的年青人無不拍手,內地媒體報道李連杰捐了50萬人民幣到日本,也遭年青有為偉大祖國青年人在網上大罵,或許那些演藝人出於政治正確考慮,再加上偉大祖國好說也是龐大市場,小心一點、以免開罪那些有為的偉大祖國年青人,也未可知呀!

其實就算演藝界遲了起動,不代表民間不會自行聲援,演藝界未搞群星為日本打氣歌曲,已有高登網民製作「福島烈士」一曲,向福島核電廠內,50名不顧自身安危的工作人員致意,他們還製作了日文版,希望可以將港人心聲和支持傳給日本災民。

香港民間自發支持行動,已說出了港人支持日本的心聲,或許、那較香港演藝界行動,更為有力。

「福島烈士」中文版

「福島志士」日文版

三月 2011
« 二月   四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Blog Stats

  • 1,796,64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