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預算弄致天怒人怨,不少市強烈不滿鬍鬚曾情願注資強積金240億,讓基金經理穩袋以億記行政費,也不肯直接退稅給納稅人。

更可恨的是,財政司司長是政治問責官員,既是「政治」,民意,理應是他首要考慮的施政方向,可是,他昨天不論是《財政司司長熱線》、還是出席立法會會議,市民、議員要他改弦更張、修改預算,他的答案仍是一句:「睇唔到有邊一啲可改變地方」!

民意要他改,他堅持不改,這,又豈是問責應有的態度?政治問責官員,為了自己所信奉的價值觀、自己認為是正確之事,就可以公然說,我就是不認同民意、不對政治問責,不尋求化解政治危機的妥協方案,那,又是否作為政治問責官員稱職的態度?

更重要的是,多份報章已報道,不滿的政黨、團體已發起遊行抗議,政府、鬍鬚曾仍是企硬不妥協,這,又是否領導官員應有的施政態度?A說香港一眾官僚,特別是那些AO,總有著他們的管治精英的傲慢,以為他們是精英、所想的、所做的,平民百姓不明白、而政黨只會出風頭拿選票,更加不值得他們重視,結果就是堅拒接納民間意見,一意孤行,可是,實際這班下亞厘畢道精英們,又是否真的是「精英」、可以看到、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A說,若他們真的是如此「精英」,香港,就不會弄致今天局面!那些AO最大問題,並非能力不及,而是他們其實只是庸材,卻自以為是精英,結果弄致香港施政問題叢生!

B說,今天,香港市民上街,不是為了「茉莉花革命」,而是「沒錢花革命」:明明政府有710多億盈餘,政府就是不退稅,難道,納稅中產不用承受物價上升壓力?B有納稅,但買不起樓,兩年因加租搬了兩次家,還有夫婦四名父母加子女要供養,B說為何不可以退一點稅給他,令他年底交稅時,可以手頭多一點餘錢?

香港,未必會有「茉莉花革命」,但在曾俊華催生下,「沒錢花革命」卻是大有可能出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