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昨天公佈的財政預算案,一份錄得710多億盈餘的財政預算,照道理曾俊華應大有條件及「彈藥」,做出一份可以得到市民認同的財政預算案,足以令不同社會階層,均享受到經濟向好的成果,同時也令大家手上可以多一點餘錢,應付可能重臨的通脹,令生活好過一點。

可是,鬍鬚曾做出來的,均是一份不論是基層還是中產,也深感不滿的財政預算案,當中,又以政府拒絕退稅,改為向每人強積金戶口注資6000元,最令中產、甚至童工身邊不少朋友,罵聲震天!

A說這項注資先不要說遠水救不了近火,單是將240億注入強積金,令那些強積金管理人平白多了生意,就算他們平均只收1%管理費,240億就令一眾強積金經理及管理人多了2.4億收入,為何政府可以用「刺激通脹」為理由,不向納稅人退稅6000元,卻容許一眾基金經理增加收入?難道他們收入、花紅多了,不會消費、不會刺激通脹嗎?

更莫名其妙的是,鬍鬚曾昨天說了一整天,也說不出究竟有何經濟理據,退稅6000元必定會引致通脹惡化!童工不是經濟專家,不懂經濟理論,但卻想用事例去說明。

2007-2008年財政預算案,當年財爺唐英年面對香港經濟由沙士復甦,香港在之前一年,本地生產總值增長大幅上升6.8%,通脹率維持2%低水平,由於政府錄得綜合盈餘551億元,所以唐英年提出大幅退還50%的薪俸稅,以15000元為上限。

到2008-2009年財政預算案,也是鬍鬚曾首份預算,經去年退稅15000元後,2007年全年通脹率仍維持於2%,若扣除之前一年,因推行差餉和公屋租金寬免措施的影響後,實際通脹率為2.8%,但當年鬍鬚曾在預算案演詞第七段,並不是將通脹上升歸咎退稅,而是因為「本地經濟持續擴張,消費暢旺,加上食品來價急升,增添了物價上升的壓力。此外,港元跟隨美元兌其他主要貨幣下滑,亦會影響進口貨品價格。」

為何兩年前鬍鬚曾不覺退稅引發通脹,兩年後今日又忽然說退稅會引發通脹?而且上述例子已說明,退稅加上差餉及公屋租金寬免等措施並行,其實不會令通脹惡化,那今年預算案只減差餉、公屋租金寬免,卻不退稅,又是否合理?曾俊華是否要拿些數據出來說服公眾?

童工最反感的是,鬍鬚曾將政府坐擁近6000億財政儲備,硬說成是政府有錢即市民有錢,扭曲藏富於民之意,《論語•顏淵》中早說明:「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真正藏富於民是「百姓足」,而《荀子•王制》中更說:「故王者富民,霸者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亡國富筐篋,實府庫。筐篋已富,府庫已實,而百姓貧:夫是之謂上溢而下漏」,鬍鬚曾明白「王者富民」、「亡國富筐篋,實府庫」的道理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