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果報今天刊登了早與安徽旅客張勇夫婦發生衝突的本港導遊林如蓉專訪,導遊阿蓉親身說出了故事的另一版本:

「阿蓉詳述與張勇一家恩怨(詳見 A2稿),她透露年初二傍晚接團後,向旅客自我介紹時提及以前「曾遇上安徽旅客不禮貌事件」,疑觸動了來自安徽的張勇的神經,阿蓉雖即時打圓場道歉,但張勇不接受,更以普通話「國罵」(操你媽的)回敬,又要求:「明天我要這個導遊在我眼前消失。」當晚張勇又提出翌日不跟團、延遲退房等要求均不得要領,雙方發生口角,首度起衝突,其間有人報警,警員到場調停後才平息。
翌日(年初三),旅行團按行程到多處地方購物,其間坐旅遊巴最後一排的張勇一家,不想再落車到購物點,又與阿蓉爆發口水戰。阿蓉聲稱過年過節要開工,都是為公司服務,張勇反唇相譏:「你是為錢,你有錢幹嗎出來做,你那麼愛錢,還不如回大陸做。幹嗎來服務我,你就是窮……」阿蓉認為張勇是叫她「返大陸做雞」,聽後即冒火,走到車尾與對方理論。
雙方你一言我一語,張說:「怎麼樣,掙不到錢狗急跳牆。」阿蓉冷笑回敬:「不知道誰是狗,你現在就是跟着我(跟團)。」隨即轉身走回車頭,豈料張勇夫婦及小姨追前,張勇先揮拳打其頭部,張妻則抓傷其臉,坐車頭的內地領隊及司機上前制止,兩人混亂中亦受輕傷。阿蓉欲落車報警時,張勇小姨出手抓傷其腰部。」

更令童工覺得難以接受的是,阿蓉說張勇曾在警署錄口供時恐嚇她:

「她透露在警署等待落口供期間,張勇態度囂張地說:「我叔跟我姑在安徽淮南司法機構工作,我們在深圳認識一些人,我有辦法在深圳弄死你。」」

童工無法判斷誰是誰非,可是若阿蓉敢面對傳媒,說出故事另一版本,當中又涉及在警署中有人出言恐嚇,童工認為特區政府理應交待事件,警方也要將調查過程公開交待,我們不容破壞香港聲譽的導遊,更加不容那些持惡行兇的內地惡客!這兒是香港,不是大陸,不是有甚麼人做靠山可以橫行霸道!你有辦法在深圳弄死人,香港人有辦法依法治你的罪!面對甚麼普選、王丹能否來港,特區政府無能為力也算了,政府還可以說是政治議題,若連今次事件,特區政府也不肯依法調查,那,才是真正的「一國兩制」的死亡!

窮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窮得有骨氣,若因此而令內地旅客不來港,那,任由他們吧!內地人來港旅遊是觀光購物,他們買奶粉、貴價貨品,那是互惠互利,絕不存在甚麼益了香港人!

童工又等著看,中央台又會否報道香港導遊聲稱被惡遊客恐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