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昨天發表網誌,為政府的所謂「審慎理財」哲學辯護,指責議員及社會人士稱,香港情況是「官富民窮」與事實不符,有「挑動官民之間不存在的矛盾」之嫌:

「我不能夠同意所謂「官富民窮」的說法。這不但與事實不符,同時挑動官民之間不存在的矛盾。其實,官也是民的一部份,我們的收入受到經濟周期和外圍因素影響,民富則庫房充實,市民收入穩定增長,正是我們的施政目標,我們高興都來不及,豈有追求「官富民窮」之理?相反,在市民遇上經濟逆境時,我們會採取反周期策略,有效運用政府資源,刺激就業、改善民生。在過去三年期間,亦即是在金融風暴導致經濟最為波動的一段時間,政府支出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五,增長幅度是同期經濟增長的三倍半,證明我們善用儲備,與市民共度難關的施政方針。」

事實上由煲呔做財爺開始,甚麼「積谷防飢」、「應付不時之需」、「留作經濟逆境時作反周期增加政府開支之用」等論述,已不知說了多少次,可是,「積谷防飢」究竟要積多少谷才算合理?不時之需,究竟實際需要多少儲備?

查自回歸以來,香港經歷亞洲金融風暴、沙士、金融海嘯,政府財政狀況最惡劣、出現大幅財赤日子,主要是由2001年到2004年,這三個財政年度每年也有600到700億赤字,財政儲備由99-00年的4300多億,下跌到約2200多億,但仍足以支持政府11個月開支,金融海嘯則令香港於08-09財政年度有49億赤字,但同年財政儲備已反彈至4800多億。

香港在十多年間經歴亞洲金融風暴、沙士、金融海嘯這些衝擊,政府實際上動用了約2000億儲備,但同樣經濟好轉,政府財政儲備反彈也極之快,08-09財政年度才是4800多億,政府去年底公佈頭9個月政府帳目,財政儲備已達5700多億,兩年間多了1000億儲備,差不多上升了四分之一,足夠政府兩年開支。

問題是這兩年間政府收入水漲船高,一般市民在這兩年間,收入是否同樣上升?一般打工仔、納稅人在過去兩年生活有沒有改善?政府「儲蓄」增加了四分之一,市民戶口積蓄,在這兩年間有沒有增加了四分之一?政府或許說以往已有不少針對基層的「派糖」措施,但那多屬一次性舉動,並非長遠政策,而且不要忘記,除了低下層外,還有不少租住私人樓宇,拿不到多少政府福利,每年也要納稅的中產人士,當每年年尾,他們要將全年積蓄,拿相當部份出來交稅之時,卻原來政府坐擁5700多億儲備,還說要「積谷防飢」、「應付不時之需」,難道這些納稅人不需要「積谷防飢」、「應付不時之需」,留多一點錢在自己戶口中?

童工對這個政府的「理財哲學」已別無所求,只求曾俊華說清楚,究竟要多少儲備才算足夠!以現時儲備水平,已足夠應付兩次「亞洲金融風暴+沙士+金融海嘯」做成的經濟衝擊,究竟,我們的政府認為,儲備數目要可以應付多少次「亞洲金融風暴+沙士+金融海嘯」,才可令他們安心?才肯改變藏富於府想法,肯藏富於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