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明報》社論「諾基亞吃老本失江山 拒改變挽狂瀾儆港府」,很有點不是味意,童工不是想說社論觀點正確與否,反正觀點與角度,那是每個人也有不同,問題是這篇社論中引用事例,有不少謬誤之處,堂堂「公信力第一報」,難免令人覺得有點那個。

社論以芬蘭手機企業諾基亞(Nokia)新任總裁埃洛普發給員工的內部文件,講述諾基亞如何在iPhone及Android Phone等智能手機著著進逼下,陷於水深火熱,這,也是諾基亞目前面對的困局,可是文中說:「蘋果公司的iPhone早在2007年已推出巿場,但諾基亞到今天仍然沒有類似的產品,埃洛普說,公司處境水深火熱,「我們創新太慢」。」

若將iPhone定位於智能手機,那諾基亞以Symbian OS 推出的智能手機又是甚麼?難怪Nokia 由推出S60到今天的N8 ,就算搞自家的下載軟件市場OVI,怎樣也搞不起,原來連知識份子看的《明報》,也不當諾基亞的Symbian OS 手機是智能手機,他們眼中只有蘋果的Iphone,那,諾基亞在智能手機市場之敗,又豈無道理?連知識份子報撰寫社論的主筆,也當Symbian OS「無到」,還說「蘋果公司的iPhone早在2007年已推出巿場,但諾基亞到今天仍然沒有類似的產品」,那真是諾基亞之失敗,還是《明報》社論的無知?

另一童工有相榷之處是,《明報》社論說:「1960年代之後,日本一直在全球家用電器巿場獨領風騷,卻在手機這一環節完全無法競爭,日本家用電器產品發展到MP3之後行人止步。從摩托羅拉的興起,到諾基亞取而代之,再由蘋果iPhone等智能手機抬頭,一向競爭力極強的日本品牌只是旁觀者,眼巴巴看著這塊肥肉被人宰割。日本電器業從此進入黑暗期,到今天只能靠傳統的家用電器吃老本。」

日本「眼巴巴看著(手機)這塊肥肉被人宰割」,實情是90年代全球手機以GSM制式為主導,日本卻以自家研制的PHS(Personal Handy-phone System)為手機制式,好處是保護自己的手機市場,壞處是失去了走向世界、出口外國的機會,直到3G出現,日本手機制式才與國際接軌。實際上日系手機到今日仍有不少人追捧,早年數碼通曾引入日系手機,當時不少人爭相上台出機,就知那絕不是日本手機「完全無法競爭」而輸給當年的諾基亞!而是日本太著重本土市場,太封閉、不肯把手機拿到國際市場競爭!

至於《明報》社論以手機出口輸給外國,繼而引伸至「日本電器業從此進入黑暗期,到今天只能靠傳統的家用電器吃老本」,童工也不敢苟同。日本只靠「家用電器吃老本」?先不要說Sony的Blu-ray Disc ,獨霸了高清制式的影碟市場,今天遊戲機市場,任天堂加上Sony,恐怕已佔了三分之二以上,日本,又豈是「今天只能靠傳統的家用電器吃老本」?

《明報》社論以「諾基亞3年間因不思進取而拱手讓出大半版圖」,引伸至,「德國德意志交易所集團準備併購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表現出來的是堅決在後金融海嘯年代革新求變;倫敦交易所在同一天收購多倫多交易所也可以作如是觀」,批評特區政府對金融改革固步自封、不思進取,但改革,也要走正確方向,若連某些事實也搞錯,所建議的改革方向,又豈會不令人擔心走錯了方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