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11.


看now新聞報道上海情況,真的群情洶湧!

面對第二波茉莉花革命,中共在北京王府井以封路、封閉手機網絡、甚至以洗街車洗「太平地」應付,記者要採訪,可是要拉要鎖,全力封鎖境內境外報道,更有大批武警操過大街,不知情者還以為武警上街「散步」;上海情況,更加難搞,據生果報道,「上海人民廣場附近昨午有大批民眾聚集,公安驅散時一度遭民眾反抗衝突,民眾以噓聲回擊公安;至少七人被公安帶走。上次集會時,有上海青年曾勇敢喊出「打倒腐敗」」。

看BBC相關報道:

「中國當局在北京和上海市中心出動大批警察,在活動人士呼籲舉行聚會的地點進行了一場力量的展示。
要求人們參加街頭聚會的呼籲最初出自一個中國境外的網站,中國當局隨後嚴密監視和封鎖微博和互聯網站,以防止這一消息的擴散。
在上海市中心的主要廣場,當局使用吹哨和喇叭呼喊的方式,敦促人們迅速移動,以防止人群聚集。
星期日(2月27日)在現場出現的警察有一百多人,遠多於上一個星期前出動的警察人數。
他們還使用大型的清潔車輛,反覆清掃街道,以促使人群運動。
他們試圖阻止記者攝像,攝影,或者和任何路人交談。
在北京,BBC的一個電視攝制組由於試圖拍攝報道現場狀況而受到拘押,被帶往鄰近的警察局,隨後獲釋。
在上海,有五個人被警察帶走,其中一人一直在拍攝照片。」

第二波茉莉花革命已令中共如此疲於奔命,下周日可能還有第三波茉莉花革命行動、甚至第四波、第五波,中共,可以如何應付?人民散步力量,他們可以壓得住多久?


引用自生果報照片,王府井外麥當勞門前用攔板封閉,阻止人「散步」!

今天是內地網民號召發起「茉莉花革命」的第二波,自稱神州大地人民,絕對不會支持「茉莉花革命」的中共,卻是如臨大敵,較第一次「茉莉花革命」行動更怕得要死,據生果報報道,網民號召在北京集合「散步」地點,王府井外麥當勞門前,已被當局「以「地陷」為由用攔板封閉」、「北京王府井大街上,多輛公安車在旁駐守,民眾停下拍照,立即被警員問話」!

還有,早前美帝駐華大使洪博培,被拍到現身上次「茉莉花革命」現場,結果內地新浪網微博,將「洪博培」三字列為限制搜尋字眼,弄得美帝國務院感到不滿,國務院發言人透過Twitter表示,雖然洪博培即將離任,仍未離開北京,但中共經已令他在互聯網消失云云,堂堂天朝上國、何以對美帝蕃邦外使,去一去王府井麥當勞也怕得要死,要把人家的名字也河蟹掉?

童工看到不少批評「茉莉花革命」的人,他們指那是搞亂偉大祖國、破壞穩定云云,但從另一面去「解毒」,搞搞「散步」也怕得會搞亂、破壞偉大祖國的穩定,那,豈不是曲線說明,中共不得人心、管治外強中乾,否則,會怕得要死?

博訊網報道,發起的內地網民,為免遭中共網上封殺,提出用「兩會」作為動員行動代號:「本次行動代號為“兩會”,例如成都網友可以給朋友發消息說“本周‘兩會’在春熙路麥當勞門前召開“。」又建議「散步」人士:

「“只需走到指定地點,遠遠圍觀、默默跟隨,順勢而為,勇敢地喊出你的口號。” 」

「“請參與者守望相助。如發生參與集會人員受到不良對待,以最大容忍處理,旁人請及時支持。集會結束時不留垃圾,以華人的高素質品格,並有條件追求民主自由。」

即是,按此行動「指示」,中共要阻止「茉莉花革命」,根本不可能,因為不可能分別到那些真的是「參與者」,那,當有第二波之時、日後自然可以有第三、第四波,中共,可以怎樣防?

今天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的公眾悼念,市民一樣會獻上茉莉花,中共,又何以怎樣阻止?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昨出席由青協舉行的「財政司司長與青年真情對話」論壇,發問學生中,來自佛教茂峰法師紀念中學的張同學,拿隋文帝楊堅來諷刺鬍鬚曾:

「其中佛教茂峰法師紀念中學的張同學,借隋代開國君主隋文帝楊堅諷喻曾俊華。史載隋文帝生性節儉,即使倉庫積存了可用五、六十年的糧食,也不肯開倉救濟受饑荒之苦的百姓,被指「不憐百姓而惜糧倉」。港府坐擁巨額盈餘,仍拒絕退稅還富於民,張同學質問曾俊華,會否引古為鑑。提問完畢,獲得全場鼓掌。」(引用自生果報)

拿楊堅來諷刺鬍鬚曾,若再結合史書記述,其實兩者有相當微妙的呼應。史書記載楊堅是一名十分節儉的皇帝,甚至是節儉得過份,晚年更加是日漸吝嗇,例如隋高祖開皇十四年(594年)關中大旱,楊堅竟然不肯開倉賑濟,反叫百姓到洛陽就食,有關記載是來自《貞觀政要》中,唐太宗與王珪的對話,唐太宗當對楊堅的評價是「不憐百姓而惜倉庫」。

不過,據《隋書》、《資治通鑑》的記載,開皇十四年的關中大旱,楊堅讓百姓到洛陽就食,期間有命沿途令士兵扶持老弱者,又命令負責的官員,不分災民的身份,一律要加以賑濟,他又十分關懷災民,甚至對災民以土豆粗糧為食,自責落淚。所以有史家認為,單以文帝不開倉賑災而指他吝嗇,實在有所偏差,而不同史書所記也有矛盾。

但童工以為,若以文帝比作特區政府官僚如鬍鬚曾,卻是十分貼切。如《隋書》、《資治通鑑》所寫的文帝,鬍鬚曾有那一刻不是常說對低下層、中產關心?只差未如隋文帝般自責流淚!但他們所作所為,卻又如《貞觀政要》中,唐太宗所說的「不憐百姓而惜倉庫」的隋文帝般,寧死不肯開倉濟貧!所以有史書說文帝,形容《貞觀政要》與《隋書》、《資治通鑑》所寫的文帝有矛盾,但只要看鬍鬚曾表現,或許可以明白,史書所記未必有錯,只是人性複雜,在上位者很多時候,可以口說仁慈,但做出來的,又可以是另一回事,言行不一。


財政預算弄致天怒人怨,不少市強烈不滿鬍鬚曾情願注資強積金240億,讓基金經理穩袋以億記行政費,也不肯直接退稅給納稅人。

更可恨的是,財政司司長是政治問責官員,既是「政治」,民意,理應是他首要考慮的施政方向,可是,他昨天不論是《財政司司長熱線》、還是出席立法會會議,市民、議員要他改弦更張、修改預算,他的答案仍是一句:「睇唔到有邊一啲可改變地方」!

民意要他改,他堅持不改,這,又豈是問責應有的態度?政治問責官員,為了自己所信奉的價值觀、自己認為是正確之事,就可以公然說,我就是不認同民意、不對政治問責,不尋求化解政治危機的妥協方案,那,又是否作為政治問責官員稱職的態度?

更重要的是,多份報章已報道,不滿的政黨、團體已發起遊行抗議,政府、鬍鬚曾仍是企硬不妥協,這,又是否領導官員應有的施政態度?A說香港一眾官僚,特別是那些AO,總有著他們的管治精英的傲慢,以為他們是精英、所想的、所做的,平民百姓不明白、而政黨只會出風頭拿選票,更加不值得他們重視,結果就是堅拒接納民間意見,一意孤行,可是,實際這班下亞厘畢道精英們,又是否真的是「精英」、可以看到、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A說,若他們真的是如此「精英」,香港,就不會弄致今天局面!那些AO最大問題,並非能力不及,而是他們其實只是庸材,卻自以為是精英,結果弄致香港施政問題叢生!

B說,今天,香港市民上街,不是為了「茉莉花革命」,而是「沒錢花革命」:明明政府有710多億盈餘,政府就是不退稅,難道,納稅中產不用承受物價上升壓力?B有納稅,但買不起樓,兩年因加租搬了兩次家,還有夫婦四名父母加子女要供養,B說為何不可以退一點稅給他,令他年底交稅時,可以手頭多一點餘錢?

香港,未必會有「茉莉花革命」,但在曾俊華催生下,「沒錢花革命」卻是大有可能出現!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昨天公佈的財政預算案,一份錄得710多億盈餘的財政預算,照道理曾俊華應大有條件及「彈藥」,做出一份可以得到市民認同的財政預算案,足以令不同社會階層,均享受到經濟向好的成果,同時也令大家手上可以多一點餘錢,應付可能重臨的通脹,令生活好過一點。

可是,鬍鬚曾做出來的,均是一份不論是基層還是中產,也深感不滿的財政預算案,當中,又以政府拒絕退稅,改為向每人強積金戶口注資6000元,最令中產、甚至童工身邊不少朋友,罵聲震天!

A說這項注資先不要說遠水救不了近火,單是將240億注入強積金,令那些強積金管理人平白多了生意,就算他們平均只收1%管理費,240億就令一眾強積金經理及管理人多了2.4億收入,為何政府可以用「刺激通脹」為理由,不向納稅人退稅6000元,卻容許一眾基金經理增加收入?難道他們收入、花紅多了,不會消費、不會刺激通脹嗎?

更莫名其妙的是,鬍鬚曾昨天說了一整天,也說不出究竟有何經濟理據,退稅6000元必定會引致通脹惡化!童工不是經濟專家,不懂經濟理論,但卻想用事例去說明。

2007-2008年財政預算案,當年財爺唐英年面對香港經濟由沙士復甦,香港在之前一年,本地生產總值增長大幅上升6.8%,通脹率維持2%低水平,由於政府錄得綜合盈餘551億元,所以唐英年提出大幅退還50%的薪俸稅,以15000元為上限。

到2008-2009年財政預算案,也是鬍鬚曾首份預算,經去年退稅15000元後,2007年全年通脹率仍維持於2%,若扣除之前一年,因推行差餉和公屋租金寬免措施的影響後,實際通脹率為2.8%,但當年鬍鬚曾在預算案演詞第七段,並不是將通脹上升歸咎退稅,而是因為「本地經濟持續擴張,消費暢旺,加上食品來價急升,增添了物價上升的壓力。此外,港元跟隨美元兌其他主要貨幣下滑,亦會影響進口貨品價格。」

為何兩年前鬍鬚曾不覺退稅引發通脹,兩年後今日又忽然說退稅會引發通脹?而且上述例子已說明,退稅加上差餉及公屋租金寬免等措施並行,其實不會令通脹惡化,那今年預算案只減差餉、公屋租金寬免,卻不退稅,又是否合理?曾俊華是否要拿些數據出來說服公眾?

童工最反感的是,鬍鬚曾將政府坐擁近6000億財政儲備,硬說成是政府有錢即市民有錢,扭曲藏富於民之意,《論語•顏淵》中早說明:「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真正藏富於民是「百姓足」,而《荀子•王制》中更說:「故王者富民,霸者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亡國富筐篋,實府庫。筐篋已富,府庫已實,而百姓貧:夫是之謂上溢而下漏」,鬍鬚曾明白「王者富民」、「亡國富筐篋,實府庫」的道理嗎?


利比亞獨裁者卡達菲為了鎮壓國內反對他獨裁統治的人民,不惜以軍隊甚至戰鬥機去攻擊上街人民,其行徑已等同瘋子,他昨天發表電視講話,除了形容反政府人士是「恐怖分子」外,呼籲支持他的人上街反抗,更表明他絕不會離開利比亞、又揚言不惜死為烈士。

但據外電報道,這名瘋狂獨裁者為肯定其鎮壓人民有理,竟然拿他的做法,與當年北京用坦克鎮壓六四學運相提並論,ABC報道“Raging Gaddafi orders forces to ‘capture the rats'"

Mr Gaddafi threatened tough action in line with what he said had been done against insurgents in Moscow and Iraq and freedom protesters in Beijing.

“The Russian president brought tanks and bombed the Duma with the MPs inside until they snuffed the rats out, and the West did not object but told him ‘you are acting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Students in Beijing protested for days near a Coca Cola sign … Then the tanks came and crushed them."

不知偉大祖國中共領導人,看到卡達菲這狂人鎮壓人民,竟然以中共用坦克鎮壓學生「為師」,甚至青出於籃,不知有何感想?又會否因得到這獨裁瘋子認同而「引以為榮」?


偉大祖國的互聯網設立了舉世公認的「金盾」又名為GFW(Great Firewall),可是據中國的英文《環球時報》報道,原來被視為這共和國「偉大」互聯網防火牆之父、北京郵電大學校長的方濱興,自己也在家中註冊了6個虛擬專用網絡VPN戶口用來「翻牆」,當然,方濱興說他這樣做,只為了檢測防火牆的有效程度,強調對網上那些大量的反政府消息,並不感興趣,引用BBC的報道,方濱興也承認,GFW敵不過翻牆軟件,無法阻止所有「邪惡」訊息:

「方濱興坦言,「防火長城」在辨別良善與邪惡的資訊上表現不佳,如果一個網站裡有敏感的字眼,「防火長城」會「因為技術上的限制」,把所有的訊息全部封鎖。他說,這就像機場的安全門無法區辨水和硝化甘油的差別,所以限制所有乘客都不可以把水帶上飛機。」

話雖如此,方濱興已成了內地網民首惡,也成為大批中國網友的攻擊目標,去年12月開設的新浪微博,因遭大批網友圍剿,最後被迫關閉。更有網民留言:「每次連接被重置,我就想起了您。」、「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你的學生羞於提起你是他們的老師,只有這樣才能發洩我每次搜索國外技術資料時被牆的怒火。」

童工質疑,方濱興註冊6個虛擬專用網絡VPN戶口,真的只為測試GFW?他說GFW有如此限制,即,偉大祖國可以擋得住互聯網的衝擊嗎?假若連偉大祖國防火牆之父也說無法阻擋互聯網入侵,偉大祖國,又是否真的有能力可以頂住由互聯網引發的革命?


偉大祖國網民號召的「茉莉花革命」,昨天未見群眾在街上高叫口號,但是,沉默的支持者並不會少,今天《明報》報道:

「在場一名王姓民眾說,20多年,北京終於再現民眾自發聚集,以後會每月選擇一個周末下午,尋找北京一繁華地點聚集,「這次在王府井,下次選擇西單的廣場,今次口號為茉莉花,下次就是玫瑰花。每月進行一次,不需要理由,純粹是為了散步」。
上海人民廣場昨雖未現大規模聚集,但大批公安在場戒備,下午2時10分左右,有3人因喊口號被警方揪覑頭髮粗暴帶走,其中一名戴眼鏡青年向現場記者舉起V字手勢。有路過的年長市民打抱不平說﹕「沒看到他們做什麼啊,不講法治!一黨專政,鎮壓老百姓!」結果也被帶走,多名民眾高呼「放人!」」

有線電視報道:「北京一名男子手持茉莉花到王府井,一度被便衣警察帶走。廣州一名維權律師原本想到集會地點,但一出門就被人毆打。」

內地網民在Twitter貼上中共如何阻止學生上街:「今天學委發來短信“1、學校最近將加強對校園網和BBS輿論監控;2、所有返校學生20日(今天)必須在校園內,不得外出;3、今天下午2:30系領導下宿舍巡查。請互相轉告。” 到現在領導人影還見不到,我們在宿舍等他們很久了,還不來,領導太沒意思了。」

除了那些「路過」、「散步」、「手持茉莉花」的人被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中共公安、國安打壓外,包括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滕彪,異見作家冉雲飛等,均被中共執法部門軟禁或帶走,據BBC報道:

「根據推特消息,周日(20日)下午四點半冉雲飛妻子王偉披頭散發跪在四川作協大院家門口哭訴,質問警方拘押冉雲飛是何罪名,要求他們放人。
有群眾圍觀,警車二輛警察五六人旁立。有女警上前要王起來被她拒絕聲稱不見冉回家就跪到底。
冉妻情緒失控全身顫抖臉發白。她稱自己到派出所等待,坐警方車到書院街派出所」

中共在這樣一場尚未成氣候的中國「茉莉花革命」,也是如此神經緊張,設若中共政權,真的如此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昨天與部份香港記者茶敍時所說,中國不會發生類似中東的茉莉花革命,因為中共的領導人實行任期制度,只做兩屆,加上領導人頭腦清醒,不會像某些國家的領導人般,一做就是數十年,即,中共是坐穩了江山,那,又何需如此如臨大敵,色厲內荏?中共,怕甚麼?

中共豈不以行動說明,他們真的很怕、真的很怕人民會推翻他們的執政地位?


博訊網的一篇名為「中國茉莉花革命」的文章,號召偉大祖國人民,今天下午2時,在全國13個城市不同地點發起集會,文中這樣說:

「不管你是結石寶寶的家長、拆遷戶、群租戶、複退轉軍人、民辦老師、銀行買斷工齡人員、下崗人員,還是上訪者;不管你是或是對“錢雲會案”結論不滿、不喜歡有人說“爸爸是李剛”、不喜歡被人要求“理性對待社會公正”,還是不喜歡看溫影帝表演;不管你是零八憲章的簽署者、法輪功的練習者,還是共產黨員、民主黨派人士;甚至你只是一個圍觀者;在這一刻,你我都是中國人,你我都是對未來還有夢的中國人,我們必須為自己的未來負責,為我們子孫的未來負責。」

文章又提醒參加者:

「我們只需要走到指定的地點,遠遠的圍觀,默默地跟隨,順勢而為,勇敢地喊出你的口號,或許,歷史就從這一刻開始改變。
走到一起來的,都是兄弟姐妹,請守望相助。如發生參與集會人員受到不良對待請以最大的容忍處理,旁人也請及時支持。集會結束時,不要留下垃圾,中國人,是高素質的,是有條件追求民主自由的。」

撰文者又叫參加人士叫統一口號,包括「我們要吃飯、我們要工作、我們要住房、我們要公平、我們要公義、保障私有產權、維護司法獨立、啟動政治改革、結束一黨專政、開放報禁、新聞自由、自由萬歲、民主萬歲」

不論有關文章內容是真是假,已夠觸動偉大祖國的神經了。朋友A說「茉莉花」已被和諧了;在內地工作的B說,他的公安朋友告知全部人取消休假,嚴陣以待;而生果報報道則更嚇人:「傳聞解放軍嚴陣以待,已提升至「戰備狀態」,也有大量訪民被攔截嚴查。」

一篇未知是真是假的「中國茉莉花革命」的網上文章,已足夠把中共弄得神經緊張,A說不論今天全國是否有行動,這篇文章目的已達到:中共表面強大,實質內裡虛弱,只是一篇沒有來源、沒有作者的網文,已足夠嚇他們過半死了!

有網民已在Twitter中開了「茉莉花」cn220這個戶口,去報道相關消息。童工相信,就算今次「茉莉花」行動未能成真,總有一天,茉莉花必定會開到中國大地之上。


生果報今天刊登了早與安徽旅客張勇夫婦發生衝突的本港導遊林如蓉專訪,導遊阿蓉親身說出了故事的另一版本:

「阿蓉詳述與張勇一家恩怨(詳見 A2稿),她透露年初二傍晚接團後,向旅客自我介紹時提及以前「曾遇上安徽旅客不禮貌事件」,疑觸動了來自安徽的張勇的神經,阿蓉雖即時打圓場道歉,但張勇不接受,更以普通話「國罵」(操你媽的)回敬,又要求:「明天我要這個導遊在我眼前消失。」當晚張勇又提出翌日不跟團、延遲退房等要求均不得要領,雙方發生口角,首度起衝突,其間有人報警,警員到場調停後才平息。
翌日(年初三),旅行團按行程到多處地方購物,其間坐旅遊巴最後一排的張勇一家,不想再落車到購物點,又與阿蓉爆發口水戰。阿蓉聲稱過年過節要開工,都是為公司服務,張勇反唇相譏:「你是為錢,你有錢幹嗎出來做,你那麼愛錢,還不如回大陸做。幹嗎來服務我,你就是窮……」阿蓉認為張勇是叫她「返大陸做雞」,聽後即冒火,走到車尾與對方理論。
雙方你一言我一語,張說:「怎麼樣,掙不到錢狗急跳牆。」阿蓉冷笑回敬:「不知道誰是狗,你現在就是跟着我(跟團)。」隨即轉身走回車頭,豈料張勇夫婦及小姨追前,張勇先揮拳打其頭部,張妻則抓傷其臉,坐車頭的內地領隊及司機上前制止,兩人混亂中亦受輕傷。阿蓉欲落車報警時,張勇小姨出手抓傷其腰部。」

更令童工覺得難以接受的是,阿蓉說張勇曾在警署錄口供時恐嚇她:

「她透露在警署等待落口供期間,張勇態度囂張地說:「我叔跟我姑在安徽淮南司法機構工作,我們在深圳認識一些人,我有辦法在深圳弄死你。」」

童工無法判斷誰是誰非,可是若阿蓉敢面對傳媒,說出故事另一版本,當中又涉及在警署中有人出言恐嚇,童工認為特區政府理應交待事件,警方也要將調查過程公開交待,我們不容破壞香港聲譽的導遊,更加不容那些持惡行兇的內地惡客!這兒是香港,不是大陸,不是有甚麼人做靠山可以橫行霸道!你有辦法在深圳弄死人,香港人有辦法依法治你的罪!面對甚麼普選、王丹能否來港,特區政府無能為力也算了,政府還可以說是政治議題,若連今次事件,特區政府也不肯依法調查,那,才是真正的「一國兩制」的死亡!

窮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窮得有骨氣,若因此而令內地旅客不來港,那,任由他們吧!內地人來港旅遊是觀光購物,他們買奶粉、貴價貨品,那是互惠互利,絕不存在甚麼益了香港人!

童工又等著看,中央台又會否報道香港導遊聲稱被惡遊客恐嚇?

二月 2011
« 一月   三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  

Blog Stats

  • 1,801,462 hits

Top Click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