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連創黨主席黃毓民及創黨成員陳偉業昨天宣佈退出社民連,據傳媒報道,陳偉業早前已表明,他們會聯同選民力量、前綫及神州青年服務社等組織,組成「人民力量」,於11月區議會選舉狙擊民主黨。

社民連分裂,據《明報》報道,黃毓民指有三大導火線,分別是(一)與陶君行就區議會選舉是否狙擊民主黨,立場出現極大分歧;(二)副主席吳文遠在未經黨大會通過,私下註冊「社會民主連線」及「新社會民主連線」兩間有限公司,但至今未有合理解釋;以及(三)不滿任亮憲涉強姦一案上,黨內出現「未審先判」,但陶君行未有阻止。

童工認為,(二)和(三)只是社民連內部行政風波,不涉及社民連路線、原則、立場的根本分歧,未致於必定要鬧致社民連分家才可以解決,除非,那是有人借題發揮,那又作別論。

餘下的涉及原則和路線矛盾的,就是社民連是否要在區議會選舉中狙擊民主黨。童工不關心狙擊民主黨,究竟對社民連那一派有利,只關心那對香港民主有利,還是對中共有利。

童工只是無名之輩,就算立場如何,也未必令人信服,但民主黨創黨主席、曾支持公投、反對政改方案的李柱銘,他對香港民主的堅持、對民主發展的視野,恐怕沒有多小人會懷疑了。他在《壹週刊》曾寫了一篇「民主是大家的事」的文章,當中有這樣一段:

「來自北京的打壓固然令人憂慮,更叫人擔心的是我們民主派之間的內鬥。特區的政治形勢,向來保皇黨、民主派壁壘分明。近年,民主派內的糾紛,卻比起與保皇黨的鬥爭,更為激烈。

民主派自己人打自己人,中共固然樂見,更令所有心繫民主的人們,皆非常傷心、無奈。於筆者看來,目前可說是民主路最艱難的一段,情況較諸八九年六四後更壞。因為當時縱打壓不斷,但各民主派論政團體都非常重視團結,太平山學會、匯點和民協內有意參選人士,更因而合組成港同盟,而黨歌《同心攜手》,正好反映着我們團結一致的心聲。

自政改方案通過以後,特區政府就擺出一副勝利者姿態,漠視立法會議員修改選舉辦法的建議,完全是「過得海就是神仙」,更刻意讓人以為特區民主發展的問題,已經迎刃而解。但實際上,全面普選的目標,根本距離我們越來越遠,只因是次獲通過的政改方案,只會導致取消功能組別一事,變得更加困難。豈料少數民主派人士居然仍蓄意破壞團結。不知何去何從的民主派支持者,試問怎能不深感惋惜呢?

上週,李鵬飛在一電視節目中問我:有哪個魅力領袖能解決此局面?我說即使孫中山先生「再生」,也無法叫所有民主派人士一同放下成見,團結合作。因為眼前的問題,實非任何一個人所能解決的。

團結是需要所有同路人都願意同心同德,但破壞卻只須一、兩人便可成事。既然政改一役,已成定局,如今仍追究誰對誰錯,根本毫無意義。反過來,我們應往前看,並捫心自問:我還可多做些什麼來推進民主呢?如果大家能團結一致、積極爭取共同目標,民主早日降臨特區以至內地,就絕不會是奢望。」

看李柱銘認為「民主派自己人打自己人,中共固然樂見」,以及「豈料少數民主派人士居然仍蓄意破壞團結」,社民連分裂,最開心絕對是中共,親者痛、仇者快,豈非無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