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昨日出席Roundtable的青年學術會議,期間他談到對80後新社會現象的看法。童工平心而論,唐公子也不是完全沒有肯定新社運的價值,例如他說,「事實上,回顧近年來香港社會的一些變化,雖然起初有不少是由年青人去推動,但最終能夠形成氣候,主要還是因為具備了一定的社會背景,令跨世代、跨階層的公眾逐漸接受一些價值的改變。打一個譬喻,青年人就像是播種者,但必須有社會的土壤,種子才能夠茁壯成長。」

童工也同意,他對某些激進年青人抗爭行為,也值得80後年青人反思。不過,童工想指出,唐司長要叫那些激進抗爭80後年青人反思之餘,政府,又有沒有反思,為何回歸十多年了,激進抗爭行動,會由非主流變為受主流社會接受?越來越多年青人接受、甚至參與激進社運抗爭?

年青人要反思,擁有更大權力、更多資源的政府,是否也要反思?

其實唐司長批評那些激進抗爭80後年青人的論點,何嘗不是適用於特區政府?

唐司長說:「個人最起碼就是認識到權利並非絕對,必須尊重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個人」換成「政府」「權利」換成「權力」「政府最起碼就是認識到權力並非絕對,必須尊重他人的自由和權利。」特區政府對待遊行人士,駐重兵於西環門外,開香檳可以變成「襲警」,又豈有「尊重他人的自由和權利」?

唐司長又說:「不要搞思想壟斷。這個世界是豐富多元的,我們應該有包容的胸襟,尊重他人的想法和意見,而不是對持相反意見的人動輒口誅筆伐」,政制及及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公開把民主派打成「反對派」,煲呔之親疏有別,泛民不可以有人做行會、副局、政助,豈不較把「持相反意見的人動輒口誅筆伐」更嚴重?

唐司長又又說,「不論用甚麼說法,必須承認,妥協是民主的產物。香港要走民主化的道路,就是不能關起門來當皇帝,自己說了算,而是要學會如何折衷互讓,以各退半步去尋求最終大家能夠共同進一步的結果。」這個,更加明顯,兩次政改爭議,民意還未表態,煲呔己一早講明,方案修改空間很小,這又是那門子「折衷互讓,以各退半步去尋求最終大家能夠共同進一步的結果」?

更不要說,唐司長說80後年青人「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後很容易車毀人亡」,童工還以為他在說那堅持申亞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

假如,唐司長用來批80後激進抗爭行動的觀點,原來,也適用於批評特區政府,那該不難理解,為何越來越多年青人,會投身於激進社運行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