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與朋友討論最多有關傳媒的事情,非TVB記者柳俊江的一篇博客文章《我離開了我愛的崗位》莫屬。

童工不能否認,TVB被人嘲諷為CCTVB,新聞部疑似「河蟹」已是路人皆見,這,又不能不「歸功」於袁花志偉之「領導有方」,柳俊江在博文中說:「新聞部管理層對每日的新聞早已有一套「看法」,記者很多時被要求「照單執藥」,「老細話要呢個BITE」、「老細覺得係呢個ANGLE」…採訪主任、編輯口中的「老細話」不絕於耳,縱記者總有堅持,但經歴一次、兩次、三次的「勸籲」、「修正」,誰能拒絕隨波逐流?我相信新聞部仍算獨立,只不過太一言堂,老闆的意見太強勢,下面沒有人敢反對,在形式上追求自殺式的極端中立主意,禁絕趣味性寫作手法的同時,新聞取向卻太明顯,一點也不中立。」也未嘗不是理由。

可是,作為有理想的新聞工作者,這樣便放棄、選擇「我離開了我愛的崗位」,又是否有點兒戲?

新聞前輩A對柳俊江的說法頗有異議,不錯,CCTVB新聞,可是今不如惜,可是假如真的對新聞有熱誠,要在CCTVB找發聲空間,其實不是沒有,新聞透視即為例子,在反高鐵一役,新聞透視編輯翁振輝就做出了一輯批評高鐵相當深入的報道,到近日他又報道了內地學術造假事件,訪問了內地打假英雄方舟子、追訪井崗山大學造假高層。A說,內地不少有理想傳媒中人,也羨慕香港今天仍有的傳媒空間,縱使較之回歸前,已是越來越窄,但比較偉大祖國,香港空間仍在,若在香港的傳媒工作者稍不如意,就要做逃兵,那,又怎麼對得住那些在更艱難夾逢中掙紮、有理想的內地傳媒工作者?

童工相信,或許,新一代人對新聞自由覺得是理所當然,忘了不論在任何時間、環境下,其實新聞自由也是要爭取,當中必然有付出,也有妥協,但只要一天不離場,一天也有反勝的機會,若你選擇離開,那,對不起,放棄的人,就只會是永遠失敗者,永遠不可能去到那應許之地,縱使,那或許只是一個不可觸及的夢想,但你連追逐夢想的機會也放棄了!

附上翁振輝最新的新聞透視節目《學術造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