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昨日在北京與23名香港傳媒高層會面,期間談了很多問題,包括有傳媒代表向王光亞詢問王丹來港事件,王光亞回稱,相信特區政府會很好地處理這事,又說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事務是由特區政府及特首自行制訂政,港澳辦的工作是盡量支持香港提出的意見,內地不會干預香港事務,而代表團代表、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香港商業電台新聞總監陳淑薇,也向王光亞反映香港記者到內地採訪遇到的阻撓,又引述王光亞說,他理解香港傳媒有不同立場、多元化聲音,港澳辦過去與香港傳媒合作良好,希望雙方加強溝通,又說希望香港傳媒作客觀報道。

先不要說,這些所謂「傳媒高層」與港澳辦的會面,有何具體作用了。傳媒A對童工說,不知May姐聽到王光亞說那些甚麼希望雙方加強溝通官話之餘,又再想想有多少前線記者在內地採訪時,面對粗暴對待,有何感想?是否王主任一句話,就可以把那些問題耍過去?當你們這些傳媒高層有機會面對中央領導之時,不為前線記者去據理力爭,可是你們回到工作崗位,又叫前線記者去拼搏、去衡新聞的時候,遇上偉大祖國公安、國安阻攔,那些傳媒高層,是否真的有把握機會,向中央官員反映前線員工的苦況和困難?

A的疑問,童工也不好答,反正他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該在訪京團的成員中,A的問題或許該由他的上司向其上司再向其上司查詢!反而,童工倒有一個明知答案的疑問,為何,香港傳媒訪京團,沒有生果報在內?生果報不是「香港傳媒」嗎?又即是,縱使這個訪問團是阿爺邀請,作為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的陳淑薇,又有沒有問王主任,為何香港有些傳媒,永遠被偉大祖國排拒?他們做錯了甚麼事?就是因為常常批評偉大祖國,不夠「客觀報道」,所以由記者以至高層,全要吃閉門羹?那,作為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的陳淑薇,又有沒有向王主任反映和爭取?又或在會面中提出質問?

或許有人會說,生果報被內地拒絕,是理所當然,但,這又是否另類將某些不合理情況,自我審查地當作是理所當然的合理狀態,繼而逐步接受、並且視若無睹?當然,答案早已寫在牆上,只是童工不能,也難以接受!

所以B常常恥笑童工,永遠只能做童工,不可能做高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