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去世後,八九年六四事件中一眾學運領袖,希望可以來港,送曾有恩於他們的華叔最後一程,正身處台灣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早前已在Facebook發起聯署,要求特區政府發簽證給他來港,王丹更公開承諾,若特區政府讓他出席華叔的喪禮,他,只求在華叔靈堂前鞠一個躬,除此之外,他可以答應不出席公開活動、不見記者,一切低調行事,王丹這樣說:

「我覺得政府不讓我進(香港),主要擔心我辦公開活動,其實那是我的權利,可是我為了給華叔上香,我願意放棄這些權利,這種情還不答應的話,那我覺得政府除了沒有人性,還能說什麼?」

A說,王丹、又或吾爾開希等學運領袖能否來港送華叔最後一程,眾所皆知,決定權非在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一類「低級官僚」身上,而在於北京是否肯「開綠燈」,但北京決定,煲呔態度,仍是起著關鍵作用,若煲呔真的是站在港人的一邊,真的是對華叔仍有著丁點尊敬,而非為了「抽水」才發出那份悼念華叔的聲明,他理應力保王丹等人來港,以煲呔的能力,他可以做到,問題是,他是否願意做。

童工相信,香港大部份市民,也希望一眾當年受過華叔恩惠的民運學生,可以對他們尊敬的長者,作最後致敬,那,已是超越了政治,而是人倫、感情、道義、感恩的問題,所以王丹才可以作出如此「屈辱」的承諾,設若北京、煲呔仍是不肯放行,一個如此無視人性感情的政府,還值得我們尊重嗎?

香港市民應該支持王丹等學運領袖來港,送華叔最後一程,那不只是對華叔尊敬,也是我們捍衛政治不能剝奪對人性尊嚴與價值的表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