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於昨日中午12時56分去世,終年79歲。由華叔證實患上肺癌那一天起,童工己預計有這一天來臨,可是仍難掩沉痛心情。

還記得八九年學運,童工只是一名學生,與大部份香港人一樣,那個時候我們也是追隨、見證著華叔與今天的民主派人物,帶領著香港人聲援內地民運,直到六四屠城,我們也是一起流淚、一直堅持,到其他人眼見北京政權掌握了大局,開始紛紛改變立場,投向中共陣營,華叔仍是堅持著、繼續要領導支聯會,每年要為六四死難者悼念,就算面對九七回歸,華叔也未有半分退縮過。或許,今天不少年青人會說,現在不是每年也有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啥值得奇怪,不是年年如常舉行!但他們或許不知道,在回歸前幾年,北京不斷施壓,當年誰也不知道回歸之後,支聯會會否被取締,更不知道北京會否以當年「黃雀行動」作借口,拘捕華叔等支聯會成員,童工記得在回歸前,某次和華叔對話,他坦言地說,若回歸後北京真的要秋後算帳,就由他來承擔吧,反正他己一把年紀,犯不著要其他年輕人來承受!那時候,童工真的感受到華叔對堅持民主、平反六四的信念,以及對後輩的關顧,當時誰也不知道回歸之後,香港情況會變成怎樣,但華叔仍是堅持平反六四、堅持絕不解散支聯會,這份堅定的信念,令香港在回歸之後,成為中共管治土地上,唯一每年有以萬計市民,必定在六四當晚,悼念屠城犧牲的英靈,單是這一點上,華叔己是功不可抹!正如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所說,假若沒有司徒華,支聯會的發展一定會和今天完全不一樣,又或如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丁子霖所說,沒有華叔和支聯會,不可能為平反六四建下如此基石。

當然,華叔不是完人,他也有政治上、人性上的缺憾,他有時會相當故執,自己認定了的立場,輕易不會改變,但童工一直認為,華叔故執也好、保守也好,他所做的一切,也是秉承、堅持自己的信念,或許有人會說這一套己不合時宜,但童工就是懷念華叔這一套,今天要空談甚麼理念、大談大道理又有何難,今天,又有多少人可以將華叔般身體力行去做?就算患病之際,仍為自己所相信的去拼搏?

又或許,今天會有人拿華叔當日反對五區公投、支持民主黨政改立場去批評他,但童工想說,政見、立場不同,在民主社會是常有之事,無損華叔對中國、香港民主的貢獻,況且批評華叔的人,他們又為中國、香港民主運動做過甚麼事情?童工相信,海內外民運人士對華叔高度評價,那是最好的證明、香港市民對華叔去世哀悼,是對華叔的最佳肯定!

華叔,我們永遠懷念你,某天,當六四平反之時,我們必定會和在天國的你,一同慶祝中國民主的來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