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一月 2011.


隨著聖安德烈堂響起那六長四短的「六四」鐘聲,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就在一眾與他相知相遇、一起走過人生旅途戰友朋友哀思和懷念下,走完人世間的最後一程,重回天主的國度。

童工看到出席華叔安息禮拜的人,既有華叔並肩戰鬥作戰多年的戰友,也有與他交往大半生的朋友與學生,當中更不乏一些曾被他批評的同民主路人。A說看到泛民議員B,在安息禮拜中哭得死去活來,B,曾是跟從華叔搞社運的「學生」,最終兩人因路線不同而各走各路,今天B哭得死去活來,那,又是否有點浮誇?

童工對A的說法未敢完全認同。B和華叔相交數十載,既有知遇之恩,也有相憎之恨,可是恩仇糾纏這麼久,今天,華叔已離開這個世界了,就算B再想修好,己是再無機會。回首前塵往事,這一刻,對B來說,一切恩恩怨怨或許己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己錯失機會,永遠無法再與華叔重修舊好。究竟,他是否仍有很多說話想對華叔說?童工不知道,只知,有時候,錯失機會,到後悔的時候,一切己是太遲了。

另一令童工感動的是,當在教堂內的人為華叔告別獻花後,在教堂外的工作人員,也陸續排隊進入教堂,瞻仰華叔遺容及獻花,他們不少人步出教堂後,均顯得十分悲痛,更有人哭得難以自持。他們雖然只是支聯會的義工,只是每次支聯會行動中,躲在鏡頭後的無名英雄,可是他們每個人,也對華叔有深厚感情。C說華叔對支聯會義工,十分重視和愛護,沒有他們的無私付出,也不會有今天的支聯會,童工看到義工對華叔去世的悲痛,深深感受到華叔作為支聯會的領導,他的關顧不只是對民運人士,而是所有為民主付出的人,就算是在幕後的義工們,也感受到華叔的愛護,所以才會如此悲痛。

這一刻,童工覺得華叔最後一程,有沒有特首、官員重視,其實己不再重要,因為在不少市民心目中,華叔地位、他對中國、香港民主貢獻己得到肯定,根本毋須甚麼官方評價。

華叔,一路好走,我們會繼承你的遺願,平反八九民運、建設民主中國。


《小兔子哐哐》短片,令人明白偉大祖國民怨,己去到崩潰的邊緣,中共作為偉大祖國的獨裁執政者,又豈會不知這危機?朋友A在他的Facebook中貼了《美國之音》記者何清漣的一篇文章,《一個值得注意的政治信號》,當中有以下一段內容:

「該條推文的內容為:“一位原記者朋友剛開完會告訴我一個崩潰的消息:會議傳達了全國宣傳部長會議精神,不能異地監督報導,不能受西方自由新聞主義侵蝕,中央級媒體採訪也要接受地方宣傳部領導,突發事件死亡超過10人不准報導,這日子沒法過了。(@tienan89:)”這條消息雖然無法通過官方檔證實(因為慣例是這類傳達不准錄音、不准記錄),但可以相信它的真實性。」

A說若報道真確,那等於連內地媒體謹有的監察地方貪污腐化權力也剝奪了,甚麼「突發事件死亡超過10人不准報導」,那,豈不是甚麼重大社會抗爭、出現嚴重死傷事件也不可以報道?而「異地監督報導」,乃是內地傳媒對付貪官最後方法:某省有貪腐,本省不可以報道,就去其他省份揭發,若連「異地監督報導」也不可以,那,誰可以輿論監督豈不蕩然無存?

A估計是兩會前要營造和諧氣氛,中共再收緊輿論監察力,朋友B說,中共,倒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面對民怨沸騰,所以要打壓輿論,但問題是,民怨,可以壓得了多久?

中共,好自為之,因果轉業,越是打壓民怨,日後業報,必然更大!


按中國曆法,我們就快踏入農曆的新一年,明年按中國傳統十二生肖,將是兔年,我們在大部份傳媒看到的偉大祖國前景,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正當美帝經濟積弱、歐盟那現代新羅馬帝國又未能坐大之時,偉大祖國這經濟巨龍,又豈非獨領風騷?

是耶?非耶?偉大祖國真的是如此一個鐵桶江山,可以千秋萬代?A傳來一段內地被禁的兔年賀歲短片《小兔子哐哐》,以溫純的小兔,被猛虎逼得紅了眼:兒子被毒奶弄死、家園被強拆、妻子、老父被「虎剛」車死,虎逼民反,溫純小兔也露出尖牙,咬死作威作福、騎在溫純小兔頭上的猛虎!

這段短片是內地導演王波周作品,借童話諷偉大祖國民間狀況,他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說:

「現在刪除了,就是因為可能有動畫片的暴力吧。不知道別人怎麼去理解的,反正我做事情­恐怕檢查部門經常刪除東西。從我來講我不希望被刪除,但是可能觸犯了它們自己的規定,­或者統一規定,我也不知道是哪兒觸犯了。所以,被刪掉,我無可奈何啊。」

真的,這條動畫或許很「暴力」,但它「真正」的「罪名」是預言了中共會出現官逼民反,若中共仍是如此幹下去,終有一天,當一眾溫純的小兔,走到絕路,又無法申訴之時,就會群起和猛虎對抗!

童工看不到今天偉大祖國,有何方法避免走上這一條絕路。

《小兔子哐哐》短片,請有心理準備,真的,十分血腥。


特區政府最終也拒絕了王丹來港悼念司徒華

童工不明白,讓王丹來港,不只是泛民支持者的想法,建制派人士也曾公開表明不反對。

那,除了如曾憲梓之類的不得港人心左派會反對之外,誰還會反對?

北京袞袞諸公,你們有沒有聽到香港人的聲音?你們叫港人相信中央、相信偉大祖國、相信「一國兩制」?童工只看到霸道的「一國」,看不到甚麼他媽的「兩制」!

別以為香港泛民主派好像分裂了,你們那「分而治之」策略可以成功,可是,港人具不容易分化和被統戰,正如,你們從來未有預計過,你們也曾以為不成氣候的泛民,可以在2003年動員到50萬人上街一樣。

歷史,總是在重複,今天,就讓子彈飛一會吧,沒有人知道,子彈會飛到那裡,但童工相信,這王丹一彈,最後,也會飛到中共胸前,狠狠打入獨裁者的胸膛!

童工在這兒刊登王丹的聲明,以示抗議王丹無法來港悼念華叔:

關于港府拒絕我入境的聲明

第一.盡管我一再表達了無意來香港從事政治活動,只是希望作為晚輩盡一份對長輩的心意的意愿,盡管港人在我來香港的問題上表達了積極的支持,但是今天港府還是悍然拒絕了我的申請,對此我的心情已經不能用失望來形容,我感到憤怒和難過。

第二.我認為,這次事件再次向外界證明,所謂“一國兩制”根本就是騙人的謊言,港府已經徹底放棄自治的權利,北京的意志已經成為香港管治的緊箍咒。香港的民主與法治日益流失,令人十分擔憂。

第三.盡管無法入境,我還是要對這些天以來對于我來港問題表達了極大的支持的那些港人和海內外的朋友表示感謝。對于最終被拒絕進入香港,我呼吁港人為我主持公道。事實表明,僅僅依靠當局的善意是無法維護香港的民主自由的,我期待能與大家一起,繼承華叔的遺愿,為了民主自由挺身而出,為香港的明天繼續努力。

第四.雖然無法赴港,我們對華叔的悼念不會受到影響。我會與支聯會討論,在無法親自出席的情況下,用適當的其他方式參與香港的追悼活動。我相信,華叔的精神已經薪火相傳,中國的民主化事業必將取得勝利。

王丹
2011. 1.26


究竟黃毓民、陳偉業拿著「延續五區公投」的招牌,繼續在區議會選舉中,追擊民主黨,對泛民主派、甚至香港民主運動,是好事還是壞事?《明報》今天刊登了三名政治重量級人物的意見;

「李柱銘接受本報查詢時,沒評論黃毓民與陳偉業退出社民連,但批評兩人組織「人民力量」狙擊民主黨和民協並非好事,「這樣只會益了對家,變成兩個民主派(選舉)勝出的機會都少了,因為分了票……結果是共產黨好開心,民建聯好開心。」他說,沒有私下游說黃毓民,「他(黃毓民)都決定了,講也沒用」。

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亦形容這是「鷸蚌相爭,漁人得利」﹕「這是支持泛民主派的市民想見到的結果嗎?……民主派共同目標應是向特區政府極力爭取真正的普選路線圖,在這個時候,如民主派政黨內部不能團結,怎能得到市民支持一起朝這目標努力呢?」

時事評論員李鵬飛亦認為,陳黃二人不能認清敵我,如今更帶頭搞分化,做法非理性﹕「連長毛(梁國雄)都罵,陳偉業竟然可以說不認識長毛,誰人再敢與他們做盟友?」他呼籲社民連應返回泛民「飯盒會」,合力在選舉中擊敗建制派。社民連主席陶君行表示會認真考慮。」

李鵬飛是反對公投派,童工算他的意見可以不理,但李柱銘、陳方安生曾是支持五區公投的重量級政治人物,他們今天也對追擊民主黨做法有質疑,認為是只對中共、特區政府有利的舉動,我們又豈能不停一停,想一想?

或許如朋友A說,民主黨支持政改,出賣泛民選民,票債票償,何錯之有?但童工反問,若為了一句「票債票償」的口號,最終令建制派在區選中取得更多議席,在18個區議會內影響力更大、令中共、建制派實力坐大,到時,這一筆債,又問誰來討?


亞洲電視歷年以來,最叫人「難忘」的電視節目,非「魚樂無窮」莫屬。那是在深夜時段「直播」魚缸中的大小魚兒活動,當年「真人騷」尚未興起,亞視己開電視先河有「真魚騷」。任職電視台的朋友A說,以他所知當年電視台廣告時間,按播放節目時間計算,為了拿盡廣告播放時間,所以亞視創作了「魚樂無窮」節目,可以拿盡所有播放廣告的時段,又不用額外開支,反正不用任何員工,只要不停播放魚缸影像就可以當「電視節目」!

A的話是真是假,童工不知道,但想不到「魚樂無窮」節目於2011年2月又再重臨亞視國際台,懷舊的人有福了!新一代人也可以先睹為快,看看當年「聞名經典」的「魚樂無窮」Youtube:


社民連創黨主席黃毓民及創黨成員陳偉業昨天宣佈退出社民連,據傳媒報道,陳偉業早前已表明,他們會聯同選民力量、前綫及神州青年服務社等組織,組成「人民力量」,於11月區議會選舉狙擊民主黨。

社民連分裂,據《明報》報道,黃毓民指有三大導火線,分別是(一)與陶君行就區議會選舉是否狙擊民主黨,立場出現極大分歧;(二)副主席吳文遠在未經黨大會通過,私下註冊「社會民主連線」及「新社會民主連線」兩間有限公司,但至今未有合理解釋;以及(三)不滿任亮憲涉強姦一案上,黨內出現「未審先判」,但陶君行未有阻止。

童工認為,(二)和(三)只是社民連內部行政風波,不涉及社民連路線、原則、立場的根本分歧,未致於必定要鬧致社民連分家才可以解決,除非,那是有人借題發揮,那又作別論。

餘下的涉及原則和路線矛盾的,就是社民連是否要在區議會選舉中狙擊民主黨。童工不關心狙擊民主黨,究竟對社民連那一派有利,只關心那對香港民主有利,還是對中共有利。

童工只是無名之輩,就算立場如何,也未必令人信服,但民主黨創黨主席、曾支持公投、反對政改方案的李柱銘,他對香港民主的堅持、對民主發展的視野,恐怕沒有多小人會懷疑了。他在《壹週刊》曾寫了一篇「民主是大家的事」的文章,當中有這樣一段:

「來自北京的打壓固然令人憂慮,更叫人擔心的是我們民主派之間的內鬥。特區的政治形勢,向來保皇黨、民主派壁壘分明。近年,民主派內的糾紛,卻比起與保皇黨的鬥爭,更為激烈。

民主派自己人打自己人,中共固然樂見,更令所有心繫民主的人們,皆非常傷心、無奈。於筆者看來,目前可說是民主路最艱難的一段,情況較諸八九年六四後更壞。因為當時縱打壓不斷,但各民主派論政團體都非常重視團結,太平山學會、匯點和民協內有意參選人士,更因而合組成港同盟,而黨歌《同心攜手》,正好反映着我們團結一致的心聲。

自政改方案通過以後,特區政府就擺出一副勝利者姿態,漠視立法會議員修改選舉辦法的建議,完全是「過得海就是神仙」,更刻意讓人以為特區民主發展的問題,已經迎刃而解。但實際上,全面普選的目標,根本距離我們越來越遠,只因是次獲通過的政改方案,只會導致取消功能組別一事,變得更加困難。豈料少數民主派人士居然仍蓄意破壞團結。不知何去何從的民主派支持者,試問怎能不深感惋惜呢?

上週,李鵬飛在一電視節目中問我:有哪個魅力領袖能解決此局面?我說即使孫中山先生「再生」,也無法叫所有民主派人士一同放下成見,團結合作。因為眼前的問題,實非任何一個人所能解決的。

團結是需要所有同路人都願意同心同德,但破壞卻只須一、兩人便可成事。既然政改一役,已成定局,如今仍追究誰對誰錯,根本毫無意義。反過來,我們應往前看,並捫心自問:我還可多做些什麼來推進民主呢?如果大家能團結一致、積極爭取共同目標,民主早日降臨特區以至內地,就絕不會是奢望。」

看李柱銘認為「民主派自己人打自己人,中共固然樂見」,以及「豈料少數民主派人士居然仍蓄意破壞團結」,社民連分裂,最開心絕對是中共,親者痛、仇者快,豈非無因?


Google的Android與Apple的IOS在智能手機市場鬥得難分難解(對不起,雖然M$推出了新的Window Phone 7,可是始終沒有人多少人關心),究竟是Android強還是IOS好用,恐怕是一個暫時沒有答案的問題。A傳來一段不知是否Google官方的Android的宣傳片,以一名被販賣機壓著員工,如何以他的Android手機,可以於32天內不斷完成工作,甚至步步高升,更以「En Vendor」,即販賣機超人自居,強調Android的「強勁」功能!

無疑廣告是十分吸引和有趣,但正如A和萬千網民所言,廣告是否有點誇張?正如A和某些網民揶揄:「Google係咪想講下個版本Android會內建埋廁所功能,所以成32日唔郁都唔駛擔心去廁所問題?」

即是,童工回了A一個電郵「睇故唔好駁故!反正,都差唔過CCTVB的電視劇!」

Android的「En Vendor」疑似宣傳片:


假若問童工,身邊朋友最關心的議題,並非甚麼菜園村、社民連、又或王丹可否來港,而是他們買不到奶粉!

《明報》報道,香港不少父母四出搶購奶粉,特別是美贊臣幼兒奶粉:

「奶粉供應持續緊張,媽媽們四出為寶貝撲奶粉,但有內地水貨客每罐願多付100元也要搶貨,有藥房以近500元的高價出售奶粉,較一般零售價高出近倍,部分奶粉價格亦較去年同期增加一半。藥房商會估計,坐擁市場一半銷量的美贊臣A+奶粉,將於農曆年全城缺貨一周。消委會對此非常關注,呼籲零售商要有企業責任,保障本地供應。」

或許有人認為有關報道有點誇張,但童工昨天與朋友A碰面,他最大的「怨氣」,就是可以找了一整天,也買不到一罐美贊臣幼兒奶粉給他的孩子,「你試下問過好多間藥房,一罐奶粉都冇,得放係出面個空罐,你真係想拎起個罐去掟佢!」

A說其實也不是所有奶粉也缺貨,只是美贊臣幼兒奶粉供應出現短缺,因為這個品牌最多人買,特別是內地人,因為據他所知,這個品牌在內地售價較香港高,除了是內地人來港搶購之外,A也不排除有人將香港奶粉轉到內地出售!

童工問A買不到奶粉,現在怎麼辦?他說幸好有朋友有存貨,結果人家讓了一罐給他!只有一罐奶粉?可以頂得住多久?A說保質期是一年,開了罐的話,也可以保存一個月,唯有期望農曆年後的供應,可以恢復正常!

B說香港今天中產父母,對孩子一切較自己更緊張,自己可以日常開支節省一點,對子女開子卻是分毫不減,就算自己不吃,也不會令子女吃不好,現在這些父母買不到奶粉,累積民怨絕對不可輕視,B更說笑,若你問這些父母要一人一票還是奶粉,他們可能會選奶粉而非選票!

這場奶粉風暴,最終如何「收科」?


西半山豪宅新盤 THE ICON變成爛尾樓事件越鬧越大,矛頭更直指代理樓盤的中原地產,有誤導買家之嫌,中原集團董事,也是創辦人及「精神領袖」的施永青,昨日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

先不要說施老闆的反駁和澄清是否合理,正如商界朋友A說,施老闆以「個人身份」開記者會,己令他一眾粉絲大失所望:今次中原地產正值最大危機之時,不論施老闆是否知情及有作出決定,理應挺身而出維護中原,雖然他承認中原地產對事件有責任,「有不小心地方」,但又以甚麼個人身份,否認 THE ICON「貨不對辦」,即是,究竟施老闆以「個人身份」,承認中原有責任,是否代表中原肯承擔責任,還是,因為他以「個人身份」,不代表中原,就算承認了中原「有不小心地方」,就算他個人認錯,也不代表中原認錯,可以令中原不會因此承擔法律效果?施老闆說「如果中原係詐騙就抵罰啦」,更加是代表他「個人意見」,根本不代表中原立場!

B說,先不要說中原是否如施老闆所說「抵罰」,今天THE ICON出事,矛頭直指中原地產代理,施老闆卻說大部份中原地產代理,對圖則沒有、亦沒被要求擁有相關的專業知識,又說地產代理所謂專業,其實只要中五程度考一個試就可以做,不要期望他們真的懂得那些樓宇圖則專業知識!B不滿地對童工說,透過地產代理買樓時,他們就吹噓自己如何專業,收佣金是物有所值,到「出事」就不惜「自踩」自己甚麼也不懂、不是專業人士!那,施老闆旗下那些並非「專業」地產代理,又何以為客人提供甚麼「專業」服務,理直氣壯地收足佣金?

童工想說,施老闆,要卸膊也不用連自己行業從業員,也踩得如此「盡」吧!

一月 2011
« 十二月   二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