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0.


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昨天討論申亞撥款,正如童工之前所寫,不少議員,包括民建聯議員在內,對政府提出新數據,即到付款日價格計算,整體申亞開支,包括政府計劃中興建的八大體育設施開支,估計會超過551億港元,均抱懷疑態度,張文光更在會上形容今次亞運是他「從政20年來最危險的撥款,我內心極不安寧,政府沒有預示危險,通過撥款會對唔住納稅人……等於開出空頭支票」。

童工看到前文網友留言中,不少人均認為不應太著眼於以付款日計算的申亞開支,如Gooded君留言:「其實大家不應著眼於 “付款當日” 的價格, 因為價值在不同時間是不同的, 而當時期越長, 價值的差別便更大, 今天值一百元的東西, 十年後可能值二百元了, 所以比較不同年期的價值, 都折現為同一時間的價值 (例如今日的價值) 才有可比意義, 用今日的價值觀去衡量十幾年後的銀碼是大錯特錯, 稍有金融知識的人是不會這樣比較的。」

這一點童工有強烈保留,不錯,隨著貨幣貶值,今日100元購買力,可能等於10年後200元,但有一點必須留意的是,我們現在討論的是涉及多項大型工程的政府工程撥款文件,當中成本開支涉及的,不只是通脹影響造價如此簡單,還有建築成本,例如材料價格上升引致成本造價上升,而建築材料,如水泥、鋼鐵等價格一旦上升,升幅往往可以高於通脹,所以政府工程都會有付款日計算的價格開支,借此有效控制工程成本,到日後批出合約之時,政府會預留一定金額,應付建築材料上升引致的成本增加,以免日後因工程出現嚴重超支,政府要再申請額外工程費用,事實上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文件第14段寫明「到了個別項目(例如將軍澳運動場)向工務小組委員會/財務委員會申請時,才改以當日價格計算」,即是說,財委會日後逐項工程批款時,所有工程項目撥款申請,全部按付款日價格計,若是如此,要評估申亞工程開支是否物有所值和合理,應以付款日價格研判,因為政府實際向立法會申請金額,其實是付款日價格的551億,而非曾德成局長所說的360多億!

更值得關注的是,由現在到2023年有足足13年,不錯,就算以551億計,一年不過花數十億在申亞開支,理論上香港財政可以應付,但不要忘記,一旦申亞成功,香港在未來13年間,就算經濟出現問題,又或再遇上金融衝擊,政府再現財赤,這些申亞工程不可以叫停,而且政府已拿了600多億建高鐵、90多億建港珠澳大橋,若再加上這筆551億申亞開支,同樣要在未來十年、八年內分期撥出,這必定對政府財政構成壓力。

童工其實並不反對政府加大力度發展體育事業,但政府將成功申亞、多建場館和支持體育發展畫上等號,童工不敢苟同,更加不認同曾局長說,香港運動員要在亞運主場才可以發光發熱之類論述,與期用551億辦亞運,何不用一半開支,直接投放在運動員培訓、資助、退役後出路安排,讓香港運動員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全力投入比賽,不論在甚麼地方比賽也可以發光發熱?

p.s. 其實童工引用生果報資料是來自民政事務局文件,今天所有議員也是拿著相同文件去質問曾局長,若認為生果報不可信,連帶他引用政府文件內容,也立即評為不可信,又是否有點那個?

廣告

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今天召開特別會議,討論特區政府申辦2023年亞運的議題。童工由始至終,也是反對申亞,可是看到昨天政府向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提交文件,更令童工堅信,反對申亞,對香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正如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所說,申亞開支,除了60億直接相關開支外,其他開支,並不屬於申亞衡常開支,那是涉及政府早己承諾基建開支中。可是民政事務局提交立法會文件中,將所有開支也計算在內,若加上政府估算的2.5%到3%通脹率,與及每年5.5%物價增幅計算,到付款當日計,申辦亞運的成本價格,有可能大升至551億元!

551億,那是政府自己以付款當日計算出來的價格,並非童工無中生有,以接近興建一條高鐵成本,辦一次亞運,值得嗎?

為何,政府不早早公佈申亞的隱藏開支呢?

p.s.這是來自生果報的申亞資料

政府現時提出申亞金額與預計付款日實際金額比較:

預計一般開支(行政、薪酬、一般運作等開支)

現時申請開支金額: 37億元

預計付款當日金額: 49.8億元

增幅*:+34.6%

直接資本開支(改裝運動場工程)

現時申請開支金額: 22.5億元

預計付款當日金額: 43.3億元

增幅*:+92.4%

間接資本開支(八個大型運動場工程)

現時申請開支金額: 301.7億元

預計付款當日金額: 458.4億元

增幅*:+51.9%

總計

現時申請開支金額: 361.2億元

預計付款當日金額: 551.5億元

增幅*:+52.7%

資料來源:民政事務局(*增幅為本報計算)

原來,申亞要逾551億,並非亳無根據呀!


Times將今年風雲人物給了Facebook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而非網民所選的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A說不感意外,全因不只Times,連美國媒體對維基解密報道也越來越少,顯示阿桑奇的行為,在美帝那頂「危害國家安全」大帽子下,連美國主流傳媒也不敢公開認同和肯定,但阿桑奇做法,確實是震動了世界,再加上網民力量支持,Times給他一個第三名,而非將他完全「消音」,已算有「交待」!自911之後,美國傳媒可以攻擊政府,可是去到所謂「國家安全」問題,就沒有多少人敢公開反對!

不過童工認為,網上投票結果,顯示網民心目中的真正風雲人物,始終是阿桑奇,因為維基解密,真的成功利用互聯網優勢,令資訊變得更公開和透明,縱使政府認為那是違反他們利益,但始終無法阻止,如維基解密咋天又釋出一條美帝外交密電「SUPPORTING THE EU ARMS EMBARGO ON CHINA」,那是今年2月,美帝國務院通知歐盟各國大使,要想辦法阻止歐盟取消對中國武器禁運,又強調美帝對禁止歐盟武器輸出偉大祖國立場不變,其中一個原因,正是中共人權狀況自89年六四後一直沒有改善,其中一個例子正是中共重判劉曉波入獄11年:

In terms of human right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actions over the last few months have ignored international concern over specific human rights cases, including the harsh sentencing of Liu Xiaobo to 11 years in prison and the execution of British citizen Akmal Shaikh. Public comments at this time from senior European officials suggesting that the EU may seek to lift the arms embargo undercut these international concerns regarding Beijing’s human rights
practices. 」

這段密電正好向中共說明,不論美帝是否以人權做借口,中共要真的令國際社會對他放心,認同他是國際社會一份子,人權問題是無法迴避,也不是因為中共有鈔票,西方國家就會對中共人權問題視而不見!


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於行政會議開會後宣佈,政府經諮詢市民、以及作詳細考慮後,決定支持港協暨奧委會提出正式申辦2023年亞運會,並準備稍後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申請60億元的撥款。

曾局長雖然承認,在兩個半月的公眾諮詢期間,政府收到不少意見支持香港申辦亞運之餘,同時亦收到反對或有保留的意見,又指反對者提出的質疑,「主要是舉辦亞運的經費、有沒有配套的體育政策和設施的問題,以及申辦經費會否擠佔其他民生項目的問題。」他認為反對者提出的質疑,「值得認真回應和可以解決的。」

至於局長所說的「回應」「解決」,無非是老調重彈,指60億元申亞開支,不會影響政府於未來10多年,投放在民生及社會福利的開支,又指政府已訂出長遠配套的體育政策,香港運動員在廣州亞運會上成績,正好證明這一點,又說可以再優化現有體育政策云云。

政界A形容,曾局長答案,仍是答非所問,市民質疑申亞開支龐大,並不止於是否影響民生及社會福利的開支這樣簡單,而是這些投資,是否真的可以幫助到香港體育發展?曾局長說公眾對推動本港體育長遠發展有共識,這一點是不用置疑,但「對推動本港體育長遠發展有共識」,並不代表要「支持申辦亞運」,兩者並無直接關係,局長要說服香港人支持申亞,竟連交出更多數據,去說服公眾也做不到,只是大玩一些偷換概念的遊戲,恐怕政府也是抱著總之立會夠票通過,就萬事好辦的心態,不會認真回應反對聲音。

B更質疑,民建聯不是反對申亞嗎?那坐在行會中的劉江華做了甚麼?有沒有提出反對?其他行會成員又有沒有質疑?是否曾局長說要去馬,其他人就不敢反對?

童工只想問曾局長,若政府堅持申亞,那是回應民調中, 46.3%贊成申亞的民意,那,政府又拿甚麼回應48.9%反對申亞的民意?

起碼,童工現在看不到,童工看到的,只是一項在長官意志下,忽視民意的政治決定,不論你是否支持申亞,也要承受後果。


壹傳媒動畫早前因製作了一條活士(Tiger Woods)撞車動畫,而聞名於美國,最近壹傳媒動畫又再登上美國NBC清談節目「The Tonight Show with Conan O’Brien」。事緣清談節目主席Conan O’Brien製作了一段山寨版壹傳媒動畫,倒是有點那壹傳媒動畫尋開心的味道,怎知壹傳媒動畫師製作了另一段動畫來「反擊」Conan O’Brien。

有台灣網民形容這算是一場友誼賽,而Conan O’Brien及他節目的現場觀眾,似乎也不太介意壹傳媒動畫師的玩笑,不過童工覺得,從壹傳媒動畫師反擊Conan O’Brien的例子,壹傳媒動畫好玩和吸引人之處,或許未必是去「複製」新聞,而是像港台《頭條新聞》般,將一些對時事或政治、近乎天馬行空或無厘頭式的冷嘲熱諷評論形象化,或許,這可能會更加有趣。

Conan O’Brien在節目中講述台灣壹傳媒動畫師如何反擊他:


朋友A與童工皆為愛捕風捉影的好事之徒,昨天A傳來照片,那是周日《南方都市報》頭版,大題是有關亞殘運會昨日開幕,大會將放3.9萬枚煙花。新聞倒沒有甚麼,有趣的是那張新聞照片,表面上是拍攝開幕禮一群丹頂鶴進場排演,可是照片背後,卻有三張空櫈!

「空櫈」?對,就是有三張「空櫈」!A說一過了12月10日,內地傳媒又開始有人大玩「曲線」挺劉曉波了,就如早前有人在六四前,將有關六四訊息隱藏於漫畫中。下圖則是《南都》電子版內的圖片:

某程度上,大家可以說童工和朋友A是捕風捉影、穿鑿附會,但,細看那張「新聞圖片」,亞殘運開幕表演彩排有那麼多項目,為何,偏偏選這一張?從新聞照片角度而言,這張相也不見突出,甚至,那是有點古怪,不大像一張新聞照片,究竟照片想拍那群丹頂鶴,還是那三張「空櫈」?

或許,童工和A真的多了,但從另一角度而言,「空櫈」已成了一個新的政治符號,那代表著聲援劉曉波,中共,是否要禁絕在所有傳媒、公共場所、文化藝術表演中,出現「空櫈」?

又或許,若明年12月10日,有人在街上、在家中放一張空櫈,那,又是否顛覆中共政權?到時又要拉要鎖?

童工忽然想起清代文字獄,「維民所止」,可以說成是去雍正首之意,中共是否要搞21世紀的另類「文字獄」?


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雖然結束,可是,一切尚未完結。偉大祖國那官方新華社在頒獎禮後發表題為《公道自在人心》的文章,指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是一齣不折不扣的政治鬧劇,認為諾獎委員會宣揚的所謂普世價值,並沒有得到所有國家認同,又說包括偉大祖國在內,曾經受盡欺凌的廣大發展中國家,正在不斷壯大,少數幾個國家操縱世界事務的歷史已漸行漸遠云云。

童工認為,在言論自由的世界,偉大祖國絕對有權抹黑諾貝爾和平獎,那,也算是他的「言論自由」,不過,先不要說偉大祖國十多億人民中,還有多少人「信」中共?就算當所有人也是堅定不疑、完全認同中共那套抹黑諾貝爾獎的論述了,那,國際社會又如何?美帝、歐盟支持劉曉波獲獎,亞洲呢?日本、南韓也是不賣中共的帳,中共的「盟友」,只餘下那些發展中國家,朋友A揶揄,中共,不是要擠身世界列強?怎麼今次面對諾貝爾和平獎,竟開倒車死抱著那些發展中國家?曾幾何時,中共不是高唱大國崛起?一個諾獎令偉大祖國的大國自信蕩然無存,甚至變成「陽萎」?

剛由內地回來的B也笑說,諾獎頒獎那一天,偉大祖國完全封鎖互聯網上有關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他連CNN、BBC網站也連不上,可是,中共可以永久封閉這些網站連結嗎?當解封之日,內地網民仍可以在網站中看到有關消息,還有,有關劉曉波頒獲禮的報道,又不只是一兩個外國新聞網站有報道,而是差不多所有西方國家新聞網,也有相關消息,中共難道要永遠封鎖這些外國網站?那,中共又如何可以在沒有外國資訊自由流通下,將上海、天津打造成國際金融都會?一個沒有CNN、BBC的城市,可以是「國際金融中心」嗎?中共是否知道,他們所做一切,正在削弱他們以往努力建立形像?

中共今次對諾貝爾和平獎作如此攻擊,其實是露了底:若中共真的不怕,何須暴怒至此?實情是,中共真的很怕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會對他們管治做成衝擊,否則,就不會如此的盡力氣,全面封殺!



童工未有資格出席奥斯陸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可是從電視直播,看到將屬於劉曉波的獎狀,放於那張沒有主角的空櫈上,心情,仍然十分激動。由八九年六四開始,多少中國人為了中國的民主人權,面對中共不斷打壓,仍然堅毅地走著他們的路,由劉曉波、王丹、天安門母親,到今天譚作人、趙連海、艾未未,或許他們目標有異、理念不盡相同,但他們追求的終點,仍是一致的:他們要的是一個公平、平等、民主的新中國、一個真正視人民為人民的中國,這,該是一個最低、最基本、最卑微的要求,可是他們卻要負出最大的代價,那是要犧牲自己的自由、生命、權利、甚至與親人相聚的權利,去追求一些理應生而有之,卻在神州土地上,視之為禁忌的訴求。

每當我想到這兒,我就會感到十分不安與慚愧。我們身處今天的香港,我們擁有的一切,正是某些內地同胞,不惜犧牲自己個人利益,仍然堅毅不捨地去追求,我們不懂珍惜自己擁有一切,去全力捍衛之餘,反而有人要落井下石,對那些追求與我們一樣,可以有相同的權利的同胞,加以批評和鞭撻,那些香港人,他們有沒有良知?他們,又是否對得住內地的同胞?

又或許,縱使中國半官方傳媒《環球時報》社評形容,「今天在挪威奧斯陸將上演一場鬧劇」,中國外交部作出了反擊,可是,世界人民,是否真的會認同中共看法?

正如諾委會主席亞格蘭演辭所說,向劉曉波頒發諾貝爾和平獎,不在於侮辱任何國家,而是想令世人醒覺人權和民主的重要:

「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曾向南非人士頒發過四項和平獎。所有四位得主都親臨奧斯陸。但 1960年亞伯特.盧圖利和 1984年圖圖(杜圖)主教的獲獎,都引起了南非種族隔離政權的強烈不滿,直到 1993年納爾遜.曼德拉和戴克拉克(德克勒克)榮獲和平獎,才終於博得了雷鳴般的掌聲。

頒發以上這幾項和平獎的目的,當然絕對不是為了侮辱任何人或任何國家。委員會的意圖是通過頒獎,來凸顯人權、民主與和平之間的關係。同樣重要的是,我們要提醒世人,當今世界大部份地區民眾所享有的權利,是有人不畏個人得失而奮鬥和努力的成果。

他們是為了民眾的利益而無畏奮鬥的,這就是為甚麼劉曉波值得我們的支持。」

亞格蘭演辭中這一段話,也足以令中共反省他們打壓異見人士的行為,如何在歴史洪流中,早已證明是失敗:

「歷史上有過政治領袖試圖借助民族自豪感醜化持政治異見人士的諸多例子。這些異見分子轉身便成了外國間諜。有時,這種指控還打着民主和自由的旗號,但後果幾乎無一例外是可悲的。

這種非此即彼的推理方式,還在反恐怖主義鬥爭的言辭中有着異曲同工的體現:「你要麼是我的朋友,不然就是我的敵人。」酷刑和未經審判的監禁等非民主手段,也以自由的名義被加以濫用。這樣的說法和做法就更加劇了世界的兩極分化,並削弱了反恐鬥爭。

雖然面臨着多年的囹圄生活,劉曉波仍然是一個樂觀主義者。在 2009年 12月 23日法庭上所做的最後陳述中,他說:「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國終將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

艾薩克.牛頓曾經說過:「如果說我能看得更遠一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當我們在今天能夠看得更遠一些,那是因為我們站在了古往今來的眾多先人的肩膀上,是他們無私無畏地堅持着自己的信仰,從而為我們爭得了自由。
因此,在當今社會不少人忙於數點鈔票,很多國家只顧及眼前的本國民族利益或對劉曉波的倡議和努力置若罔聞時,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再一次決定,通過和平獎的頒發,來支援為全人類利益而奮鬥的人們。」

亞格蘭最後說,「我們向劉曉波榮獲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表示由衷的祝賀。他的觀點最終會使中國變得更為強大。我們祝福他、祝福中國未來一切順利。」真的,若然中國可以如劉曉波預言,走向民主、公平、公義、人權國度,未來中國,必定如亞格蘭所言,必定會日益強大,那,才是真正的民主新中國。

p.s.有份出席頒獎禮的A,在頒獎禮期間傳了一條短訊給童工:
「空櫈
剛有兩分鐘standing ovation,當主席要求釋放劉曉波」
那一刻,很多香港人也如A一樣,我們也為劉曉波鼓掌,要求釋放劉曉波,我們要的是一個民主中國!


今天是諾貝爾委員會向劉曉波頒發和平獎的日子,作為首位獲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歷史,必定會記下這一頁,縱使今天的當權者,可以利用權力,抹黑、無視今天發生的一切,可是面對歴史的裁決,最終會還劉曉波的一個公道,正如今天,連偉大祖國,也再沒有人會歌誦毛澤東年代的中共一樣,面對歴史洪流,再有權力,也無法掩飾公理和正義。

Wikileaks不知有心還是無意,昨天,先來「恭賀」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維基解密昨天公開美帝外交密電中,只有一封和偉大祖國有關,那就是有關美帝09年抗議中共拘押劉曉波,北京外交部向美國領使抗議過程的密電:「PRC DEMARCHE ON AMBASSADOR’S LIU XIAOBO LETTER」

童工一廂情願地相信,維基解密這個時候公開這密電,是向劉曉波致敬,其實密電內容,也無甚秘密,不過是中方不滿美方出聲明抗議中共關押劉曉波,但最有趣的是,密電揭露中共外交官無賴行徑,為抹黑美帝,竟將四川地震後,美帝不肯向中共輸入黑鷹直升機零件,也當作是美帝並非真正支持「人權」的罪行!

「In a lengthy and disjointed digression, DDG Ding noted that he had formerly been Ambassador to Botswana and recounted his conversations with the Botswana Foreign Minister who told him that the most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were the right to food and shelter. While it was true that there are fundamental rights of religion, speech and assembly, Ding said, “we must not forget the right of human digni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In this area it was “a basic fact" that the PRC had made huge progress in the basic welfare of the Chinese people. DDG Ding suggested that the United States had not come to China’s aid in this respect when it had declined to provide spare parts for Blackhawk helicopters to assist with relief efforts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Repeating that human rights cases could be “emotional," DDG Ding said the U.S. should seek to understand China’s position through dialogue. 」

更令人覺丟架的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昨天竟以近乎謾罵態度,在外交部新聞發報會上,指罵外國傳媒:
「我發現有些人,自從劉曉波的事情以後,變得異常的活躍,以前也很少來這個記者會,現在上躥下跳」
「我想公道自在人心,國際社會多數成員,是不支持諾委會的錯誤決定,諾委會的任何做法,都無法改變劉曉波的犯罪事實」
「任何企圖利用此事向中國施壓,阻撓中國發展,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如果你想利用這個平台,來詆毀中國的形象,就別想了」

(有關內容,可看有線新聞報道

同樣是面對外國傳媒,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面對偉大祖國的攻擊,明顯得體得多:
「這個獎並非反華,這個獎是向中國人民致敬」
「這不是抗議,這是向中國發出的信號,提醒中國發展經濟的同時應結合政治改革,以及支持在中國為人權奮鬥的人士。這對中國的未來非常重要」
「世界有好幾個和平獎,若有人想跟諾貝爾和平獎一較高低,我很歡迎,這只會令我們做得更好」(回應孔子和平獎)

中共,在今次諾貝爾和平獎事件中,在國際社會眼中,可謂切低輸了,中共說「公道自在人心」,公道,可不是你中共說了算的公道,那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公道!中共可以禁制中國人民,他們可不能禁制全世界呀!


1935年,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向反納粹的德國記者、作家奧西埃茨基( Carl von Ossietzky)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當年希特拉已將奧西埃茨以叛國罪,囚禁在納粹德國的監獄中,他獲獎消息激怒了希特拉,他不僅不准奧西埃茨基出國領獎,更頒令不准德國人接受諾貝爾獎,又自行設立德國國家藝術與科學獎,以抗衡諾貝爾獎。

75年後,偉大祖國為了抗衡諾貝爾委員會向在囚《08憲章》發起人劉曉波頒發和平獎,竟又走上了希特拉的舊路:禁止在囚劉曉波及其家屬出國領獎、禁止任何人出席頒獎禮,最荒謬的是,連希魔當年另設獎項抗衡諾貝爾和平獎的手段也照抄!

昨天傳來消息,一個與中國文化部有合作關係的「孔子和平獎評獎委員會」,竟宣佈在今天頒發首屆「孔子和平獎」給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國家文化部中國鄉土藝術文化遺產保護部副部長譙達摩接受《明報》訪問,更直指「孔子和平獎」是對諾貝爾和平獎的「策略性回應」,「中國不能被一個人口幾百萬的小國(指挪威)操縱,還稱諾貝爾委員會「5個人的視野能和13億人的視野相比嗎?」」

雖然有報道指所謂「孔子和平獎評獎委員會」,只是「不入流」組織弄出來的「鬧劇」,相信並非中共官方決定,但正如A說,事件己為外國通訊社及CNN廣泛報道,沒有中共默許,這場鬧劇不可能演到上國際舞台而不被中共叫停,童工也不知中共為了政治需要,任人把「孔子」如此舞弄,是否不覺羞愧?毛澤東為了要批林彪和周恩來,大搞批林批孔批周公,把孔子批臭,今天為了政治需要,又拿出孔子這面招牌出來,一會兒大搞孔子學院宣揚偉大祖國國威文化,現在為了抗衡諾貝爾和平獎,又任人把孔子這面神主牌抬出來,堂堂大國,面對諾貝爾和平獎,就仿如小兒鬥氣,你有甚麼令我看不順眼,我弄一個比你更大更闊氣的,反正我老子有的是白花花銀紙。如此小氣又怎配做大國?

可是,中共又可知,他們任人弄出一個A貨和平獎出來,只會令中共淪為國際笑柄?

先是台灣媒體報道,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張榮恭稱對此事一無所悉,「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連戰辦公室主任丁遠超說,連戰現身在台灣,怎麼可能有親自領獎的事情?即是說,孔子和平獎和諾貝爾和平獎一樣,也是沒有得獎人領獎,只是前者不知、後者不能!

還是民進黨回應最為「惡搞」。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直言,若果孔子仍在世,他應該會覺得把和平獎頒給劉曉波,而不是頒給連戰!

內地天涯網民,也有人揶揄孔子和平獎,其中一篇「滑稽的“孔子xx奖” 」這樣寫:

「孔子是我國古代最偉大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學派創始人,世界最著名的文化名人。用孔子來設獎目的不是為了獎勵應該得獎的人和事物,而是要對抗已有一百多年頒獎歷史的“諾貝爾獎”。」

「不敢設想,如果把孔子和平獎立起來,得不到世界的公認,那才叫割自己的肉敬神,神不歡喜,自己還痛得要死,才是滑稽到家。」

中共,又一次丟架於自己國民及世界人民眼前!

十二月 2010
« 十一月   一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32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