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昨天與一班在北京參加國情教育研修班的老師舉行座談會,之前他與香港傳媒談及趙連海案,先說案件已妥善解決,之後又說絕大多數國家司法獨立,內地也一樣,「所以對於內地司法,我想別的方面都不應該干預。」他再被記者追,港區人代聯署關注趙連海案是否屬干預時,又再搬出那「著名」的井水、河水論出來,「看如何表述。應該兩地是『一國兩制』,井水不犯河水。」

每次看到有京官搬出當年江澤民的「井水不犯河水」論,要求香港人不要對內地事情表達不滿或反對意見,童工總是覺得,中共這種說法,當中實在有不少矛盾。這個「井水不犯河水」論,源於八九年六四事件後,江澤民為安撫港人,同時也要頂住香港聲援內地民運的強大民意,於是提出「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論述,即北京不會干預香港事務,但香港人也不要插手內地事務。

這個說法,用於回歸前還可以說得通,回歸之後呢?先說北京自己早已不斷插手香港事務,大至政改方案、何時落實普選路線圖,小至為特區政府出手遊說立法會議員支持政府,河水縱使未明目張膽地犯井水,但要淹蓋井水、甚至將井水變成河水之心,已是十分明顯。

至於說井水不犯河水,若說偉大祖國認為,井水、河水應分得清清楚楚,井水不應插手河水之事,那,問題又來了,偉大祖國、特區政府搞甚麼國情教育、愛國教育,目的無非想達至井水河水是一家的目標,何以一去到批評內不公平不公義之事,又要大呼井水不要犯河水?若然香港人真的完全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時候,不可以對內地事情發表意見?為何去到這些問題,偉大祖國又要和港人分清楚井水、河水?

A說,當年偉大祖國官員曾批評香港某些高官及泛民,只懂多談「兩制」,少講「一國」,其實偉大祖國何嘗不是如此,當「一國」先行對他有利時,就大談愛國,井水河水本一家之類,但你們香港人要批評中共的時候,他又會變成大談「兩制」,井水不要犯河水呀!再簡單一點,對中共來說,如何理解「一國兩制」,河水井水,就是「公我嬴字你輸」的邏輯,總之一切由中共話事,容不得香港人指指點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