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昨天討論申亞撥款,正如童工之前所寫,不少議員,包括民建聯議員在內,對政府提出新數據,即到付款日價格計算,整體申亞開支,包括政府計劃中興建的八大體育設施開支,估計會超過551億港元,均抱懷疑態度,張文光更在會上形容今次亞運是他「從政20年來最危險的撥款,我內心極不安寧,政府沒有預示危險,通過撥款會對唔住納稅人……等於開出空頭支票」。

童工看到前文網友留言中,不少人均認為不應太著眼於以付款日計算的申亞開支,如Gooded君留言:「其實大家不應著眼於 “付款當日” 的價格, 因為價值在不同時間是不同的, 而當時期越長, 價值的差別便更大, 今天值一百元的東西, 十年後可能值二百元了, 所以比較不同年期的價值, 都折現為同一時間的價值 (例如今日的價值) 才有可比意義, 用今日的價值觀去衡量十幾年後的銀碼是大錯特錯, 稍有金融知識的人是不會這樣比較的。」

這一點童工有強烈保留,不錯,隨著貨幣貶值,今日100元購買力,可能等於10年後200元,但有一點必須留意的是,我們現在討論的是涉及多項大型工程的政府工程撥款文件,當中成本開支涉及的,不只是通脹影響造價如此簡單,還有建築成本,例如材料價格上升引致成本造價上升,而建築材料,如水泥、鋼鐵等價格一旦上升,升幅往往可以高於通脹,所以政府工程都會有付款日計算的價格開支,借此有效控制工程成本,到日後批出合約之時,政府會預留一定金額,應付建築材料上升引致的成本增加,以免日後因工程出現嚴重超支,政府要再申請額外工程費用,事實上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文件第14段寫明「到了個別項目(例如將軍澳運動場)向工務小組委員會/財務委員會申請時,才改以當日價格計算」,即是說,財委會日後逐項工程批款時,所有工程項目撥款申請,全部按付款日價格計,若是如此,要評估申亞工程開支是否物有所值和合理,應以付款日價格研判,因為政府實際向立法會申請金額,其實是付款日價格的551億,而非曾德成局長所說的360多億!

更值得關注的是,由現在到2023年有足足13年,不錯,就算以551億計,一年不過花數十億在申亞開支,理論上香港財政可以應付,但不要忘記,一旦申亞成功,香港在未來13年間,就算經濟出現問題,又或再遇上金融衝擊,政府再現財赤,這些申亞工程不可以叫停,而且政府已拿了600多億建高鐵、90多億建港珠澳大橋,若再加上這筆551億申亞開支,同樣要在未來十年、八年內分期撥出,這必定對政府財政構成壓力。

童工其實並不反對政府加大力度發展體育事業,但政府將成功申亞、多建場館和支持體育發展畫上等號,童工不敢苟同,更加不認同曾局長說,香港運動員要在亞運主場才可以發光發熱之類論述,與期用551億辦亞運,何不用一半開支,直接投放在運動員培訓、資助、退役後出路安排,讓香港運動員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全力投入比賽,不論在甚麼地方比賽也可以發光發熱?

p.s. 其實童工引用生果報資料是來自民政事務局文件,今天所有議員也是拿著相同文件去質問曾局長,若認為生果報不可信,連帶他引用政府文件內容,也立即評為不可信,又是否有點那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