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恒基地產副主席李家傑,被指到美國聘請商業代母借肚產子,有可能涉違反《人類生殖科技條例》,引來不少人關注,昨天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周一嶽在立法會上說,有關個案己交由警方跟進,研究是否需要進行調查和執法。即是,原本李家大少爺倒是一個低調的人,為了討好父親,搞甚麼代母產子,還要弄致全城議論,最終卻落得和官非拉上關係,值得嗎?

日前,傳媒報道著名地產發展商、南豐集團創辦人,有「棉紗大王」之稱,己患上老人痴呆的陳廷驊,她的太太楊福娥入稟伸請離婚,更在有關供辭中,爆出他曾對傭人、護士不規矩,甚至對稚齡孫女「毛手毛腳」,令妻子「極度憤怒、惡心、羞愧及難過」,勾起其夫對她不忠的回憶,不可忍受與丈夫繼續一起生活,陳廷驊坐擁以百億計身家,因家人要爭產,弄至他晚節不保,一切,值得嗎?

朋友A是專業人士,他的工作不時會與那些家門大族有交往,昨天與他論及近日那些富豪大族的醜聞。A說他師傅年代,香港富豪大族,仍著重家族名聲多於金錢利益,甚至為了家族名聲,犧牲某些利益也在所不計,豈有像今天社會,為了爭產、又或某些利益,而無所不用其極?A說若連那些富門大族中人,也不珍惜自己家族名聲,任意莽為,又豈能怪社會對那些富豪家族沒有好感,甚至有仇富情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