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想不到在自己博客,表達自己反對申辦亞運的立場,會引來一些回應。坦白說,童工乃刁民一名,即是,除非有很強理據說服我,否則,童工必定堅持己見,可是到今天,仍看不到政府交出一些令童工支持申辦亞運的理據,就算民政事務局找來今次亞運奪金運動員來說項,也無法令童工改變看法,更覺有必要在申辦亞運諮詢結束前,說清我的看法。

其中一個為體育界支持看法是,支持申辦亞運,代表著對香港體育界、精英運動員的支持。童工倒是認同鄧景君的看法,辦一次亞運,就可以有著對香港體育界有起死回生作用?現在政府交給立法的申辦亞運文件,到出的是甚麼?無非是建多少新場館、又或改建多少個現有場館設備,但,光是搞硬件設施,沒有軟件配合,真的對香港體育提升有好處嗎?如鄧景君說:「不去解決各體育總會的腐敗、人治問題,不提供更多更佳場地、訓練給運動員,不提供更多政策支援,任由運動員自生自滅,這樣的背景下,奢談亞運,未免諷刺。」

又假如申辦亞運的目的,其實不在於提升香港運動水平,而是如Superrei君所說,那是為了顯示香港的競爭力:「我們不是常說要跟區內城市競爭嗎?我們要是連一個亞運都搞不好,以後怎能站出來說香港人有國際級的辦事能力?還是你覺得香港人根本沒有國際級的辦事能力?」

童工不禁又要問,香港不搞亞運,就代表香港沒有「國際級的辦事能力」?就算香港申辦亞運,就代表香港可以不輸於廣州、又或上海、北京的競爭力?

若體現競爭力是如此簡單,那2005年日本愛知搞世博,理應可以大幅提升愛知的國際知名度及競爭力了,但,國際社會及投資者,又對愛知有多重視?愛知可會因此而搶去東京風頭,甚至外國投資者不去東京,反而跑去愛知投資?再說2006年卡塔爾多哈亞運會?多哈搞完亞運之後,在國際社會中,又有多少人因此認為他的競爭力、國際級的辦事能力提升了?恐怕今天西方國家仍是只記得中東有一個叫杜拜的地方,而非多哈!

就算香港不搞亞運,童工也不覺香港競爭力甚至國際地位會給人比下去!今天香港要和內地競爭的,不是那些硬件設施,又或舉行多少個大型國際項目,而是軟件優勢,包括法治、高效率、廉潔奉公的政府、還有資訊自由、又或發展新的經濟產業,而非是否搞一個亞運,若真是搞一個亞運就代表著香港地位及競爭力不輸其他地方,最開心的一定是煲呔,要維持香港國際競爭力,原來,可以是這麼容易!

p.s.:Fred兩次留言說童工私人小博客,那是「每天慌天下之大不亂的言論, 也是品有有目的吧」,如此大大頂帽子扣下來,童工不敢當!若要論今次反對申亞,這頂帽應扣向在立會內有十多票的民建聯!還有,就算今次廣州辦亞運,連南方都市報也有不少批評政府擾民的報道,恐怕閣下到今天內地大城市居住,也會覺妖邪處處,唔,或許北朝鮮會是你的樂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