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署報告揭傳統名校拔萃男書院,於 08/09學年申請加學費時低估儲備,當中男拔預測剩餘儲備僅為 450萬元,年結時實際卻多達 3,170萬元,而附屬小學更由估計 2,000萬元儲備,變成實際有 8,100萬元。

生果報昨天訪問了男拔校長張灼祥,回應男拔中小學部出現合共 8,820萬元誤差事件,他說正由核數師翻查財務資料,日內會交代,又指當中出現誤差,可能有兩個原因:

「一是原定維修項目未在有關學年進行;二是因貧窮學生偏少,如中學部有一成多學生領取學費減免,小學部則少於一成,令撥作學費減免的款項滾存至數千萬元;但按教育局規定,這筆款項不能作其他用途,「唔知(審計署)係咪計入儲備。」

不少人認為,那些直資學校一直未有回應審計署批評,謬然作出指控,對他們不公平,可是看到張校長解說,童工不禁要問,若說那些低估盈餘是來自「原定維修項目未在有關學年進行」,這在帳目上可以分開列出,政府帳目中也有基本工程儲備基金項目,處理基建開支帳目,以往有基建開支未能於該財政年度使用,可以在該帳目中反映出來,童工可不能理解的是,男拔預留作維修基建資金,為何不分開帳目處理?令人可以對校方財政狀況一目了然?

至於說甚麼因貧窮學生偏少,令撥作學費減免的款項滾存至數千萬元云云,那,校方不檢討這筆錢可否有其他用途,反而凍結了這筆錢,再要求加學費,不但幫不到貧窮學生,更要剝削那些不貧窮的學生?

至於他們一直未與教育局簽訂服務合約,生果報報道:

「張灼祥稱與條款中對管治學校組織規定無關,而是局方加入假設性條款,需法律層面才可解決,但他拒絕透露內容,「絕對唔係我哋錯,唔係故意刁難,我哋有我哋嘅原則。」不過他指雙方快將達成共識。」

張校長的辯解,對不起,童工不能接受,至於張校長說,「話呢啲學校一塌糊塗,我唔同意!」童工要說,是否「一塌糊塗」,不在你個人是否同意,而在公眾是否同意!不要忘記,男拔一大部份開支,仍是來自公帑呀!用錢是否恰當,不是你張校長說了算,還要面對公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