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說,今次中共用保外就醫之名處理趙連海案,就如一面「照妖鏡」,把中共那披著所謂「法治」的人皮揭下,向全世界顯示那內裡仍舊是無法無天的妖魔真像,那,今次趙連海案,對香港那些親北京政界人士來說,也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了那些親北京政界人士中,那些人連基本政治良知、甚至連做人的良知也欠奉。

早前港區人大代表搞了一個聲援趙連海的聯署,今天阿爺一鎚定音,要趙連海先認罪,再保外就醫,那些聯署為趙連海求請的港區人大,如葉國謙等,紛紛「縮沙」,以趙連海要用保外就醫方式釋放,並非最理想方法,但他能夠令他早日與妻兒團聚,也算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認為可以接受,又或如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所言,中共肯放趙連海,總好過一錯到底,某程度上,童工對他們是理解和同情,要這些長年仰中共鼻息生存的政治人,敢對中共說不,已不容易,如趙連海前代表律師彭劍、以及北京維權學者許志永也說,北京肯讓趙連海保外就醫的申請,香港輿論壓力是原因之一,而像何俊仁分析,這些親北京人士背為趙連海求情,也為趙案起著一定作用,我們也不應為這些人見好即收的態度,有太大苛責。

最令童工反感的是,一些親北京建制中人,之前對聲援趙連海行動落井下石,今天卻跑出來為中共肯讓趙保外就醫唱好,如港區人大代表王敏剛,當日他連港區人大聯署也拒簽,今天卻大讚中共容許趙連海保外就醫,是實事求是的做法,指內地當局是「依法審理和量刑」,甚至肉麻地說北京接受趙連海申請保外就醫,「體現內地法、理、情的考慮」!

當連由中共一手培養出來、根正苗紅的葉國謙,也要用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為中共保外就醫趙連海找一個體面下台階,何以,還有人可以不顧良知,為中共面上貼金?把連中共同路人也羞以啓齒、要顧左右而言他的行徑,說成大仁大義?

人妖之間,一切,在趙連海案前,令我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