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對關心趙連海命運的人,可謂見盡偉大祖國在中共控制下,口中奢談以法治國,實際,卻視法治如無物。

昨天早上,趙的律師彭劍及李方平到北京大興區看守所,欲確認趙連海是否提出上訴,竟得到看守所所長向他們出示一張趙簽名及打手印字條,表示取消二人的律師委託關係,之後二人隨後趕赴趙家問個究竟,趙家人一邊苦笑,一邊拿出一張《聲明》,表示要取消彭、李的委託協議,署名人為趙妻李雪梅,當時趙律師對香港傳媒說,他們明白趙家受的壓力。

深夜,童工還在與律師A議論中共如何無法無天,強行以政治手段,剝奪公民應有的司法上訴權之時,A忽然叫了出來,官方新華社忽然出新聞稿,指作為被告人的趙連海,因犯尋釁滋事罪被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年6個月,而宣判後,趙連海本人已表示認罪服判,至11月22日上訴期滿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因而生效,同時趙也申請保外就醫,司法機關已經受理。

A也算在日常工作中,與偉大祖國所謂「司法體制」有接觸,看到新華社報道,A說餘下「劇本」怎樣演下去,已是十分明白:趙連海放棄上訴認罪、證明偉大祖國法院判刑「永遠正確」,交換官方批准趙以保外就醫名義,提早釋放。

童工與A均認為,趙連海若可以盡快釋放,絕對是一件好事,畢竟一個好人,坐一天冤獄也歉多,但如A說,今次事件再突顯中共不尊重法治的劣根性:由黨官操控法庭不可以錯,以維護黨的正確,所以趙連海連上訴權也要被剝奪,更要先認罪,才可以用非正常方法,用保外就醫方式釋放趙連海。

問題是,趙釋放了也好,他,始終是犯人,不能用法律還自己清白。

A說一個連讓人民上訴的機制也沒有的國家,法治,從何談起?西方各國,又豈不視中共無法無天,豈有絲豪尊重?相信中國可以有法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