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果報今天報道,早前高等法院一場民事訴訟,中國交通部屬下的廣州打撈局被控欺詐索償,打撈局提出源於皇室豁免權的「官方豁免權」竟獲法官石仲廉接納,高院法官裁決,引起港大三名法律學者張達明、顧維遐及張憲初質疑,認為有關案例矮化了香港法院地位,又承認了不合時、不公平的皇室特權。

雖然三大法律學者的疑慮合情合理,但高院法官石仲廉裁決,卻未必有錯!童工看到這則報道,不禁想起回歸前,德高望重的資深大狀A,某天曾向童工「預言」,類似判決、以殖民地時代英國皇室擁有特權,套用於中共官方機構情況,必定會出現,一切,要歸咎於當年那個臨時立法會、港英對法例本地化不力、還有,一條今天己沒有多少人會記得,卻又影響十分深遠、由臨時立法會通過的《香港回歸條例》,簡稱「回歸法」。

當年中英因肥彭和北京鬧翻,香港立法局再沒有直通車,北京要「另起爐灶」,成立臨時立法會處理及通過涉及回歸法律安排的條文,由於沒有港英政府協助,再加上殖民地年代法律本地化進度十分慢,再加上需要在行政、立法、司法機關進行憲制權力交移,當年北京在親共法律界人士獻計下,想出以一條整體性法例,一次過將港英時代殖民地法例,變成「適用」於偉大祖國下的地區,日後才逐一修改相關法例條文,由於「回歸法」是原則性地將各種法律權力轉移,簡單地說,就是立法將英皇、英國政府、英軍在港法定權力,轉移到中央政府及駐港解放軍身上,所以有關法例只是伸明,只要不違反《基本法》,原有屬女皇陛下、皇室、官方、英國政府權力,必須解釋為對中華人民共和中華人民政府或其他主管機關的權力,《香港回歸條例》附表8第21款中寫明:

「任何保留女皇陛下,其世襲繼承人及繼位人的權利的條文,須解釋為保留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根據《基本法》和其他法律的規定所享有的權利。」

童工還記得,當年德高望重的資深大狀A已對童工說,這種「轉個招牌」形式的回歸法,等於把殖民地時代,英皇及英國政府在法例上擁有的過時特權,毫無保留轉移到北京身上,可是當年沒有理會,之後,香港已回歸了,更加不會有人關心,直到回歸十多年後,因《香港回歸條例》埋下將英皇在港擁有特權,延伸到中央政府的問題,才因為一件民事案件被挖出來!

當然,童工不是律師,也不是法律學者,不能判斷這些法律爭拗誰是誰非,更不能斷定法官判决,是否依據《香港回歸條例》,希望有機會再找資深大狀A指點分析,但,《香港回歸條例》是正式法例,它已將英皇特權,轉移到中央政府手上,也是事實,法官石仲廉判決,或許,未必真的有問題,只是,很多人當年根本不關心政治,甚至不知這條《香港回歸條例》詳情,更忘了曾經有一個由北京控制,甚麼也可以通過的臨時立法會存在,只是一切問題要到今天才發現吧!十多年後才醒覺,這是可喜,還是,可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