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碧泉(左)和岑堯寬(右)兩位媽姐,為伍家工作多年,已超越主僕之情

當今天勞資關係陷於只計利益,不問人情的時代,舊時代的僱主情義仍然存在,恐怕就如那些海洋中活化石魚類一樣,只會被現代人視為落後文化表現。

今天多份報章刊載,永隆銀行前大股東伍氏家族,為紀念服侍他們家族逾 60年的兩名已故家傭,以家傭岑堯寬、岑碧泉名字,捐助浸大一個癌症研究中心2000萬,並將中心冠名為「岑堯寬岑碧泉紀念癌症炎症研究中心」,以作紀念。

用兩位為家族服務一生的家傭名字,作為捐贈大學的冠名,後有沒有來者,那是未可知,但肯定是以往未有人做過!據伍家的伍步莊憶述:「岑堯寬與岑碧泉兩姊妹,戰前時候約 20歲左右便開始服侍他們家族,「已經跟咗我哋 60幾年」。直至 80多、 90歲,姐姐岑堯寬因患上胃癌,而妹妹岑碧泉則因患上肺癌,先後離世。之前大姐負責打理家務,而細姐則負責廚房煮食,各有分工。她兩對家人照顧無微不至,每逢下雨天,便會準備雨傘給外出家人,以免家人濕身受凉。抗日戰爭一家人走難離開香港,大姐更負責背着她的一名小弟弟,長途跋涉跑到廣西。」(引述自生果報)

而家族另一成員伍步剛則指:「兩名家傭盡忠職守,協助母親打理家務,並帶大他們六名兄弟姊妹,恍如自己親人,不幸兩人分別患上癌症而去世。所以今次捐款 2,000萬元給浸大癌症研究中心,並以她們名字命名作紀念。」

如此僱傭如親人關係,今天香港可說不可能看到,回首以往,究竟,香港人與人之間關係、僱主和員工關係,隨著時間是進步了,還是倒退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