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壹週刊》日前的號外中報道,李家傑為求可以未婚生子,曾向一名香港人工生殖名醫求救,之後該名醫更曾找來多名相熟的婦產科名醫開會,研究以人工受精、試管嬰兒、甚至以代母方式達成李公子願望,當李仟子決定找代母產子後,醫生團隊更為他搜集代母資料,並不時作出滙報,若以《人類生殖科技條例》中規限,如此做法已等同參與本地或海外商業代母安排商議,絕對有犯法之嫌,而生果報引述醫委會轄下道德委員會主席的謝鴻興說法,「在本港任何人收受利益下教唆或協助他人進行有關商業代母安排,涉嫌違反刑事罪行,現階段應由交由警方調查」。

謝鴻興又對生果報說,「成件事唔存在一個病人,唔係有女人生唔到仔,但就製造咗三個冇媽媽嘅 BB;就算冇利益,參與嘅醫生都有道德上問題」,又表明「若經警方調查後,醫委會獲得更多資料,亦可以對有關醫生展開研訊」。

若以謝醫生說法,李公子縱使可置身法網之外,協助他的醫生團隊,是否未有違法,頗有商榷之處,特區執法當局,會否介入調查?還是當中甚麼也沒有發生,含混了事?若主角不是李公子,特區政府態度又會否如此?

還有,連身為資深大狀、當年有份參與制訂人類生殖科技規管事宜的立法會議員余若薇也對生果報說:

「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及律政司有責任釐清相關法例,「要講清楚呢件事」,否則會令人擔心政府選擇性地執法,「有啲人冇事,有啲人有事」,但根據法例,在本港及海外安排商業代母產子屬違法,建議市民不要嘗試。」

按余若薇說法,李公子是否沒有違法,還是未知數,正如朋友大狀A說,之前梁智鴻說法例不規管港人在海外聘用商業代母,或許當時他們研究法例目的真是如此,可是法例法律效力,是否可引伸至禁止港人在海外聘用商業代母,則是另一回事,要由律師、法院去判定,絕對不是由醫生去判定,正於法律有介定死亡定義,但一個人是否死亡,該由醫生去決定,而非律師去決定!

童工倒想看看,事情如何發展下去,政府又會如何處理?會否查查李公子及其一眾名醫軍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