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李家傑真的有其父四叔「風範」,當日四叔以法例沒規定樓宇跳層限制,自行為天匯頂層「命名」做88樓,弄出一場風波,今天李家傑以代母產子,會否觸犯《人類生殖科技條例》中,禁止商業代母的規定,同樣引起議論紛紛,昨日童工與不少人討論過,至今仍感疑惑。

雖然條例中寫明,任何人不得在香港或其他地方,為其他人提供商業代母,但熟悉法例的政界A說,法例只是禁止那些海外代母公司走法律的灰色地帶,先在香港成立中介公司,再跑到外國簽約及支付商業代母酬金,假如李家傑整個代母產子「大計」也是在美國進行,他便未有違法,看《明報》引述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主席梁永立所訪問,也合符A的說法:

「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制定的《生殖科技及胚胎研究實務守則》,規範本港進行的輔助生育,禁制一切商業性質的代母懷孕,即使是安排代母或刊登代母服務廣告均屬刑事罪行」

可是,正如研究生君留言所說,沒有違法並不代表完全沒有問題,研究生君提出的問題是:

「不過, 當呢幾位小朋友返到香港後, 香港法院是否承認這段父子關係, 這才是問題所在。因為若果承認的話, 即是話香港間接承認商業代母安排, 這便會與現有法例有所衝突。情況就好似香港是否承認外國合法締結的同性婚姻一樣, 似乎係要經過法院判決才可以解決有關爭議。」

不過B卻認為研究生君是過慮了,按我們那些精英官僚做事方式,他們一向不會自找麻煩,總之一切看文件辦事,「只要有個叫李家傑嘅人,話呢三個BB係佢個仔,佢又交齊美國方面法律文件,證明呢三個係美國出世嘅BB老豆係李家傑,咁文件齊晒就冇問題!若果有人投訴法律有灰色地帶就去搵食衛局,要打官司就去法庭!」

但C認為,就算李家傑沒有犯法,可是今次事件對社會傳達的訊息是,縱使有些行為,如商業代母產子,在香港是違法的,可是只要你是有錢人,找到門路在外國合法進行,甚至回港大事宣揚,也不會有人公開質疑,究竟以金錢用盡方法、以求達到個人欲慾,是否值得鼓勵?是否又是另一次鼓吹金錢萬能的事例?

還好《明報》訪問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助理教授衍空法師,倒是對今次事件講了句公道話,「要小朋友幸福,不是單是給他們金錢,也要考慮他們所得到的愛護,會否令他們覺得家庭不完整?會否令他們自覺從小無媽咪?」法師更暗示四叔恨抱孫,其實中了佛教所稱「三毒」:

「記者問衍空法師,李家傑不惜以人工方法自製「姻緣和合」,是否正中了佛教所稱「三毒」的「貪、嗔、癡」,法師笑言,「公子恨不恨抱子就不知道,但老爺恨抱孫就是事實」,暗示「貪、嗔、癡」者並非李家傑。法師又說,明白李家傑有自己的追求,「長期受李老爺的壓力,覺得傳宗接代、繼後香燈的觀念很重」,結果或因「以孝為先」,選擇以代母方式產子,亦無可厚非。」

不知篤信佛教李家傑,有否細味衍空法師的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