煲呔昨天發表的施報告,樓價議題佔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篇幅,可是他提出的措施,真的可以遏仰樓價?

昨天與從事地產的A談論這個問題,A說甚麼打擊發水樓立法,現在開始做,最快也要三、兩年才可以落實、到真的可以成功立法,又是另一個三、兩年,頭尾已是四、五年,那時地產商早已想到「破解」之法,更不要忘記,就算日後要用實用面積買樓,其實對地產商並無實質影響,只要人人也是用實用面積計呎價、同區樓盤呎價仍不會有大分別,因為地產商仍是盯著對手訂價,你仍然只可以在幾大地產商中選擇,正如A說,「好似飲可樂咁,你唔係百事、就係可口可樂,你根本仍然係冇得揀,所以地產商點都係你老闆!」

至於甚麼先租後買「置安心資助房屋計劃」,正如B說,未來數年只會推出5,000個單位,那只是政治上要頂住復建居屋的手法,「即係我唔畀個橙你,咪畀翻個桔你!」而且所謂先租後買,就算租住者最終不買房協的單位,他們拿了政府代為儲下的「首期」,只要他們要買樓,最終還是要被地產商賺錢?

童工問思想更前衛的C,怎樣才可以有效「打擊」樓價和地產商?C說今天那些所謂80後,根本是明左實右,既然不要做房奴,壓根兒就不應該想著政府資助買樓,他們要爭取的是嚴格租務管制,令樓宇不再是投資商品,再爭取政府放寬公屋入息上限,令更多人可以申請公屋、政府也要為低收入人士提供租金津貼。

可是童工聽完C的話,暗自慶幸沒有多少人會像C那麼激!怎樣說我也是納稅人,若政府照C的建議去做,我還要多交多少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