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近乎軟禁的手法,把劉曉波的太太劉霞斷絕與外界聯繫,只知道她該曾與獄中的劉曉波會面,通知他已獲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昨晚,最先是A通知童工,台灣的中央社發出了消息,說劉曉波得悉自己獲獎,忍不住哭了說,「這個獎首先是給六四亡靈的。」

再之後,劉霞及其友人,紛紛在twitter發佈了有關消息,據生果報引述呂京花的twitter:

「呂京花在 twitter貼文稱,劉霞昨晚探望劉曉波後回到北京家中,北京市公安一路跟蹤,還將劉霞的手機搞壞,令劉霞無法與外界聯繫。呂京花寫道:「當曉波見到劉霞時很慎重,心裏非常不安。」談到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曉波說『這個獎是給天安門亡靈』,說完就哭了」。」

劉曉波認為這個諾貝爾獎該是給六四英靈,而非給他本人,童工對這個說法,其實不感意外,全因劉曉波以往曾多次說過,他希望諾貝爾和平獎,可以頒發給天安門母親,從中可見,個人榮譽,對劉曉波而言,並不太重要,最重要的反而是國際社會對他認同理念追求的肯定,天安門母親,那代表著平反六四的理念,劉曉波認為天安門母親應該得到諾貝爾和平獎,與他得悉獲獎後為天安門亡靈而哭,那是一脈相承。

C說,他看到那些流亡海外民運人士,如魏京生批評劉曉波不夠資格拿諾貝爾獎,他就感到心痛,中國人,何時可以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

童工看到魏京生言論,再看劉曉波說,這個獎是給天安門亡靈,就明白劉曉波永平,又真的較魏京生高,然後,患末期肺癌的司徒華,縱使你不認同他的言行,到今天問他,對某天平反六四的功勞,仍是說「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要推動中國民主發展,我們,要有更多不計成功是否在我的人,只要,某天功成之日,只要有我存在就可以了,是否留名,可不大重要,正如那些六四無名英靈一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