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公佈的十大傑出青年,謝安琪擠身其中一員,按《明報》報道,那是固為她唱了《囍帖街》等有保育意識歌曲而獲獎。

童工無意月旦謝安琪得獎是否實致名歸,可是,若謝安琪得獎,那一直在她背後,堅持要她不唱那些時下流行情歌,要將謝安琪塑造為有社會意識的歌手的周博賢,是否更應該得獎?

還有,若謝安琪因為唱了像《囍帖街》一類歌曲而得獎,童工倒想問,更有時事及社會意識的my little airport又怎樣?

或許如A所說,甚麼十大傑出青年,畢竟也是建制的遊戲,即是,就是找些另類得獎者,也必須是合符建制價值的人,從大會首席評判、行政會議梁召集人振英說「他們的經歷振奮人心,相信香港後繼有人」,那個「後繼有人」,還不是跳不出建制的框框?

送上周博賢改編的「四面楚歌」及my little airport的「donald tsang, please di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