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被《明報》指其家族公司在政府推出打擊炒樓措施前,曾進行大宗物業買賣,他兒子擁有的公司,更以「摩貨」方式售出3伙YOHO MIDTOWN單位,但有關物業交易卻未有按行會成員申報利益指引,於14日內向行會申報。雖然劉皇發昨日發表聲明,指事件只是下屬一時疏忽下未有及時申報,為此向公眾致以深切歉意,而煲呔又發聲明力撐,「不認為他(劉皇發)有利用行政會議的資料圖利」,煲呔在聲明中,認為劉皇發沒有利用行政會議的資料圖利的理據如下:

「事實上,劉皇發議員持有購買上述物業公司的股份已在《登記》中清楚列明,而在行政會議討論土地及房屋議題時,劉皇發議員均有在會議上申報他持有投資公司從事土地及房屋買賣活動的利益,故此行政長官不認為他有利用行政會議的資料圖利」

當中涉及一個令童工深思的問題:劉皇發有在行會討論土地及房屋議題時,申報持有投資公司從事土地及房屋買賣活動的利益,是否代表沒有利益衝突?政界A說,近年不少人開始搞亂了一個概念:公職人員沒有申報利益,必定會構成有利益衝突之嫌,但反過來說,有申報利益,並不等於沒有利益衝突,就以劉皇發事件為例子,就算他有在行會討論土地及房屋議題時申報利益,但這並不代表他事後沒有利用這些資訊,從事樓宇炒賣而獲利!

A說公職人員設立利益申報機制,原意是增加透明度,也好令主事官員掌握公職人員利益背景,討論政策時可以避免出現利益衝突情況,所以當年做港英行政局議員,遇上有行局成員有利益衝突之議題,該成員除了要避席外,更連文件也不會收到,以免有瓜田李下之嫌,可是若利益照樣申報,又可以參與行會討論,利益申報反成了劉皇發的擋箭牌,因為他大可說我已申報了有關利益,按足程序辦事,那就再難以質疑我了!

童工不禁想,設若劉皇發按足行會要求申報清楚,但他及其家屬仍舊炒樓,那,是否代表沒有問題?申報制度會否反成利益衝突的護身符?

當然如B說,難道做了行會成員,就連炒樓也不可以嗎?是否有點不公道?但童工認為,既然要做行會成員為社會服務,就必須有所犧牲,若發叔認為炒樓賺錢重要,大可不做行會成員!總不成又要做婊子又要貞節牌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