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10.


據《壹週刊》日前的號外中報道,李家傑為求可以未婚生子,曾向一名香港人工生殖名醫求救,之後該名醫更曾找來多名相熟的婦產科名醫開會,研究以人工受精、試管嬰兒、甚至以代母方式達成李公子願望,當李仟子決定找代母產子後,醫生團隊更為他搜集代母資料,並不時作出滙報,若以《人類生殖科技條例》中規限,如此做法已等同參與本地或海外商業代母安排商議,絕對有犯法之嫌,而生果報引述醫委會轄下道德委員會主席的謝鴻興說法,「在本港任何人收受利益下教唆或協助他人進行有關商業代母安排,涉嫌違反刑事罪行,現階段應由交由警方調查」。

謝鴻興又對生果報說,「成件事唔存在一個病人,唔係有女人生唔到仔,但就製造咗三個冇媽媽嘅 BB;就算冇利益,參與嘅醫生都有道德上問題」,又表明「若經警方調查後,醫委會獲得更多資料,亦可以對有關醫生展開研訊」。

若以謝醫生說法,李公子縱使可置身法網之外,協助他的醫生團隊,是否未有違法,頗有商榷之處,特區執法當局,會否介入調查?還是當中甚麼也沒有發生,含混了事?若主角不是李公子,特區政府態度又會否如此?

還有,連身為資深大狀、當年有份參與制訂人類生殖科技規管事宜的立法會議員余若薇也對生果報說:

「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及律政司有責任釐清相關法例,「要講清楚呢件事」,否則會令人擔心政府選擇性地執法,「有啲人冇事,有啲人有事」,但根據法例,在本港及海外安排商業代母產子屬違法,建議市民不要嘗試。」

按余若薇說法,李公子是否沒有違法,還是未知數,正如朋友大狀A說,之前梁智鴻說法例不規管港人在海外聘用商業代母,或許當時他們研究法例目的真是如此,可是法例法律效力,是否可引伸至禁止港人在海外聘用商業代母,則是另一回事,要由律師、法院去判定,絕對不是由醫生去判定,正於法律有介定死亡定義,但一個人是否死亡,該由醫生去決定,而非律師去決定!

童工倒想看看,事情如何發展下去,政府又會如何處理?會否查查李公子及其一眾名醫軍師?


不論是希臘神話中,眾神之神的宙斯,拒絕給與人類文明發展最後的要素火,引致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偷偷把火交給人類,令他受到宙斯的懲罰,還是聖經創世紀中,神禁止亞當、夏娃偷吃伊甸園中善惡樹上的果子,令人有了分辯善惡的智慧。神話傳說、宗教典籍想傳達的訊息,無非是想提醒人,不要企圖超越神的地位、做神的事情,套用現代說法,人不要超越自然,以為可以掌握自然法則,甚至想利用人力改變自然法則。

以往,人類或許真的沒有能力改變自然規則,可是隨著科技發展,一切,已非不可能。童工早前與A討論李家傑以代母產子之事,A說或許在今年道德、倫理、宗教觀點,李家傑行為大家也難以接受,但隨著科技發展,必定會出現越來越來與傳統倫理道德相違背的科技出現,例如複製人、用人類肧胎製造可供移殖器官、甚至利用基因工程,可以控制人的生死,這些以今天科技來說,或許未能做到,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之後,一切,並非不可能出現,當某天人類科技發展到可以控制生死、甚至創造生命之時,人,已開始步入倫理、宗教認為屬於神的領域,人類不應超越,究竟,當科技發展與傳統倫理宗教發生矛盾之時,我們應怎樣取捨?

A說今天人類科技發展,已去到接近掌握部份神的力量的地步,我們今天或許還未能完全「創造」生命,但試管嬰兒、代母、甚至控制嬰兒性別基因、又或以基因工程「創造」新的動植物物種,例如那些不怕凍農作物、又或快速成長的物種,以應付人類粮食需求,這,已是貼近宗教認為神之領域。

人類科技發展,是否不應踏入屬於神之領域?

童工對A說,只有人類可以繼續發展科技、勇於踏入神之領域,我們才可以有機會知道,神,是否真正存在!


這是在網上找到的阿拉斯加奇怪巨型天線陣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昨日在立法會回應施政報告,期間與議員均引用網絡潮語「李氏力場」,這,又令童工想起日前與A的對話。

話說日前與A討論李家傑以代母生子引起科技發展與傳統道德倫理可能引發的衝突(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題目,只因說了太多有關李家傑的事,所以容許再談),童工言談間提及網民所說的「李氏力場」,又說有網民曾「創作」一篇在香港發現「李氏力場」基地的潮文,繼而笑說網民用子虛烏有的「李氏力場」諷刺地產商云云。

怎知A沉默了一會,很認真地對童工說,「李氏力場」並非是天荒夜談之事,現實世界中,真的存在著類似「李氏力場」的設施,不過那是美帝玩意,他還叫童工嘗試在Google中搜尋「HAARP」或「豎琴計劃」,就可以找到一些資料。

A和童工共同興趣,就是對某些超自然或政府的「陰謀論」計劃十分感興趣,而A涉獵才料和知識,又遠較童工多。童工按他的指示,搜尋「HAARP」、「豎琴計劃」資料,才發現、或許、這個世界、真的、有「李氏力場」存在!

所謂豎琴計劃(HAARP),其實是指美國空軍和海軍資助的「高頻有源極光研究計畫」(HIGH FREQUENCY ACTIVE AURORAL RESEARCH PROGRAM)簡稱「HAARP」,由於和豎琴英文HARP相似,所以又叫「豎琴計劃」。表面上按官方說法,HAARP計劃目的,就是透過包括阿拉斯加州 Gakona 軍事基地內設置180座天線及其他在美國本土其他地方的發射設施,向電離層發射短波電磁波束,研究地球大氣中間層的粒子特性和氣象變化以及人工改變大氣層氣候,目的在於尋找和改善無線電波通信的途徑。

可是不斷有科學家質疑,HAARP根本不只是科學研究如此簡單,背後其實是美軍的非常規武器研究,除了用來干擾大氣通訊之外,更加是美軍實驗性氣候兵器,因為HAARP可以利用高頻電磁波束,對地球大氣的對流層、同溫層、中間層和電離層做成直接影響和作用,使電離層被加熱,繼而干擾地球大氣的對流層,借此影響、改變、甚至產生非自然氣候現象,甚至有「陰謀論」者指美軍正研究利用有關技術,嘗試改變地球大氣層的風向、以及大氣的溫度和密度,甚至是想借此摧毀颱風、又或使其風力逐漸減弱,希望可以做到「呼風喚雨」的效果!

這,不正是我們所說的「李氏力場」嗎?

原來,「李氏力場」並非完全不可能存在,假如你和童工及A一樣,相信「陰謀論」,「李氏力場」其實已在美帝領土實現了!


想不到李家傑真的有其父四叔「風範」,當日四叔以法例沒規定樓宇跳層限制,自行為天匯頂層「命名」做88樓,弄出一場風波,今天李家傑以代母產子,會否觸犯《人類生殖科技條例》中,禁止商業代母的規定,同樣引起議論紛紛,昨日童工與不少人討論過,至今仍感疑惑。

雖然條例中寫明,任何人不得在香港或其他地方,為其他人提供商業代母,但熟悉法例的政界A說,法例只是禁止那些海外代母公司走法律的灰色地帶,先在香港成立中介公司,再跑到外國簽約及支付商業代母酬金,假如李家傑整個代母產子「大計」也是在美國進行,他便未有違法,看《明報》引述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主席梁永立所訪問,也合符A的說法:

「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制定的《生殖科技及胚胎研究實務守則》,規範本港進行的輔助生育,禁制一切商業性質的代母懷孕,即使是安排代母或刊登代母服務廣告均屬刑事罪行」

可是,正如研究生君留言所說,沒有違法並不代表完全沒有問題,研究生君提出的問題是:

「不過, 當呢幾位小朋友返到香港後, 香港法院是否承認這段父子關係, 這才是問題所在。因為若果承認的話, 即是話香港間接承認商業代母安排, 這便會與現有法例有所衝突。情況就好似香港是否承認外國合法締結的同性婚姻一樣, 似乎係要經過法院判決才可以解決有關爭議。」

不過B卻認為研究生君是過慮了,按我們那些精英官僚做事方式,他們一向不會自找麻煩,總之一切看文件辦事,「只要有個叫李家傑嘅人,話呢三個BB係佢個仔,佢又交齊美國方面法律文件,證明呢三個係美國出世嘅BB老豆係李家傑,咁文件齊晒就冇問題!若果有人投訴法律有灰色地帶就去搵食衛局,要打官司就去法庭!」

但C認為,就算李家傑沒有犯法,可是今次事件對社會傳達的訊息是,縱使有些行為,如商業代母產子,在香港是違法的,可是只要你是有錢人,找到門路在外國合法進行,甚至回港大事宣揚,也不會有人公開質疑,究竟以金錢用盡方法、以求達到個人欲慾,是否值得鼓勵?是否又是另一次鼓吹金錢萬能的事例?

還好《明報》訪問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助理教授衍空法師,倒是對今次事件講了句公道話,「要小朋友幸福,不是單是給他們金錢,也要考慮他們所得到的愛護,會否令他們覺得家庭不完整?會否令他們自覺從小無媽咪?」法師更暗示四叔恨抱孫,其實中了佛教所稱「三毒」:

「記者問衍空法師,李家傑不惜以人工方法自製「姻緣和合」,是否正中了佛教所稱「三毒」的「貪、嗔、癡」,法師笑言,「公子恨不恨抱子就不知道,但老爺恨抱孫就是事實」,暗示「貪、嗔、癡」者並非李家傑。法師又說,明白李家傑有自己的追求,「長期受李老爺的壓力,覺得傳宗接代、繼後香燈的觀念很重」,結果或因「以孝為先」,選擇以代母方式產子,亦無可厚非。」

不知篤信佛教李家傑,有否細味衍空法師的話?


昨天與朋友談論最多的話題,當然是《東周刊》報道四叔長子李家傑跑到美國「借肚生子」,為四叔一索得三男孫,雖然這畢竟是一場「喜事」,可是童工仍不禁疑惑,李家傑真的如報道所說,為了要圓父親「抱孫」心願,所以跑到美國找代母產子?童工還記得,以往我們常常用「愛情結晶品」去形容夫婦新生命,小孩來到這個世界,代表著一段愛情、一段關係的延續,曾經看過千百次不同故事中的相同對白:小朋友問媽媽/爸爸,為何要生我/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出來,那些「標準答案」必定是媽媽/爸爸相愛結婚,之後生了你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出來!(當然,也有一些「非標準答案」,例如答媽媽/爸爸也沒有打算生你出來,只是一時意外吧了!)

可是,若李家傑「信、仁、勇」長大後,問他的爸爸為何要生下他們三兄弟,他會怎樣答?難道答因為爺爺想要男孫,所以我就生下你三人作為圓爺爺夢想的「禮物」?

曾做過社工的A說,四叔有千萬身家,當然沒有人會質疑,他們日後能否好好照顧孩子,可是從社工角度,究竟大人為了自己個人意願,把孩子帶到一個不完整的單親的家庭、甚至孩子連自己母親也不知是誰,對孩子又是否公平?那並非有千億身家、可以為孩子請十個褓母可以解決的!香港法例十分保守,只容許不育夫婦委託代母懷孕,就是避免出現將孩子帶到一些不完整家庭,影響孩子日後的成長,換著今次事件主角不是四叔,而是某香港單身男子回內地找代母生子,恐怕被傳媒口諸筆伐外,甚至連政府也未必批准那孩子來港,先不要說借肚生子政府未必承認孩子地位,單是那孩子是非婚生子女,要來港又談可容易?還可以像「信、仁、勇」般,坐四叔私人飛機輕易入境嗎!

B叫童工不要多想無謂之事,「信、仁、勇」生於四叔之家,那是幾生修來之福,何來不公平?可是,童工還是有一點點同情這份「四叔的禮物」!


偉大祖國經濟力量縱使日益強勁,可是除了偉大祖國自己會沾沾自喜之外,外國政府、民營企業、以致民間社會,對偉大祖國的經濟成就,似乎一直不當作一回事,全因在他們眼中,偉大祖國所謂「經濟成就」,特別是涉及科技及知識產權範疇,無不是「抄習成家、盜版致富」,完全不當知識產權為物!童工最近看日本漫畫家弘兼憲史,在他的《社長島耕作》漫畫中,就有以下一段話:

「技術外流已到了無法抑制的地步。本來,一間企業擁有的技術,是其知識產權,其他企業不可擅自使用,可惜有一個國家不遵守這守則,那就是中國。中國人可能有種根深柢固的觀念,認為模仿他人的創意並非甚麼壞事,所以不單止工業技術、盜版書籍、電影,到現在仍十分猖獗,就連世博的主題曲也是盜用,世界各國應該向中國提出抗議,讓其明白何謂知識產權,並加以保護,可是,對各國而言,中國是個擁有龐大市場的國家,現在不能施以太嚴厲制裁。」

從弘兼憲史所言,外國人民及商界,豈會不知偉大祖國今天的山寨科技文化?以盜用他人知識產權為樂,人家不是不知,只是在商言商,不即時反擊,可是,人家就是看不起你偉大祖國產品,除了抄習之外,還有甚麼?又有多少偉大祖國原創知識產權,可令西方社會認同、甚至承認落敗、有所不及?

別的不說了,Iphone遊戲app中,Angry Birds可是最受歡迎遊戲之一,偉大祖國二話不說,來一個Android版的山寨Angry Birds:Pandas vs Ninjas,當中畫面、玩法九成九像Angry Birds,如此對待、無視Angry Birds的知識產權,外國企業及人民,又怎可能不輕視偉大祖國所謂「經濟成就」!一切,還不是以抄起家?

看這些圖片,是否和Angry Birds有九成相似呢?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林煥光昨日接受商業電台節目《政好星期天》訪問,直指香港男女平等問題,已由男強女弱,轉變為女強男弱,單是目前入讀大學的男女比例,已是 45比 55,高學歴男士越來越少,而低學歷男士的薪金無望攀升,再看看商舖店員十居其八是女性,男士要找低學歴服務性行業越來越難,林煥光直指如此男女地位逆轉,而男主外女主內觀念不變,必成社會問題,而在未來 10年、 20年不斷惡化,值得及早關注,否則小則男女離婚收場,大則爆發家庭暴力。

這個問題,童工也不得不承認,今天新一代男生,較之女生競爭力,真的是有所不及。不要說學歴差異等問題,早前任主管的朋友A說,他部門要請新人,面試的大學生,不論是視野、見識、思想等,明顯也是女生較男生成熟,甚至是他前一年聘請的畢業生,一年下來,也是女生表現較男生佳,A說那些男生給他的感覺是未定性、愛玩,不及女生專注和肯學,所以他今年仍是傾向聘女生做練習生。

雖然童工即時指A性別歧視,但A反駁,若不計性別,女生表現較男生好,若我仍要請男生,才是真正的「性別歧視」!

今天講實力的社會,男生要抬頭,不是靠林煥光,而是,男兒當自強!


童工昨晚如常上高登,怎知無法登入網頁之餘,更出現以下圖像及警告字句,甚麼?高登網頁怎麼成了Google認定的「已知的有害網頁!」因應童工Firefox的
安全設定,已經加以封鎖!

搞甚麼呀?!為何高登成了「毒網」?警告文字這樣說:

「有害網頁會嘗試安裝能竊取隱私資訊、利用您的電腦攻擊他人或破壞作業系統等的惡意軟體到您的電腦上。

某些有害網頁會故意安裝有害軟體到電腦上,但更多網頁是在連網頁擁有者都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有害軟體散佈的溫床。」

從Google解釋為何要封高登網站,因為在該站中發現了一些發放惡意軟件的網站連結,但又似乎找不到高登有直接發放惡意軟件!那Google又為何要說高登是「有害網頁」,加以封鎖?

這是google的解釋

也是關心今次事件、熟悉IT的A說,這可以反映Google近年監控散佈惡意程式網站是越來越嚴格,就算那網站不是「播毒」元兇,但懷疑有人借你那兒播毒,一樣是「有殺錯、冇放過」!結果出現不少誤殺無辜事件,這在外國早已不是新聞,只是今天連高登也「中招」,童工才會忽然大驚小怪!

B在電郵中揶揄,高登根本就是「毒網」一個,那兒是毒男天下,Google可沒有封錯!

童工只望高登盡快向Google方面澄清,我不想每次上高登,也看到由Google提供那警告字句!

高登其中一個相關討論:仆街仔林祖舜竟然係forum6放毒!


社運人士楊匡因在中聯辦外示威,要求釋放揭露內地豆腐渣工程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的譚作人,期間另一示威人士雷玉蓮高舉一袋豆腐,遭警員警告勿掟入中聯辦,否則會即場拘捕,楊因出手阻擋,抓去該女警肩章,並抓傷她右前臂,結果昨天被判襲警罪成,入獄14天。

拉破一名女警肩章,抓傷她的手臂,要判監14天,正如A說,我們真的不想質疑香港司法制度、更加不想隨便將法庭任何判決,拉到甚麼有人有特權、專打壓社運人士之上,可是假若楊匡判監14天是「公平」判決,那在鏡頭前公然掌判感化了事摑警員、以前又有襲警前科的包致金姪女,卻只判感化令及罰款,這兩個判刑放在一起,要平民百姓相信「法庭是公平、法律是公正」這句話,又是否有點困難?

究竟作為司法機構之首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是否知道,市民對法庭公平、公正的信心,就是被這些低級法院法官判決,一點一滴地磨蝕!


中文大學早前因為在校內擺放民主女神像,鬧出一場風波,校內那些保守管理層、以及一些保守校友,企圖力阻女神入校,幸好在輿論及市民壓力下,這些人的行動無法落實,民主女神像仍得以在中大內展示,可是那些保守及親政府力量,又豈會甘心?《獨立媒體》一篇「《中大校友》新民女專輯河蟹異議」,揭發《中大校友》那個所謂新民女的專題報道,曾經訪問的校友張耀良大律師 ( 79祟基哲學 ),可是他的批評意見,或許因為某些人認為「太激」而被刪除,據張接受《獨立媒體》訪問說,他曾反對删改,但仍被人「河蟹」掉:

「筆者以電話訪問張耀良校友,他指出,在五月初中大學生會公開表示希望將新民女搬入中大時,校方在六月二日發表「政治中立」論,拒絕新民女進校,張校友當時感到十分反感,認為這個中立是虛假的,而是「政治正確」、「政治自保」及「政治自律」。張校友於是電郵校友會及校方表達意見。他一直沒有收到回應,直至近來收到來電,說《中大校友》希望訪問他的看法,張校友樂意接受。後來收到初稿,卻刪去很多他認為重要的批評意見。張校友於是自行動筆修改,再傳回編輯部,結果在收到終訂稿時,其反對意見依然全被刪去。編輯一方說已沒有時間修改,張校友憤而要求《中大校友》不要刊登其訪問,因此今期《中大校友》第14頁,明顯是預留了一格作為刊登訪問,在張校友拒絕刊登後,排版方面將原來第15頁沈祖堯校長的信件作跨頁處理。」

但更令童工不恥的是,作為《中大校友》總編輯的梁天偉,面對被訪者質疑他們刪改訪問內容,竟對生果報記者說:「鍾意就睇,唔鍾意就算數!」即是,被訪者所說是否在報道中全面報道並不重要,我要說甚麼就說甚麼,我要封殺你的言論就封殺你的言論,反正「鍾意就睇,唔鍾意就算數!」

中大,也有新聞系吧!這就是新聞的他媽的「原則」!

還有《中大校友》編輯委員會還有張宏艷、香樹輝、黎廷瑤、潘啟迪、盧覺麟這些中大名人,中人新聞系是否就是教曉你們如何去封殺反對者的聲音?

十月 2010
« 九月   十一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7,14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