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10.


假若說香港有仇富的情緒,其實從另一角度看,香港也有人會歧視低下層,當然這絕對是不該發生的事,可是,有時候,又難免令不少香港人覺得,我們幫助低下層是應該的,但,那又是否代表整個社會也欠了他們的呢?看《明報》報道:

「近年財政預算案主要目標為「抒解民困」,七旬獨居領綜援婦未能受惠於近年以「抒解民困」為目標的財政預算案,直接享受當中的公屋租金及差餉豁免。她早前由小額興訟至高院,昨獲高院裁定上訴得直。高院法官任懿君認為貧窮人士在綜援金外應得更多資助,下令社署須向婦人賠償2397元。若以全港15萬戶公屋綜援戶計算,社署或需根據此案例向全港公屋綜援戶賠償1.47 億元。」

童工相信,未必所有領取綜援人士,也如報道中的事主,事事也認為應份拿盡一切的福利,查政府財政預算案,由2007-2008年度開始,差不多每年政府也為領取綜援、高齡津貼及傷殘津貼的人士,發放額外津貼,金額相當於一個月的綜援標準金額、高齡津貼或傷殘津貼,即所謂「雙糧」。比對那些低收入人士,綜援受惠者已算很不錯了,可是仍有人要為未能享受當中的公屋租金及差餉豁免,到法庭投出訴訟,或許法理上說得過去,人情上又是否合理?對那些低收入人士,又是否公道?

為了個人利益,令社會對要為勢所迫拎綜援人士產生負面看法,這,又是否自私行為?

廣告

周六,街外下著大雨,與A和B躲在咖啡室中談天,由李浮雲得主席竉幸面聖開始談起,言不及義,忽然A問童工,有沒有留意早前在Facebook及網上熱爆的某段消息,又說事件怎樣受到關注、繼而強調互聯網對今天社運動員如何效力宏大云云。童工知道A並非那些整天上網留意網上消息的人,更加不是80後一族(他反而是越來越近80歲後),他的觀點相信也是人云亦云,所以忍不住問A,究竟他從甚麼渠道知悉消息?究竟,A是否從互聯網得悉事件?

A深知童工明白他是甚麼「材料」,也不好意思抵賴,直認是從報章轉載得知,但他強調自己事後也有在網上、Facebook搜尋有關資料云云。

一直未有加入討論的B忽然說,2000年科網股爆破前,曾經有不少所謂資深投資界老手,對那些搞科網公司,寄以厚望,雖然那些科網公司沒有賺到甚麼巨額盈利、更加是不斷「燒銀紙」,可是每一間公司,總有其宏大的願景,只要達到十分之一的目標,那足可以每年有以千萬、甚至上億計的收入了!可是,沒有盈利、沒有業積的科網公司,又怎可以自圓其說地證明自己的「價值」?結果就出現了不少相當奇怪的計算公司價值的「方法」,當中最「神奇」者,莫如眼球估值法:即每一個點擊,可以值80美元,網站價值,就以有多少點擊乘80美元計算,結果一個從未賺取一分一亳的網站,也可以被計算成值千萬美元的「金蛋」!

B說,今天回看那一段日子,自然是極端荒謬,可是在那個盲目吹棒科網股年代,就是有人相信,結果令泡沫越吹越大,甚至脫離了現實,即一間只會燒錢,不會賺錢的公司,又怎可能存活?假若看今天的所謂網絡民意,若這些「民意」是脫離了主流社會,根本無法動員到大部份群眾認同,繼而轉化成社會行動的動力,那些群組有一萬、兩萬人參與又如何,去到最後,若那一、兩萬人參與者,只有一、兩百人肯上街,那又有何用?這,又和當年那些科網股泡沬,有何分別。

童工不是IT專家,更不是如B般曾是科網股年代的參與者,但明白科網股歷劫之後,今天幸存而賺大錢科網公司是那一些呢?Google靠的是廣告、ebay、amazon靠的是傳統賣買生意,科綱世界要生存,暫時,還未可完全脫離主流傳統,或許,網絡民意也是一樣!


童工一直相信,醫者,理應是本著父母之心,救人才是最重要,其他的榮耀、功勞,只是次要的。可是,童工怎樣也想不到,香港的醫生,竟然因為有人所謂「截糊」醫治菲律賓挾持人質事件中受腦創傷的梁頌學,可以把這些白色巨塔中的紛爭外揚,還要不惜透過傳媒將事件鬧大,看《明報》的報道,竟以「內訌」來形容事件,兩大聯網醫院可以互爭,真的是不要臉!

「在菲律賓挾持人質事件中,醫管局為腦部創傷的梁頌學之治療安排出現內訌。頌學居於油尖旺區,按醫院分區入院指引,醫管局原先指派油尖旺區「龍頭」伊利沙伯醫院接收及治療頌學,但中途被屯門醫院「截糊」,在無通知伊院下改由屯門醫院腦外科主管方道生負責。伊院腦外科主管梁昌倫接受本報查詢時指出,伊院腦科團隊對臨時更改安排感失望,亦不理解醫管局為何不依指引辦事。」

真的,究竟我們那些甚麼醫療聯網中的所謂高層,他們究竟是為了救人,還是想為了爭功勞、爭曝光、再借此爭奪資源?

然後,童工又想起手塚治蟲的《怪醫秦博士》,手塚作為醫生,深明醫學界的黑暗一面,以秦博士這名無牌醫生,向醫療制度只求名譽,忘記醫生何以為醫生、醫生天職是甚麼、不是為了做名醫作出控訴,直到今天,仍有其現實意義,這又豈不是說明,醫學界中的利益爭奪,原來,這麼幾十年來,不論地域時空,也未有改變!

童工想,究竟,是救命重要,還是由那一個聯網團隊去救人重要?童工看到醫管局不同醫院中的腦科主管,竟可以為了今次事件和治療,不惜向傳媒互相數落同行,那,又豈不是醜態百出?

真的希望香港醫生,可以看看黑澤明的《赤鬍子》!


童工又收到經常「通報」內地奇聞怪事的朋友A電郵,內附一條超連結,那是一側內地網上廣為流傳的故事:一名山西煤礦老闆,他帶了10萬元現金,與朋友四人到酒店內名牌食店豪花消費、要吃最豪華的延席,可是結帳時帳單竟要20萬元,那煤礦老闆要求以信用咭付帳,但酒店方面表明只收現金,結果那煤礦老闆一氣之下,叫人用兩部車裝滿了面值1元人民幣的10萬元現金到酒店,要店方遂張點算以洩心頭之恨。

童工對這些偉大祖國網上故事,一向是半信半疑,全因弄虛作假者太多,可是有內地網民引述向酒店的相關查證,承認真有其事,更有人把帳單貼出來,證明那個媒礦老闆真的與朋友一次吃掉了20萬!

朋友A也是在內地工作的人,他明白內地請客吃飯的豪花作風,可是一頓四人飯局吃掉20萬,他也是聞所未聞,更不要說,事件主角是媒礦老闆,今天胡主席、溫總理不是說要整頓那些唯利是圖、罔顧人命的黑心煤礦老闆?何以仍有人敢豪花20萬請客吃飯?

偉大祖國今天境況,就如杜甫詩所說「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如此情景,中共老一輩領導人,該不會陌生,他們當年要推翻的國民政府、那時候社會狀況、那些勾結官員的商人,如何紙醉金迷地豪花享受,貧窮者只能不斷受欺壓,與中共今天管治下的中國,何其相似!

童工只望這是另一則網上的「假新聞」,若然是真的,中共,會否想想,他正步著當年國民黨後塵?更可悲的是,最終苦了的,仍是平民百姓!


前晚香港破紀出現2.5萬次閃電,但同一時間,香港不少地方均有市民聲稱看到有UFO出現。UFO(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這該是美帝的產物,怎麼會來到香港?

與A討論這個問題,他說昨日在網上看到不少這類照片,或許是燈光、又或許是球狀雷電,他可不認為那是UFO,可是某些照片,仍難以令人解釋,那,真的不是不明飛行物體?

相信有UFO的B說,其實人類看到UFO沒有甚麼大不了,因為篤信UFO的人認為,地球每天也有無數UFO進出,只是我們未有抬頭留意吧了,美帝,早已知道有UFO和外星人的存在!只是很多所謂理性的人,不相信吧了!

童工曾看過一本書,《The Day After Roswell》,那是由一名自稱有份處理羅兹威爾事件的美軍退休上校Philip.J.Corso所寫,他在書中肯定羅兹威爾事件,真的有外星飛碟墮下,美軍更將當中技術交給相關軍工供應商,今天我們的電腦、隱形戰機科技、其實是來自外星逆向技術轉移!

這究竟是真是假,童工也不深究,反正,信則有,不信則無,而且,童工最近才見識過,外星人或許未必如此可怕,人心,才是更可怕,可以將事實蒙閉、蠱惑人心,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卻有人會當他們是知心友!與外星人比較,或許人會更加可怕!

不如看看當年Philip.J.Corso的訪問:


因菲律賓人質事件,煲呔一個給菲律賓總统的電話,引發一場香港是否有「次主權」的風波。之前沈旭暉寫了一篇反駁阮次山說香港沒有「次主權」的文章,結果引來劉迺強等人反駁,想不到連中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也加入戰團,在《信報》撰文,題為《「授權」還是「次主權」》反駁次主權論。

童工看看完佳叔的「大作」,簡單點說,他的立論其實十分簡單,那就是他沒有否定煲呔打電話給菲律賓總統,有其一定的依據,套用他所說,那叫「特事特辦」,但絕不能說那是叫「次主權」:

「需要指出的是,特首在港人危急的情況下利用他作為亞太經合組織的香港代表所建立起來的與一些國家的領導人的人際關係致電菲律賓總統,是他身為香港特首對港人負責任的應有之義。此舉不但得到港人的接受,也為菲律賓總統所接受。後者事後亦就未能迅速接聽特首來電而致歉。特首此舉乃因時制宜、特事特辦的行動,絕對不應與所謂「次主權」連結在一起。」

更甚者,他認為「次主權」這一概念,連討論也不可以,因為會令人覺得想削弱偉大祖國對港行使主權:

「只提出香港擁有所謂「次主權」的論點,會令一些人覺得有人意圖削弱中國政府的對港主權、有人有意將香港搞成為獨立政治實體、有人希望香港可以取得部分外交權力、有人藉機迫使特區政府做一些超越其在《基本法》下獲授權力的事及在特區政府做不到時予以抨擊、有人試圖鼓勵外國介入中國內政等等。無論如何,這種種可能出現的猜疑及其所產生的政治衝擊,對香港的政治穩定、中央與特區關係、甚至中國的國際關係,都會造成不利的影響。」

但童工認為,作為學術、民間討論,又有何不可?若因政治原因,不能討論「次主權」,那童工倒想問一問,香港學術界、民間社會,可否討論中國實行聯邦制、多黨制?若以佳叔邏輯,那是絕對不可,全因那不只是挑戰《基本法》如此簡單,而是挑戰中國憲法、公然挑戰「四個堅持」中的堅持共產黨領導,作為學者出身的劉兆佳,他又是否知道自己為了討好中共,正在毁滅學術自由?

但更叫童工失望的是,作為自稱可以代表80後學者的沈旭暉竟然「縮沙」,不作反擊,他回應《明報》時說:

「劉兆佳鴻文見報後,本報記者曾試圖向沈旭暉「追回應」,但他表示,由於坊間的「誤會」這麼大,為免再生事端,他不會再在公眾場合包括報章專欄使用這個惹火字眼,希望可以回歸學術討論,亦不會再撰文反擊任何人。看來,劉兆佳鴻文的目的已達。」

這,又豈是堅持學術自由學者應有的態度?


眾所周知,任何國家對飛機師的要求也是十分嚴格,必須有合符相關飛行考核和資歷,才可以成為合格機師,其間又有定期覆核其表現及身體狀況,有不符要求者必定命令停飛,全因機師負上了全機乘客生命安全,若有任何失誤,那是犧牲以百計人命的代價!可是有傳媒引述內地《第一財經日報》報道,早前內地發生的伊春空難,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機師錯誤導致,更揭發於2008年到2009年,民航局對民航系統的機師資歷進行全面檢查,竟然查出大堆飛行經歷不實,甚至飛行經歷造假的機師,人數竟多達200多人!當中深圳航空就有103人,這些機師不是假造履歷,就是虛報履歷!

民航總局長李家祥為此要求全行業的安全大檢查,又要求各地區管理局在9月15日前完成完整詳細的檢查報告,重新進行資歷檢查,而且不但要求重點檢查飛機師,尤其是機長包括教員,還要檢查機務、空管、運行簽派等技術人員的資歷,任何達不到標準的人,要進行補課,又或降低技術等級和崗位等級等處理,甚至要調離關鍵崗位。

童工只是感嘆,偉大祖國要與外國接軌、要超英趕美,硬件建設,從來沒有人懷疑偉大祖國的能力,係要中共建一兩個可以和紐約、東京比併超級商業中心,偉大祖國絕對可以應付自如,上海已是一個好例子:摩天大厦、磁浮列車,偉大祖國怎會輸蝕於美帝英帝日本鬼子,可是去到軟件、制度、監管規章以至專業人才質素?偉大祖國還是望塵而莫及!

我想,全世界所謂先進經濟國家,也不可能讓造假資歷的飛機師駕駛飛機吧!這,恐怕只在一些第三世界地區、以及偉大祖國才會發生吧!

這,又豈不提醒那些只懂唱好偉大祖國的拍馬屁傢伙,他們口中強盛偉大祖國,與外國比較,還是大大不如呢!不要再盲目吹捧了!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昨天在深圳罕有地高調單獨接見了長實主席李嘉誠。今天香港仇商情緒不斷上升,對地產商更不見得如何支持,胡錦濤卻來一個政治反高潮式接見李超人,更在鏡頭前說:「不管時間長短,我總是要見一見李先生」,又希望李嘉誠繼續發揮影響力,為粵港深港合作、保持香港繁榮穩定及國家改革開放作更多貢獻,那,又豈不是對李超人面上貼金?

政界A說胡總書記如此做法,不論其背後有何政治目的,從客觀效果而言,那已令香港人覺得,北京是支持李嘉誠,否則怎可能單獨與他見面?不要忘記,胡總掌權至今,從未單獨公開見過香港任何「大孖沙」,李超人可是第一人,得此榮耀竉幸,特區看風駛舵之權貴,又豈會不看北京之行動,認定李超人得中央支持?日後李超人月旦政事的言論,又豈會不為那些建制派政黨、討好北京所謂商界代表、以及官府中人的重視?這又豈不和今天香港民意,要求遏仰商界特權和剝削,背道而馳?

胡總書記以共青團出身,一向給人的感覺是不向商界賣帳,今次他如此重視李超人,那政治上做成的壞影響,相信連胡總書記自己也想像不到,那,等同為香港人深痛惡絕的官商勾結開綠燈!連中共胡總書記也「肯定」了李超人的「貢獻」,其他蟻民,可以說甚麼呢?

當然,也有如B說,胡總書記今次做法,也有可能是明棒實壓李超人,阿爺給你如此政治上的榮耀,那麼,李超人就要好好聽中央「指示」行事,不要再亂說亂動,企圖在港搞小動作了!

不過,無論如何分析胡總今次見李超人,從平民百姓如童工所見,肯定是對李家王國利大弊,若是發生如封建皇朝,皇帝親自接見一方大商家,以金口肯定其對一方之貢獻,等同得君王支持,那又與將香港變成李家之城,有何分別?

中共,總愛為香港「添煩添亂」!


早前成龍因被指未有兌現對四川地震的北川中學重建捐款承諾,將《大兵小將》的部分票房捐助援建北川中學,鬧出好一陣風波,當時北京成龍慈善基金會秘書長黨群解釋,全因成龍還沒有拿到《大兵小將》的分紅,令善款無法捐助北川中學重建,可是看過有關消息的朋友A卻不以為然,認為是難以置信,事關以成龍的身家,三兩億是走不掉,真心想行善,先行捐助一千數百萬絕對是他能力範圍之內,又何需等到《大兵小將》分紅落實才捐款?需知災區重建是分秒必爭,正常人也知道,重建災區是刻不容緩,又豈能等你的電影分紅到了口袋,才落實捐款數目?成龍,究竟是否真心想捐款給四川重建?

今天《明報》又引述《南方都市報》的報道,指北京成龍慈善基金會,早前曾在網頁上公佈援助四川地震的1500萬元人民幣,除已公布的1000萬聯合捐助外,餘下500萬元仍未交代,傳媒發現2008年5月13日成龍與楊受成曾以成龍、楊受成基金的名義,聯合捐助了1000萬,但另外的500萬捐款卻無處可尋,網頁上也無清晰說明捐款去向,北京成龍慈善基金會秘書長黨群再解釋,由於捐款是於基金會成立前捐出,故未有經過基金會,而500萬捐款全部都會用作與地震相關的重建項目,捐款用途亦即將公布。

內地傳媒對名人捐款是如此不信任,那是絕對有跡可尋,全因有太多內地、甚至港澳「名人」,面對傳媒求出名,不惜搶著認捐,事後卻賴帳不認,童工曾看過內地傳媒報道,某個慈善晚宴上,當地幹部為現場所有承諾捐款拍照,全因不少名人對著記者說捐款,之後卻不認帳,只好拍照作為證據!

若連慈善捐款也要弄致這個田地,我們中國人所謂樂善好施、為富者廣施恩澤以求回報社會傳統,是否已蕩然無存?當一個社會、民族連慈善工作也變成沽名釣譽、可以反口不認之時,這又是怎樣一個民族、怎樣一個社會?

這,值得我們反思!


田北俊在《明報》撰文,批評社會出現仇商情緒,全因政府坐擁2.2萬億外匯儲備,卻不肯拿外匯儲備投資回報來扶貧,結果社會將怨氣發洩在商界身上,實情商界也是代罪羔羊云云。

政界A說,若田少所言是發自真心、也真的代表商界看法,那,香港出現仇商情緒,真的並不寃枉,全因商界人士,原來去到今天,仍然不知為何社會上有這麼多人「仇」他們,那些人究竟「仇」他們甚麼,仍然以為,一切,可以「派錢」了事,當中隱含著的「財大氣粗」思維,「即係田少覺得,你地香港人仇商,都係因為唔抵得商界有錢,你地自己生活就冇改善,咁咪仇視商界!咁我咪叫政府還富於民!」

若然田少及他的商界朋友真的認為,用「開倉派米」方法可以解決社會不和諧的仇富問題,誠於官僚B說,政府早已做了!君不見過去幾年,政府挖空心思、派電費、派綜援雙糧、公屋又免租,可是,社會矛盾有減少到嘛?沒有!仇商情況有減少嗎?不但沒有,反而上升!歸根究底,香港商界至今也不知自己錯在那兒,正如童工之前所說,香港商界,就是給市民一眾「為富而不仁」的觀感和形像,這,才是仇商的根源。

工會C說,今天市民看到的,全是商界醜惡的嘴臉:工人要加數個巴仙人工,就企硬不加,可是盈利賺少幾個巴仙就批這批那,一時說政府幫助不足、營商環境困難、一時又說要加價;這邊廂自己買車買遊艇攬名模上周刊封面、那邊廂卻叫其他小市民要有刻苦精神,不要抱怨,要由低捱起,這,又怎會不令社會仇商?

童工認為,社會仇商,商界不要將責任推給政府,你們要拿政治、社會特權的時候,要保留功能組別、要走捷徑走後門找政府找北京告御狀,完全不理民意之時,只求保住自己政治經濟利益而沾沾自喜,到發現自己社會形像低落至此,卻不懂反省,反過來抱怨為何政府不做事、為何我成了代罪羔羊,單是這一點,已有足夠理由令市民仇商了!

香港那些商界人士,若真的想改善自己形像,不如看看他們的前輩、如何東、鄧肇堅、何添等上一代、甚至上幾代富豪,如何用自己財富為香港社會出力和捐獻,嬴得社會各界人士對他們的尊敬。

毛主席說過:「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商界要愛國愛港,倒該花點,細想毛主席這句話與香港市民為何仇商的關係。

九月 2010
« 八月   十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Blog Stats

  • 1,839,32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