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信報》林天悟寫《明報》將逐步把網站變成收費,事實上随著iPhone、iPad流行,Apple的app store消售模式漸為人接受,報章網上收費,已是大勢所趨,梅鐸的新聞集團旗下報刊,在app store 推出收費版,其他外國報章也正計劃仿效。

網上收費,增加報章收入,長遠而言,理應對得到讀者支持報章有利,作為報章主事者,為了吸引更多人肯網上訂閱,靠的是提高質素、又或加入新內容,這,又必須得到報章上下一心配合,縱使員工未必因此即時加薪出花紅,可是,總不成本末倒置,反過來要削減員工福利、甚至要員工「倒貼」來幫公司開拓網上賺錢的「鴻圖大計」吧!

可是在華人社會中,總可以找到這些荒謬的企業管理者,香港報業更加不乏例子。林天悟在文中說,《明報》網站要關門收費,竟研究對自己記者員工也「一視同仁」,考慮要收錢!童工原本以為不會成事,事關記者要上網查閱自己報紙,十之八九為工作,而且報館每天也有自己出版報紙取閱,大可拿回家細看,現在《明報》做法,等於叫記者貼錢打工?

不過,童工也太低估了張健波的能耐。《蘋果》李八方報道,有《明報》員工因不滿措施,找來高層「講數」,可是結果是遭高層「曉以大義」教訓:

「資訊有價為由,堅持人人都應該要畀錢嘅高層人士,則公告天下佢自己都現兜兜畀咗兩嚿幾水做訂戶,疾呼記者應該帶頭改變「不付鈔買資訊」嘅「食免費餐」心態。」

A聽聞那高層正是張健波,內容是來自他向內部發出公告。童工看完張波的「理據」,深覺他做傳媒高層,真的是很大「犧牲」,設若他做大狀,以其詭辯之材,恐怕足以和清洪等金牙大狀爭一日之長短!甚麼叫「不付鈔買資訊」?記者要「買」自己報紙的資訊,除非僱主有合理證據,那是百份百和工作無關,否則只要屬工作需要,由僱主支付開支,那是合情合理,若記者為了工作,要自己「付鈔買資訊」,那,誰才是真正在「食免費餐」?那是僱主還是僱員?

若張健波真的想「帶頭改變「不付鈔買資訊」嘅「食免費餐」心態」,而非想借機又向員工剝削,童工建議《明報》大可繼續要員工付費訂閱自己網站,但容許他們報銷有關開支,那不是既可以「帶頭改變「不付鈔買資訊」」,又不會被批評剝削員工,要人貼錢打工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