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程度上,童工,不會相信政客。

全因,某些政客言論,從來說出來動人好聽,實際上是蠱惑人心,將更多無辜的人,推向不可回頭的死亡地步。據生果報赧道,現居於香港的荷蘭史學家法蘭克( Frank Kikotter),研究 1958至 1962年的中國農村史,發現大陸農民在這 4年間「因過度勞動、受飢或遭毆打致死的人數,至少有 4500萬」,相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總人數只有5500萬比較,毛澤東搞一次大躍進,中國死亡人數,可以直追二戰記錄。

對中共而言,毛澤東肯定是功大於過,沒有老毛,怎會有今天的中共政權?可是在中共政權以外,老毛,又為中國人帶來了多少災難呢?設若,沒有這麼一個整天沉醉於無產階級天堂的「儍瓜」,硬要超英趕美、硬要實現他那不能實現的所謂社會主義「大躍進」,最終,會否令神州平民百姓,可以少點受苦、少點犧牲生命呢?

某年某月,A對童工說,他的上司,也曾是殖民地大學的「國粹派」,也對老毛想法,深信不疑,可是現實對他們說,老毛理念,只會令中國走向弱者越弱的境地,反而走資,卻是越走越有,那又豈不是說明,老毛那一套是不合時宜!

又如財經B說,老毛年代,要說英、美帝怕中共,怎樣也說不上,可是今天中共,對英、美帝財政影響力,較之於老毛年代,有過之而無不及,若論功而賞,老毛對「大躍進」災難,又豈能責無旁貸?為一己政治自瀆,這一切又是否值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