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說香港有仇富的情緒,其實從另一角度看,香港也有人會歧視低下層,當然這絕對是不該發生的事,可是,有時候,又難免令不少香港人覺得,我們幫助低下層是應該的,但,那又是否代表整個社會也欠了他們的呢?看《明報》報道:

「近年財政預算案主要目標為「抒解民困」,七旬獨居領綜援婦未能受惠於近年以「抒解民困」為目標的財政預算案,直接享受當中的公屋租金及差餉豁免。她早前由小額興訟至高院,昨獲高院裁定上訴得直。高院法官任懿君認為貧窮人士在綜援金外應得更多資助,下令社署須向婦人賠償2397元。若以全港15萬戶公屋綜援戶計算,社署或需根據此案例向全港公屋綜援戶賠償1.47 億元。」

童工相信,未必所有領取綜援人士,也如報道中的事主,事事也認為應份拿盡一切的福利,查政府財政預算案,由2007-2008年度開始,差不多每年政府也為領取綜援、高齡津貼及傷殘津貼的人士,發放額外津貼,金額相當於一個月的綜援標準金額、高齡津貼或傷殘津貼,即所謂「雙糧」。比對那些低收入人士,綜援受惠者已算很不錯了,可是仍有人要為未能享受當中的公屋租金及差餉豁免,到法庭投出訴訟,或許法理上說得過去,人情上又是否合理?對那些低收入人士,又是否公道?

為了個人利益,令社會對要為勢所迫拎綜援人士產生負面看法,這,又是否自私行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