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街外下著大雨,與A和B躲在咖啡室中談天,由李浮雲得主席竉幸面聖開始談起,言不及義,忽然A問童工,有沒有留意早前在Facebook及網上熱爆的某段消息,又說事件怎樣受到關注、繼而強調互聯網對今天社運動員如何效力宏大云云。童工知道A並非那些整天上網留意網上消息的人,更加不是80後一族(他反而是越來越近80歲後),他的觀點相信也是人云亦云,所以忍不住問A,究竟他從甚麼渠道知悉消息?究竟,A是否從互聯網得悉事件?

A深知童工明白他是甚麼「材料」,也不好意思抵賴,直認是從報章轉載得知,但他強調自己事後也有在網上、Facebook搜尋有關資料云云。

一直未有加入討論的B忽然說,2000年科網股爆破前,曾經有不少所謂資深投資界老手,對那些搞科網公司,寄以厚望,雖然那些科網公司沒有賺到甚麼巨額盈利、更加是不斷「燒銀紙」,可是每一間公司,總有其宏大的願景,只要達到十分之一的目標,那足可以每年有以千萬、甚至上億計的收入了!可是,沒有盈利、沒有業積的科網公司,又怎可以自圓其說地證明自己的「價值」?結果就出現了不少相當奇怪的計算公司價值的「方法」,當中最「神奇」者,莫如眼球估值法:即每一個點擊,可以值80美元,網站價值,就以有多少點擊乘80美元計算,結果一個從未賺取一分一亳的網站,也可以被計算成值千萬美元的「金蛋」!

B說,今天回看那一段日子,自然是極端荒謬,可是在那個盲目吹棒科網股年代,就是有人相信,結果令泡沫越吹越大,甚至脫離了現實,即一間只會燒錢,不會賺錢的公司,又怎可能存活?假若看今天的所謂網絡民意,若這些「民意」是脫離了主流社會,根本無法動員到大部份群眾認同,繼而轉化成社會行動的動力,那些群組有一萬、兩萬人參與又如何,去到最後,若那一、兩萬人參與者,只有一、兩百人肯上街,那又有何用?這,又和當年那些科網股泡沬,有何分別。

童工不是IT專家,更不是如B般曾是科網股年代的參與者,但明白科網股歷劫之後,今天幸存而賺大錢科網公司是那一些呢?Google靠的是廣告、ebay、amazon靠的是傳統賣買生意,科綱世界要生存,暫時,還未可完全脫離主流傳統,或許,網絡民意也是一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