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一直相信,醫者,理應是本著父母之心,救人才是最重要,其他的榮耀、功勞,只是次要的。可是,童工怎樣也想不到,香港的醫生,竟然因為有人所謂「截糊」醫治菲律賓挾持人質事件中受腦創傷的梁頌學,可以把這些白色巨塔中的紛爭外揚,還要不惜透過傳媒將事件鬧大,看《明報》的報道,竟以「內訌」來形容事件,兩大聯網醫院可以互爭,真的是不要臉!

「在菲律賓挾持人質事件中,醫管局為腦部創傷的梁頌學之治療安排出現內訌。頌學居於油尖旺區,按醫院分區入院指引,醫管局原先指派油尖旺區「龍頭」伊利沙伯醫院接收及治療頌學,但中途被屯門醫院「截糊」,在無通知伊院下改由屯門醫院腦外科主管方道生負責。伊院腦外科主管梁昌倫接受本報查詢時指出,伊院腦科團隊對臨時更改安排感失望,亦不理解醫管局為何不依指引辦事。」

真的,究竟我們那些甚麼醫療聯網中的所謂高層,他們究竟是為了救人,還是想為了爭功勞、爭曝光、再借此爭奪資源?

然後,童工又想起手塚治蟲的《怪醫秦博士》,手塚作為醫生,深明醫學界的黑暗一面,以秦博士這名無牌醫生,向醫療制度只求名譽,忘記醫生何以為醫生、醫生天職是甚麼、不是為了做名醫作出控訴,直到今天,仍有其現實意義,這又豈不是說明,醫學界中的利益爭奪,原來,這麼幾十年來,不論地域時空,也未有改變!

童工想,究竟,是救命重要,還是由那一個聯網團隊去救人重要?童工看到醫管局不同醫院中的腦科主管,竟可以為了今次事件和治療,不惜向傳媒互相數落同行,那,又豈不是醜態百出?

真的希望香港醫生,可以看看黑澤明的《赤鬍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