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俊在《明報》撰文,批評社會出現仇商情緒,全因政府坐擁2.2萬億外匯儲備,卻不肯拿外匯儲備投資回報來扶貧,結果社會將怨氣發洩在商界身上,實情商界也是代罪羔羊云云。

政界A說,若田少所言是發自真心、也真的代表商界看法,那,香港出現仇商情緒,真的並不寃枉,全因商界人士,原來去到今天,仍然不知為何社會上有這麼多人「仇」他們,那些人究竟「仇」他們甚麼,仍然以為,一切,可以「派錢」了事,當中隱含著的「財大氣粗」思維,「即係田少覺得,你地香港人仇商,都係因為唔抵得商界有錢,你地自己生活就冇改善,咁咪仇視商界!咁我咪叫政府還富於民!」

若然田少及他的商界朋友真的認為,用「開倉派米」方法可以解決社會不和諧的仇富問題,誠於官僚B說,政府早已做了!君不見過去幾年,政府挖空心思、派電費、派綜援雙糧、公屋又免租,可是,社會矛盾有減少到嘛?沒有!仇商情況有減少嗎?不但沒有,反而上升!歸根究底,香港商界至今也不知自己錯在那兒,正如童工之前所說,香港商界,就是給市民一眾「為富而不仁」的觀感和形像,這,才是仇商的根源。

工會C說,今天市民看到的,全是商界醜惡的嘴臉:工人要加數個巴仙人工,就企硬不加,可是盈利賺少幾個巴仙就批這批那,一時說政府幫助不足、營商環境困難、一時又說要加價;這邊廂自己買車買遊艇攬名模上周刊封面、那邊廂卻叫其他小市民要有刻苦精神,不要抱怨,要由低捱起,這,又怎會不令社會仇商?

童工認為,社會仇商,商界不要將責任推給政府,你們要拿政治、社會特權的時候,要保留功能組別、要走捷徑走後門找政府找北京告御狀,完全不理民意之時,只求保住自己政治經濟利益而沾沾自喜,到發現自己社會形像低落至此,卻不懂反省,反過來抱怨為何政府不做事、為何我成了代罪羔羊,單是這一點,已有足夠理由令市民仇商了!

香港那些商界人士,若真的想改善自己形像,不如看看他們的前輩、如何東、鄧肇堅、何添等上一代、甚至上幾代富豪,如何用自己財富為香港社會出力和捐獻,嬴得社會各界人士對他們的尊敬。

毛主席說過:「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商界要愛國愛港,倒該花點,細想毛主席這句話與香港市民為何仇商的關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