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10.


中日釣魚台事件,隨著俄國日本屈服於天朝偉大祖國,釋放魚船船長詹其雄而告一段落,可是,故事尚未完結。日本國內的輿論批評政府向中方屈服,擔心助長偉大祖國氣焰,《讀賣新聞》及《朝日新聞》社論均認為,釋放詹其雄是為修補中日關係的政治決定,只會令外界以為日本面對壓力時會退縮。

更有趣的是,原來日本傳媒,也愛以「陰謀論」看問題。童工看到一個分析今次事件的日本時事節目,雖然童工不懂日文,但從節目畫面及有漢字字幕,大概也得知內容,那些日本傳媒認為,今次事件根本是中共早已策劃的打擊日本外交陰謀!那、夠驚嚇吧!

他們理據是從那霸拍到中國魚船船頭完好無缺,可是魚船返回中國,中國傳媒發放的照片,魚船船頭卻穿了一個洞,那是中共事後加上去,以顯示中國魚船受威脅遠大過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巡邏船!還有他們訪問日本學者,質疑正常魚民看到有武器的海上保安廳巡邏船,理應避開,怎會用民間魚船撞有武器的保安廳巡邏船?除非船長是「奉命」而行!

當然這些「陰謀論」,恐怕不用太認真看待!但童工又奇怪、連香港人也有些「陰謀論」,認為那是美帝要插手東亞策劃出來!即是,不要忘記,整個故事的開始,那是中國魚船撞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巡邏船,那是否說,其實船長是被美帝收買了,才去撞日本巡邏船,引起中日紛爭?恐怕不可能吧!還有中越為南沙主權爭拗,引致越南向美帝靠攏、又或北韓擊沉南韓軍艦,令美帝和南韓加強軍事合作,又是否美帝一手「策劃」?

童工不介意人反美帝,但也不要將美帝神化若此,彷彿美帝要插手那兒政局就可以通行無阻!美帝真的如此神通廣大,早該搞定了伊拉克和阿富汗!

童工始終相信,今次只是美帝外交「抽水」,中共為了面子,令美帝有機可乘撈一把外交油水!


偉大祖國因為倭國日本冒犯國力日長天朝大國天威,竟將在釣魚台撞到日本海上保安廳船隻的中國船長詹其雄扣押,更不知天高地厚要對他以倭國律法檢控之!偉大祖國人民誰不知,釣魚台是我偉大祖國聖神領土,先不要說金庸早已在「鹿鼎記」中考證,查鹿鼎公韋小寶早已發現該島、更曾長居於此而賜名釣魚島,更不要說偉大祖國人民、包括港英年代殖民地華人,也曾群起來保衛釣魚台、雖然在那十多廿年間,偉大祖國從未哼過半句,中共老祖宗毛澤東更要在倭人面前感謝他們侵華,否則沒有中共今天的江山,但怎麼說,偉大祖國人民早視釣魚台是中國的地方,縱使,中共一直未必如是想。

或許中共當今領導人認為他們已站起來了,所以溫總理可以企硬了、可以白日本人施壓了,日本人又真的讓步了,最終放了詹其雄、可是這一切又是否如《明報》訪問的北京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周永生教授所言,「在國家實質利益方面,絕對不能手軟和退讓,不能因「照顧大局」而不顧實質利益,「不顧實質利益,等於已經沒有大局」」,所以壓得到日本,取得「重大勝利」?

這幾天童工剛巧在日本,雖然看不懂日文,但當地英文報章總會看得懂,據日本英文報章報道,外務省早已預計可能出現最差外交及政治狀況,大不了像當年法國賣幻影2000戰機給台灣般,大陸關閉法國在廣州領事館,日本政府可不怕,他們真正怕的是大陸禁售稀土去日本,全因據日本英文報章The Asahi Shimbun 報道,日本最大稀土入口國是中國,稀土又是生產電動汽車電池、家電必須物料,單是豐田已用去入口一半,若偉大祖國真的禁止向日本出口稀土,對日本經濟打擊有多大?

更重要的是,日本企業擔心禁止出口擴大到鈽(cerium)這物質,那可是製造LCD、LED必須物料,若偉大祖禁止出口日本,恐怕不少日本家電生產商會面對極大危機!日本要向偉大祖國投降,又豈非無因?

可是今次事件,已令日本看清楚,「我們最怕中國是甚麼」,經過今次事件,已有日本企業向越南等國埋手買稀土,減少中國對他們的影響力,Panasonic及sharp更開始研發新物料及技術,令他們日後無懼再被偉大祖國掌控生產命脈。

一次危機,令倭國可以看清楚日後要做些甚麼,才可以不再怕中國,中共今次做法,縱使一時間似乎嬴了,可是給與對手補咎缺失、杜絕中共日後再威脅他們死穴的機會,日本是輸了,還是嬴了?


新聞透視之電子書Part 1 of 2

新聞透視之電子書Part 2of 2

童工昨天才才說過,出版數碼化是大勢所趨,報刊、雜誌早晚也會以網上出版和收費為發展大趨勢,可是昨晚看新聞透視節目「電子書」,不錯,使用了電子課本之後,學生書包重量輕了、教學方法生動了,電子課本有很多好處,可是,同一時間卻出了另一個問題:學生不懂「寫字」!

那,並非學生不懂字,而是不懂「寫字」,因為他們在小學開始用電腦、用輸入法打中文字,結果令他們不懂「寫字」,節目中安排測試,發現不少小學生寫了別字、樣字相似的字、甚至,連筆順也錯,寫出來像以輸入法拆字方式去寫字,童工開始擔心,我們下一代,會否懂中文而不懂寫中文字,問他們某個字怎樣寫,他們只會說一大堆倉頡碼,又或一對頭尾碼再加一個數目字?

這是聽A說的故事:早年iPhone未有中文輸入法之時,他買了一個iPhone給兒子,怎知小孩子投訴不能用中文傳sms,因為iPhone只有手寫輸入,沒有倉頡、速成,A那是對童工說,再過兩三代人,會否書法、甚至是寫字,會變成與粵劇、剪紙之類,成為一種要保育的文化遺產、甚或成為煙沒的集體回憶?


早前《信報》林天悟寫《明報》將逐步把網站變成收費,事實上随著iPhone、iPad流行,Apple的app store消售模式漸為人接受,報章網上收費,已是大勢所趨,梅鐸的新聞集團旗下報刊,在app store 推出收費版,其他外國報章也正計劃仿效。

網上收費,增加報章收入,長遠而言,理應對得到讀者支持報章有利,作為報章主事者,為了吸引更多人肯網上訂閱,靠的是提高質素、又或加入新內容,這,又必須得到報章上下一心配合,縱使員工未必因此即時加薪出花紅,可是,總不成本末倒置,反過來要削減員工福利、甚至要員工「倒貼」來幫公司開拓網上賺錢的「鴻圖大計」吧!

可是在華人社會中,總可以找到這些荒謬的企業管理者,香港報業更加不乏例子。林天悟在文中說,《明報》網站要關門收費,竟研究對自己記者員工也「一視同仁」,考慮要收錢!童工原本以為不會成事,事關記者要上網查閱自己報紙,十之八九為工作,而且報館每天也有自己出版報紙取閱,大可拿回家細看,現在《明報》做法,等於叫記者貼錢打工?

不過,童工也太低估了張健波的能耐。《蘋果》李八方報道,有《明報》員工因不滿措施,找來高層「講數」,可是結果是遭高層「曉以大義」教訓:

「資訊有價為由,堅持人人都應該要畀錢嘅高層人士,則公告天下佢自己都現兜兜畀咗兩嚿幾水做訂戶,疾呼記者應該帶頭改變「不付鈔買資訊」嘅「食免費餐」心態。」

A聽聞那高層正是張健波,內容是來自他向內部發出公告。童工看完張波的「理據」,深覺他做傳媒高層,真的是很大「犧牲」,設若他做大狀,以其詭辯之材,恐怕足以和清洪等金牙大狀爭一日之長短!甚麼叫「不付鈔買資訊」?記者要「買」自己報紙的資訊,除非僱主有合理證據,那是百份百和工作無關,否則只要屬工作需要,由僱主支付開支,那是合情合理,若記者為了工作,要自己「付鈔買資訊」,那,誰才是真正在「食免費餐」?那是僱主還是僱員?

若張健波真的想「帶頭改變「不付鈔買資訊」嘅「食免費餐」心態」,而非想借機又向員工剝削,童工建議《明報》大可繼續要員工付費訂閱自己網站,但容許他們報銷有關開支,那不是既可以「帶頭改變「不付鈔買資訊」」,又不會被批評剝削員工,要人貼錢打工嗎?


特區政府昨日開始就申辦2023年亞運進行6個星期公眾諮詢,可是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開出那一條由香港納稅人負責「埋單」的開支,數目令人目瞪口呆:
政府估計亞運會整體相關開支高達447億元,當中包括原政府規劃中的基建設施成本301.7億元,當中包括那東南九龍大型體育館在內,其他直接開支為145億元,政府可以從門劵、贊助及其他經濟收益得到收入,約為15億元,即是說,扣除非直接開支的301.7億元不計,單計直接開支,未搞亞運,帳面上已必蝕130億元!

更令童工擔心的是,由於政府未有向立法會提交詳盡財政務報告,這447億開支,那是以今日價格計算,還是以建造日價格(Money of the day)計算?若以今日價格計算,那未來十多年通脹會否將造價推高以倍計?若是以建造日價格計算,政府又以甚麼「算式」,推算未來十多年通脹率,從而對香港市民說,「只需」用447億就「足夠」辦亞運,「埋單」之時不會大幅超支?

政界A說,支持申辦亞運就如墮入無底深淵,為了某些官僚虛榮,令香港人隨時萬劫不復!他以今年1月,政府提交立會的東亞運檢討文件為例,政府吹噓如何成功的東亞運:

「在可供發售的33 萬張門票(包括開幕和閉幕典禮)中,最後售出超過265 000 張,佔總數的八成左右。其中包括12 萬張是由香港賽馬會購買,以贊助超過800 間本地中小學/大專院校/青年團體的師生或代表入場觀看賽事。在22 個售票項目中,有15 個於比賽開始前已經售罄。整體入座率由初賽期間的大約三成多逐漸增加到後期決賽日的超過八成」

A指按政府自己說法,供出售的33萬張門票,有逾三分一已由馬會包銷,最終也只賣到八成左右,即遊客、市民實際只買了五成門票,以此估計,政府說亞運門票、贊助及其他經濟收益得到收入有15億元,随時不能達標,即可以蝕得更加嚴重!

B更說,南非搞世界盃也不過用了43億美元,即330多億港元,那倒不如去申辦世界盃!「起碼可以入場睇巴西、英格蘭!保證門票一定有人買兼唔駛畀有線屈!造福人群呀!」

童工看到南華足球隊的博客,對申辦亞運,也充滿疑慮,更加對政府申辦亞運,才提出建大型體育場館,不無感慨:

「一直以來,我們央求足球場設施,暫時未見落實興建足球場。而現在政府咨詢市民,望獲支持申辦亞運並興建大量體育設施,這就好像小朋友肚餓央求吃飯,母親懶懶閒都不去煮飯,突然大人想請客,就積極安排煮鮑蔘翅肚,並說:「亞仔,最終你都有份食落肚的」...怎樣都好,都沒所謂,作為體育界一份子,我傾向支持政府申辦亞運,我們足球也不是只懂得發怨氣的,就算等10多年才有球場,總好過無法起動!」

這,又豈能不令人反思,香港,真的需要亞運嗎?


昨日是918事件79周年,再加上中日釣魚島撞船事件,中共罷出強硬立場對待日本政府,也鼓動民間號召發起反日遊行示威,可是據《明報》報道,中共面對這些民間示威行動,卻是如臨大敵,「除北京外,各地的示威活動都受到公安不同程度阻撓,北京、深圳更分別有多名示威者被帶走。」但更令童工感到意外的是,為何參加示威的人會較預期少那麼多?

童工與常往內地公幹的A討論這個問題,A說內地一些朋友,其實也關注今次事件,茶餘飯後也會討論,可是一問他們會否用行動支持,十之八九表示不會,事關他們早已看透中共對這些「愛國示威」是如何兩面三刀,對日本政府,更加是色厲而內荏。

A說不善忘的話,該記得2005年偉大祖國也出現過反日活動,他還記得那次深圳逾千人反日示威,他剛好在場看熱鬧,當時中共擺出一幅默許態度,相信是借此向日本政府施壓,而民間、互聯網上也出現不少反日組織,他記得其中一個好像叫甚麼中國反日同盟之類,可是當民憤一升溫、中共又著手和日本人修好,即全面出手打壓那些民間反日組織,他記得事後看內地報章,也有報道中共以甚麼擾亂秩序之類罪名,將一批反日民間人士判刑。

這些事件,不少偉大祖國人民仍然記得,試問,明知中共對民間反日態度,就是用完即棄,還有人會明知被棄,也出來反日嗎?所以A早己估計,昨日出來遊行的人不會多,萬一中共又拉人的話,到時為國家民族出力反成罪犯,那真是寃哉枉也!

童工對中共可以把支持他的人民,也當成罪犯,自然氣憤,但回心一想,那,又有甚麼奇怪?中共建政至今,有分少開國元勳、革命英雄、國家領導被打成罪犯、甚至死得不明不白?人民,又算得了甚麼?


某程度上,童工,不會相信政客。

全因,某些政客言論,從來說出來動人好聽,實際上是蠱惑人心,將更多無辜的人,推向不可回頭的死亡地步。據生果報赧道,現居於香港的荷蘭史學家法蘭克( Frank Kikotter),研究 1958至 1962年的中國農村史,發現大陸農民在這 4年間「因過度勞動、受飢或遭毆打致死的人數,至少有 4500萬」,相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總人數只有5500萬比較,毛澤東搞一次大躍進,中國死亡人數,可以直追二戰記錄。

對中共而言,毛澤東肯定是功大於過,沒有老毛,怎會有今天的中共政權?可是在中共政權以外,老毛,又為中國人帶來了多少災難呢?設若,沒有這麼一個整天沉醉於無產階級天堂的「儍瓜」,硬要超英趕美、硬要實現他那不能實現的所謂社會主義「大躍進」,最終,會否令神州平民百姓,可以少點受苦、少點犧牲生命呢?

某年某月,A對童工說,他的上司,也曾是殖民地大學的「國粹派」,也對老毛想法,深信不疑,可是現實對他們說,老毛理念,只會令中國走向弱者越弱的境地,反而走資,卻是越走越有,那又豈不是說明,老毛那一套是不合時宜!

又如財經B說,老毛年代,要說英、美帝怕中共,怎樣也說不上,可是今天中共,對英、美帝財政影響力,較之於老毛年代,有過之而無不及,若論功而賞,老毛對「大躍進」災難,又豈能責無旁貸?為一己政治自瀆,這一切又是否值的?


煲呔又搞了一個Facebook網頁,叫上亞厘畢道(Upper Albert Road),那是煲呔用來「報道」他的日常「活動」。用Facebook來加強與市民、網民溝通,原本該視為面對群眾的進步措施,煲呔更以他到油尖旺區一對新婚婦家中吃飯,作為這個Facebook的「頭炮」。

童工看這個帖子,有不少網民的留言回應,若煲呔真的想聽民意,其實十分值的他細味,那些留言不算狠辣批評政府,可是當中對現今生活透發出的不滿,作為特區政府之首,理應有所醒覺,一切絕非煲呔認為自我感覺良好,民怨,也非泛民無中生有誇大其詞「製造」出來:

「每一個家的飯菜不同;或許你今天看見他們是豐富的晚餐;
但第二日卻不是;究竟特首你能夠如何去改善低層人士的困苦;
如何能夠將貧富懸殊拉近;這是能夠送給低層人士的『加料』;
或許改善後;你在往後的日子看到的並不是這些青菜白飯;
而是更豐富的晚餐;]」

「特首,希望你多D落區
睇下D民間疾苦啦
要聽真的聲音呀!!!」

「曾生,曾生:知唔知香港現在有朱門酒肉臭,路有寒死骨!我地知你有心無力,希望你都做個樣~」

可是令童工側目的是,竟然有曾班子官僚在帖子中留言,為煲呔唱好,如徐英偉

「世上最美味的食物,就是每天下班回家時,和最愛的家人一起吃著桌上充滿愛心的飯。」

更難頂的是連油尖旺政務專員也加入擦鞋行列:

「Vicki Kwok: 很高興能參與其中, 並聆聽梁生梁太對區內設施的意見, 定必盡力跟進。」

童工希望,煲呔這個Facebook真的用來聽民意,而非被下亞厘畢道以及其他人用來作討好煲呔工具。


李浮雲早前搞出了一場「胡握手」,令他成了仇商的焦點,套用全國政協常委陳永棋所說,市民所謂仇商情緒,只是針對個別地產商不擇手段的賺錢手法,「只不過係睇唔過眼有人不擇手段」(引述自生果報)。今天浮雲君「愛香港」為主題,拿3億出來推廣回饋社會行動,有是否可以洗擦社會仇商情緒?

正如A說,社會仇商,甚至仇李浮雲,不在3億、30億、還是300億,那是在於,「佢可唔可以咪賺到咁盡,賣樓可唔可以均真少少?有九成實用面積我都可以當佢係有良心地產商!」

說穿了,不在李浮雲捐多少錢,而在於他的營商手法!即是,假如有人用不公平手法賺錢,捐一億、甚或一百億,道德上社會是否接受?

童工想起教會當年教會赦罪券(indulgence) ,3億,可以赦免那些地產商的罪孽嗎?


面對中一適齡學生至 2016年將大幅減少三成的問題,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要求中學自願縮減中一班級,但随之而來,又會出現教師人手過盛,於是孫公又提出,針對中學大量超額年輕教師短期間難自然退休流失,會容許教齡不足10年的中學教師,納入教師「肥雞餐」的安排,吸引更多教師自願放棄教席,減輕因縮班帶來的超額教師壓力。

童工與政界A議論孫公之策,A說孫公根本看不到問題關鍵,設若如孫公在港台節目中說,政府擴大教師「肥雞餐」,目的是希望吸引660多名55歲以上超額教師自願提早退休,若在以往經濟好景之時,那些教師平均每人可獲54萬元,之後又可以找到其他工作,或許有點吸引力,可是在今天經濟情況下,若那些教師平均月薪若3萬,54萬不到兩年人工,接受「肥雞餐」後,他們不可以再做教師之餘,又未必可以找到其他相近收入長工,試問,這對那些55歲以上,最少可以多做5年的超額教師,有何吸引力?更加不要說那些教齡不足10年的年青中學教師了,他們真的會為了那數十萬,放棄一份可以做到60歲、每月可以袋數萬元的工作嗎?

更關鍵的問題是,單是香港教育學院,每年己「生產」逾800名教師,正如A說,就算他們不是全部做中學教師,可是中學要縮班,教院不相應減少教師培訓人數,再加上其他大學本科畢業生投身教師的人數,就算政府想用「肥雞餐」吸引660多名55歲以上超額教師自願提早退休,那,新畢業教師又如何吸納?A說這是一個相當簡單、只是初中經濟學問題:需求下跌,但供應不随需求下跌而調整,結果會怎樣呢?單是推教師擴大「肥雞餐」,又豈可解決超額教師的問題?

又或許,如A說,孫公之議,只求在他2012年不再做教育局局長之前,不要爆煲,2012年之後,有多少教院畢業生會失業、有多少超額教師,與他有啥關係?反正,到時他已不再是教育局局長了!可以「咬」長粮置身事外!

九月 2010
« 八月   十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Blog Stats

  • 1,801,78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