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立法會各黨派放棄政治分歧,聯手發起遊行,大會以「哀悼遇害同胞 徹查事件真相」為遊行主題。童工相信,在整件事件中,以香港人素質,我們完全可以將無能的菲律賓政府、警察當局、以及菲律賓人民分開:弄致無辜香港人在今次脅持人質事件中枉死的,不是菲律賓人民,而是菲律賓政府,香港人絕對不會針對在港的菲律賓人,做出任何過激行為。

可是,看看事件發展至今,菲律賓政府表現出來的,完全無法令香港人信服,那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做法。《明報》、生果報今天刊登了其中一名生還者李瀅銓對事件的回憶,當中顯示弄致今天局面,菲律賓政府絕對要承擔不能推卸的責任:

「李瀅銓在訪問中質疑菲律賓當局沒有把人質安全放在首位,本來很易解決的事件卻沒有解決,槍手上車後不久便向團友表明,他被不公平解僱,挾持團友只是要求復職,讓他得回100萬披索(約17萬港元)退休金。他沒有向團友索取金錢財物,沒收團友手提電話時還說不是為錢,會退還手機。李瀅銓質疑,就算槍手是勒索金錢,菲律賓政府也可以先答應他,讓人質下了車才討價還價,事件肯定是政府和警方營救不力。她說,槍手其實有很多時間把自己暴露出來,他曾現身車門很長時間,又曾拉開窗簾定定的往外看十多秒,狙擊手完全有機會開槍。」《明報》頌儀察看頌學安危中彈 冷血兇手再補一槍

可是菲律賓政府有否認真檢討自己的失誤呢?童工看不到,先不要說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對事件傲慢態度、警方和市政府又為誰下令拘捕兇手門多蕯,剌激他行兇互相推卸責任,就算到今天,香港警方想到菲國調查,據菲律賓傳媒ABS-CBN報道,當地警方也禁止香港法證人員,登上出事旅遊巴搜證,又說要待菲律賓當局完成調查、並且必須得到菲律賓司法部和警方批准,才可登上旅遊巴。

更令童工難以接受的是,菲律賓總統府對傳媒說,香港今天有跨黨派遊行,香港因今次事件有仇菲情緒,建議菲傭要離開遊行集會地點,又強調菲律賓是主權國家,他們如何調查應受到尊重云云。

直到今天,香港未有發生任何因今次事件,令菲律賓僑民或菲傭受襲的事件,反而菲律賓政府在事件後,卻不斷做出一些傷害香港和菲律賓人民感情的事情,套用菲律賓政府自己的說法,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完全未有考慮自己國民可能因今次事件,在海外有機會因此遇上問題,盡量化解紛爭,反而不斷高舉甚麼國家主權,不肯配合香港要求調查工作,令事件越鬧越僵,菲律賓執政者,根本完全沒有考慮他們在香港的國民利益,只懂為保住他們在國內政治利益,不惜犧牲在港僑民與離鄉別井的傭工利益,也在所不計。

今天香港人的遊行,不是針對菲律賓人民,只是要向那個完全不負責任的菲律賓政府,討回一個公道,也要令偉大祖國明日,誇誇其談國勢強盛又如何,你們,連香港人在海外的生命安全也保障不到!還不是要港人上街表達不滿!大國崛起?恐怕是自欺欺人!連小國菲律賓也不怕你,所謂大國云云,從何談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