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在菲律賓遇害慘劇,至今已經是第五天了,童工相信,大部份港人仍然感到悲痛與憤憤不平,無論如何也要為死難者討回公道,更加對菲律賓政府所謂「調查」表示懷疑,除了要求特區政府可以參與外,更加出現不少「陰謀論」,認為事件當中存有不少疑點,甚至懷疑菲律賓警方想「殺人滅口」。昨天和A談及這個情況,他說這正好反映不少香港人,對菲律賓政府極度不信任,若報告有結論,與香港人期待的「結果」,有很大落差,反菲、仇菲情緒必定升級,萬一出現針對在港菲律賓人、特別是那些外傭的排擠、甚至攻擊行動,後果是難以想像,其實對香港人也不是一件好事。

A的說法,童工也認同,全因近日留意事態發展,有些情況,不能不叫人擔憂,反菲情緒是其一,這,又可不止於香港人的一方,連在港工作的菲傭社群中,也似乎對港人會有「行動」針對菲傭,言之鑿鑿。朋友B說,他家中菲傭對他說,自己也十分不滿菲律賓政府和警察的做法,又叫B不要因今次事件解僱他,朋友B大惑不解,問她何以如此說?B的菲傭稱原來她們的社群中流傳著有菲傭僱主因今次事件,將不滿發洩在她們身上,又說港人會炒掉所有菲傭,不再讓菲傭來港。B當然立即澄清並無其事,也安撫他的菲傭,大部份香港人批評的是菲律賓政府和菲律賓警察,並非針對菲律賓人民,叫她安心。但叫B不安的是,香港社會上反菲情緒正在上升,萬一情況發展下去,不幸出現個別偶發性針對在港菲律賓人事件,而在菲人社群中,似乎有不少人認定了港人一定是仇恨菲律賓人、必定會報服,這樣只會令問題惡化,對香港沒有好處!

若說仇菲是一個極端,那麼,不知為何忽然有些人跑出來,把今次慘劇拉上甚麼香港人對菲傭不好、把菲傭當作奴僕,然後又將最低工資不包括菲傭混為一談,認為香港人對菲傭也不好,怎能批評人家政府?又有人將事件拉到作為第一世界香港人,不應用第一世界價值觀套用於第三世界之上,別要以自己社會價值霸權,放在貧窮的落後地區,以為你們享有的一切是理所當然云云,繼而對菲律賓政府指手劃腳!這一種說法,也是童工不能接受的另一種極端言論。

這些屬社會左翼的想法,童工未必認同,但以往也是尊重他們的理念,可是今次明明是菲律賓政府、警察處理失當,令事件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作為一個政府,他們有需要負上責任,因為不論是第一世界還是第三世界的政府,也有責任保障境內社會秩序,若硬要說第三世界、貧窮地區就是如此、那麼,這又豈非如偉大祖國的中共領導人所言,中國不同美帝,不要將美帝那一套民主理念,加在偉大祖國之上,因為兩者「國情」不同?童工相信世界有「普世價值」,有些價值觀,不論第一還是第三世界也是通用,民主自由其一、政府有責任保障人民安全、確保社會秩序其二,這,絕不涉及甚麼第一、第二、第三世界!既然菲律賓政府、警方執法有錯,港人要追究責任,也是合情合理,何必要拉到那些不相干的意識形態、國際政治、資本主義經濟文化霸權層次去討論?

第三個令童工不安的是,竟然,有人可以借今次慘劇「抽水」!《明報》昨日李先知有以下一段:

「康泰旅行團成員在馬尼拉遭逢殺戮,轟動全港。老總爆料謂,雖然事件已過了三日,但港人明顯氣難平。一大證據是,相關新聞在《明報新聞網》的收視率,不但持續高企,而且是正常日子的幾倍。」《明報》如此宣傳自己《明報新聞網》的收視率上升,即時,「我接受唔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