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昨日心情仍然沉重,畢竟看到電視畫面,死傷者家屬哭訴,縱使並不相識,可是作為一個人,大家也是香港人,看到如此情景,又怎能不覺悲從中來?

看到港燦君與和央幸也君的留言,童工也有一些話想說。正如港燦君所說,縱使我們對今次菲律賓政府處理手法不滿、對菲律賓警察做法十分憤怒,我們也不應將怨恨轉移到菲律賓人民身上,畢竟對菲國政府不滿、對那傲慢菲國總統阿奎諾三世憤怒是一回事,不應將事件和菲律賓人混為一談,正如A說,某程度上,我們看到菲律賓有如此一個混帳的政府、無能的警察部門,我們應該同情、而非仇恨菲律賓人,因為他們及其家人所要承受的苦難,必定更多、他們與香港人一樣,也是對這個政府不滿,我們不應將怨恨發洩在他們身上,他們,也是受害者呀!

另外,今次事件中,偉大祖國完全顯露不出他們的「國威」,連小小菲律賓,也對今天巳是大國崛起的偉大祖國表達的關注,不當作是一回事,正如B說,今次偉大祖國,顏面何存?

此外,童工也想說一點有關沈旭暉博士的鴻。童工是才疏學淺,也不如沈博士學貫中西,也不好說甚麼批評之語,只是如沈博士所言,煲呔又或偉大祖國,真的要求菲國政府,容許內地特警或香港 SDU 和談判專家介入人質營救,先不要說那是外交層面和國家主權問題,人家菲律賓政府是否批准外國武裝部門,在其境內執法、可以參營救行動?就算菲律賓政府真的批准,由調動到行動,又需要多少時間?整件事由發生到變成流血收場,只有十多小時,童工問曾在紀律部隊任職的C,是否可行時,C說以他自己謹有的認知,要外國批准別國在其國土內執法、可以合法使用武力,幾乎是不可能,正如,特區政府、中國政府也甚少批准外國執法人員在主權範圍內直接執法、又或可以携帶槍枝武器,除非十分例外情況,例如當年美帝克林頓總統訪港,其随行保安特工,就可以帶備武器,但那是事前經過年多溝通協調!雖然美帝以往也有在別國採取軍事行動營救人質的先例,但那同樣是經過相當時間部署和準備,不是十多小時內可以行動,C說沈博士這些「相當然」的分析,例是令C覺得沈博士有點為求討好所謂主流民意想法,說一些令人覺得中聽的「專家意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