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童工與不少香港人一樣,心情相當沉重。由早上知道康泰旅行社一個菲律賓旅行團被挾持,最初看到局面還算平靜,那槍手還釋放人質,原本以為,事件可以和平解決,直到傍晚,忽然從電視機傳來,當地電視台引述那由旅遊巴士逃出來的司機說,人質全部被殺,童工,腦中忽然一片空白,電視台主播似乎也一時接受不了,語帶哽咽,當時童工心中不斷想,為何,會變成如此結局?

雖然,最終證實,並非所有港人遊客被殺,那是不幸中之大幸,但有8名香港人被殺死,始終令人難以接受。或許,童工生於香港,接受了那安逸的生活,甚麼恐怖襲擊、無辜平民被殺,始終只是別國人別國事,縱使認為那是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情,那也不是直接衝擊,可是昨晚看到香港人成了犧牲者,那種感覺真的很強烈:每一個香港人相信也關注他們的安危、希望他們可以安全獲釋、可是到事情發生的一刻,我們卻甚麼也做不到!真的,甚麼也做不到,只能看著生命在我們眼前消失!

童工昨晚與不少朋友談及今次事件,大家談了一會,也不知再說甚麼,因為,大家心情也是沉重、也是不好過,縱使大家也是義憤填膺,很想很想做一些事,但大家也知道甚麼也做不到,只能默默為那些人質禱告,以及不滿那些菲律賓警察的所謂拯救行動,A說那些甚麼突擊行動,搞了大半個小時,連一部旅遊巴的車門也打不開,究竟是搞甚麼呀!

童工與不少朋友、甚至政府內部,對今次事件也是相信沉痛和憤怒,而網上也有不少傳言,直指死難者有可能是並非死於槍手槍下。童工除了希望死者可以安息、希望家屬可以折哀之餘,今次事件,菲律賓政府一定要給港人一個交待,特別是童工深夜在電視看到菲律賓總統亞奎諾三世在記者會上那輕鬆態度,更是莫明憤怨!菲律賓政府,怎樣也要給香港人一個公正的交待和說法,人命,不可能如此不明不白地犧牲掉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