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童工對煲呔、對特區政府施政有諸多不滿,可是,每當我看到偉大祖國那些將人命當如草芥的新聞、因官商勾結、政府施政失誤而死傷的消息、受害的無權無勢平民有竟寃無路訴,童工就會感恩,感恩自己生於香港,然後覺得,煲呔也不是很差、周一嶽比對內地那些連人命也不理的貪官,他簡直是一等一好官、甚至,童工也不想太抱怨那些跑來香港產子的內地同胞,真的,沒有人想自己下一代走一條死路,既然香港可以是他們下一代唯一生路、他們,又怎會不為子女求一個出生天的機會?

童工有此感嘆,全因看了生果報有關結石寶寶的報道,由2004年到今天,內地仍有含三聚氰胺毒奶粉出售,當中原因,說穿了,還不是中共官僚貪污,人家生命不及自己口袋中的白花花銀子,不惜用別人的生命來換自己口袋中的鈔票!當年那些結石寶寶,事情過去後,今天已成了政府放棄的一群,當日政府對他們治療補償的承諾,完全不兌現:

「兩年了, 29歲的周雄說起因長期飲用三鹿奶粉而患上腎衰竭的兒子,數度哽咽,語氣中透着無限心酸,「孩子的右腎已經完全萎縮了,沒有功能,左腎還有積水、結石。我們完全沒有能力幫他換腎,甚至連一次全面的檢驗也負擔不起,國家說的基金我一毛錢都沒看到,免費治療根本沒有落實,完全是謊言!」」

「「國家說的治療根本就沒有,完全是謊言,根本沒有人管我們的死活!」周雄說,出院後他曾多次找市衞生部門,但對方搪塞說會治療,直至現在仍沒有人理會。」

還有,為結石娃取回公道四出奔走、結石寶寶之家的創辦人趙連海,至今仍被中共控以尋釁滋事罪,由今年 3月受審至今,仍未宣判,今天仍是音信全無。趙連海所做的,只是為受害娃討一個公道、要求中共官僚負上責任、照顧他們需要、賠償損失,當中不涉甚麼民主、政治,一樣被無理拘控,趙連海所做的事,較今天香港泛民、壓力量體為基層向政府抗爭更溫和,卻落得一個人間蒸發的下場,中共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有面子將「人民」加入於國家名稱中?中華人民共和國,何時有把人民福祉放在第一位?自稱人民的共和國,又豈不是欺世盜名?

所以,童工慶幸、也必須感恩,我生於香港,縱使今天香港政府施政有千萬個不如民意,只要看看偉大祖國在中共官僚管治下的境況,就會發現香港也不是這麼差勁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