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八月 4, 2010.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的侄女Amina Bokhary三度襲警,可是法庭卻輕判一年感化,引來社會各界,包括市民、法律界、警隊中人大為不滿,《明報》報道,警隊內部也對判決不滿,警方也罕有地要求律政司向法院覆核判決,而警隊內不滿聲音,更是不分階級,擔心警隊日後再難以執法:

「警察員佐級協會副主席、港島總區主席陳偉明表示,今次案件涉及太多「巧合」,無論是控罪抑或判刑都「巧合」從輕,對前線警員士氣造成很大打擊,「以後有蠱惑仔打警察,都可以話自己有躁狂症或者受酒精影響,或者覺得罰幾千元就可以襲警,我們很難執法」。

警務督察協會主席廖潔明亦指出,由周一判刑至今,已收到至少約40個會員的電郵及電話投訴,大多不滿被告獲輕判,擔心影響日後執法。他說,協會甚少收到如此數量的投訴,「咁多人不滿都算罕見,佢懐除非好不滿,否則唔會打電話,管方應重視今次事件」。他表示日內會去信警務處副處長李家超要求管方回應。」

童工再與大狀A討論今次判決,大狀A說阮官「手鬆」可是有往績可尋,之前陶君行被控襲警,阮官也判他無罪,作為大狀的A,他認為追究阮官是難以成理,只可以說包致金的侄女「好彩」,遇上一個「手鬆」的官,可是,律政司未有用更重罪的條例告包致金的侄女,黃仁龍作為律政司司長、政治任命官員,是否要公開解釋,為何不用《侵害人身罪條例》36b告Amina Bokhary,而要用刑罰較輕的《警隊條例》63條?

更不要說,廖潔明在電台中說,Amina Bokhary疑曾在報案室外襲擊一名女警,可是律政司卻選擇不提證供起訴,廖潔明直指情況較之前被告掌摑交警更嚴重,為何律政司要不提證供起訴?黃仁龍是否需要向公眾解釋?不要忘記,他是問責官員,向公眾交待,合法合情,若無法交出合理解釋,就算要他下台,也是天公地道!

B說律政司是政府負責檢控部門,司長可否恪守司法公平公正,直接影響香港司法制度,當年梁愛詩放生胡仙,引來法律界、立法會議員炮轟,今天,黃仁龍管治下的律政司,如此放生包致金的侄女,童工希望有不少大狀的公民黨,可以如當年吳靄儀追打胡仙一樣,利用他們法律專業知識,要黃仁龍對今次事件有個交待!

廣告
八月 2010
« 七月   九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839,2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