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八月 2010.


中共為了監察為一個人,除了有龐大的黨和執法機器,令每個人也要在中共監察下生活外,就算你回到家中,一樣沒有私隱可言,中共在每條街道也設有「街坊組長」,多由一些老媽擔當(所以那年代內地人,又會叫街坊組長做事媽),你會天何時下班、有甚麼人去過你的家、保有沒有對鄰居、小工說過抱怨毛主席及中共的話,甚至,你家晚餐吃甚麼、昨天晚上有沒有和老婆做愛,一樣逃不過這些街坊組長的耳目。他們,就是中共用來監察、控制人民的最低層、也是最有效的網絡,以人民控制人民,永遠是中共最常用的技倆。

想不到中共用「綠壩」監控網民不成,卻來一個「反璞歸真」,把街坊組長監察人民的技倆,用於監察內地網民之上。

上周五北京網路媒體協會新聞評議專業委員會,於北京召開第三次評議會議,會後發出了一份《關於在網路媒體設立自律專員的倡議》,提出成立網上「自律專員」,據《光明網》報道

「自律專員是網路媒體的自律工作機制,由網路媒體自主設立、自我管理。網路媒體通過邀請、公開招募等方式,向社會徵集關心其發展,有志于建設文明網路的各界人士作為自律專員,遵循“大興網路文明之風”的各項要求,對其自身存在的有害資訊和不良風氣實施內部監督,提出改進建議。」而「自律專員」更加是「在北京網路媒體協會新聞評議專業委員會的指導下開展工作」,那,即是由中共控制的所謂「民間機構」直接操控?

A形容所謂「自律專員」,根本就是網上的「街坊組長」,中共用那五、六十年代拑制人民自由的手法,用於廿一世紀Web2.0的年代,這是如何諷刺!對中共而言,控制輿論,不管現實還是虛擬世界,也是一點不放鬆,而中共還可以用那無產階級年代老把戲,應對今天互聯網世界!那,完全突顯了中共的保守立場,也顯出他們的守舊和不思進取:中共以人海戰術在韓戰中嚇怕了美帝,今天面對開放的互聯網世界,中共,又是用人海戰術,找一千幾百萬個網上「自律專員」監察網民言論,還怕有網上漏網之魚不成?

童工只是想不到,偉大毛主席的「人多好辦事」論,對互聯網一樣適用,那是毛語錄算無遺策,萬古常新,還是中共思維,永遠一成不變?


香港昨有8萬人上街,哀掉菲律賓死難港人之餘,也要求徹查事件真相。香港人又再次在全世界面前,展示我向文明理性一面:雖然每一個參加遊行的市民,相信對菲律賓政府、警方處理今次脅持人質手法極之不滿,可是大家也是以沉默悼念死者,沒有任何人叫反菲律賓人的口號,也沒有任何過激行動、更加沒有任何人針對那些在維園、遮打花園的菲律賓外傭,這,足以向世界顯示,香港人對今次事件是憤怒,但我們是文明的人,不會將憤怒發洩在無辜者的身上。

遊行後碰上A,大家談及菲律賓政府的表現,真的相當憤怒。A說他剛看過菲國媒體報道,槍手所以行兇,全因當地警方拘捕他的弟弟,這樣刺激脅持人質者,與謀殺又有何分別?菲國警方,絕對要負上責任!(這是童工回家後找到相關報道的內容,那是槍手和電台主持Rogas對話報道,大家可以自行分析):

「Things took a turn for the worst when Mendoza saw on the bus TV his brother being arrested by police:

“I can see the situation. Why are they treating my brother that way? He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If they don’t stop that, I’ll kill the people here inside the bus. I’ll do it if they don’t stop.”

Rogas tried to pacify Mendoza, saying repeatedly: “Please be calm.”

But Mendoza’s rage was already palpable: “There. I can see it here. It’s happening in front of the camera. They’re treating my brother, who’s a policeman, like a pig. He has done no crime. He has no knowledge of this. He only learned about it on TV. Why treat him that way?”

Rogas frantically told Tulfo(另一名記者)to warn authorities on the ground that Mendoza was reacting violently to his brother’s arrest.

As his brother was being pushed into a police car, Mendoza declared: “There. There. When that mobile patrol car leaves with my brother, I will shoot those at the front of the bus.”

Rogas said: “Please wait.”

Mendoza replied: “I will shoot all of them.”

‘Even the small ones’

Shots rang out, along with weeping and screaming.

“That’s what I have been saying,” Mendoza said. “I shot two of the Chinese. If they don’t change the situation, I will finish off even the small ones here.”」

菲國有關報道,再次證明,菲律賓當局、特別是警方高層,要對事件負上極大責任!

童工忍不住問,如此無能政府,事後還要推卸責任,還有甚麼國會議長,不想承擔罪責,不給菲國政府還一點顏色,那不是當港人好欺?A說,那你要看看沈旭暉今天在《明報》的文章了,那兒已有答案。

童工當然知A不是推許沈的論述,而是他在《明報》副刊中一篇對香港菲傭的訪問,《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她們都是受害人 來自菲律賓的視角》,當中受訪菲傭Lucy說,「香港警察比菲律賓警察好多了,她在香港感覺安全,在菲律賓不會」,她甚至認為在香港做女傭,較在菲律賓生活安心:

「我度假返國反而睡不安穩,在香港打工就心安理得」

對一個國家而言,若國民在自己國家連睡也不安寧,反而去外地做傭工,可以生活得快活,那,豈不是對這個國家的政府最好「報復」方式嗎?一個國家,若國民情願去外地做傭工,也不想留在國內,那是對這個國家政府最大的侮辱,證明他們治理國家是如何令國民失望,情願逃到外國也不想留下,所以,香港人、香港政府應要更善待那些菲律賓傭工,令她們更覺香港的可愛,情願留在香港也不想回國,那就是香港人對菲律賓政府最好的「反擊」:假若菲律賓傭工可以視香港為她們的「天堂」,那即是說,菲律賓政府管治下的國家,就是她們不想回去的「地獄」!到時,菲律賓政府在國際社會中,顏面何存?

這種手法,在港英年代,早已用過:當年老毛的中共,何嘗不是吹噓中共如何了得,人民生活如何好,可是文革期間大陸人不斷偷渡來港,當年港英殖民地政府高調宣揚,說每天有多少人偷渡來港,那,不正是用人民的行動去說明,中共與港英殖民地,那處是「天堂」、那處是「地獄」?這才是當時反共最佳方法!

所以要反擊菲律賓政府,最佳方法,善待所有菲傭及在港菲律賓人!


今天,立法會各黨派放棄政治分歧,聯手發起遊行,大會以「哀悼遇害同胞 徹查事件真相」為遊行主題。童工相信,在整件事件中,以香港人素質,我們完全可以將無能的菲律賓政府、警察當局、以及菲律賓人民分開:弄致無辜香港人在今次脅持人質事件中枉死的,不是菲律賓人民,而是菲律賓政府,香港人絕對不會針對在港的菲律賓人,做出任何過激行為。

可是,看看事件發展至今,菲律賓政府表現出來的,完全無法令香港人信服,那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做法。《明報》、生果報今天刊登了其中一名生還者李瀅銓對事件的回憶,當中顯示弄致今天局面,菲律賓政府絕對要承擔不能推卸的責任:

「李瀅銓在訪問中質疑菲律賓當局沒有把人質安全放在首位,本來很易解決的事件卻沒有解決,槍手上車後不久便向團友表明,他被不公平解僱,挾持團友只是要求復職,讓他得回100萬披索(約17萬港元)退休金。他沒有向團友索取金錢財物,沒收團友手提電話時還說不是為錢,會退還手機。李瀅銓質疑,就算槍手是勒索金錢,菲律賓政府也可以先答應他,讓人質下了車才討價還價,事件肯定是政府和警方營救不力。她說,槍手其實有很多時間把自己暴露出來,他曾現身車門很長時間,又曾拉開窗簾定定的往外看十多秒,狙擊手完全有機會開槍。」《明報》頌儀察看頌學安危中彈 冷血兇手再補一槍

可是菲律賓政府有否認真檢討自己的失誤呢?童工看不到,先不要說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對事件傲慢態度、警方和市政府又為誰下令拘捕兇手門多蕯,剌激他行兇互相推卸責任,就算到今天,香港警方想到菲國調查,據菲律賓傳媒ABS-CBN報道,當地警方也禁止香港法證人員,登上出事旅遊巴搜證,又說要待菲律賓當局完成調查、並且必須得到菲律賓司法部和警方批准,才可登上旅遊巴。

更令童工難以接受的是,菲律賓總統府對傳媒說,香港今天有跨黨派遊行,香港因今次事件有仇菲情緒,建議菲傭要離開遊行集會地點,又強調菲律賓是主權國家,他們如何調查應受到尊重云云。

直到今天,香港未有發生任何因今次事件,令菲律賓僑民或菲傭受襲的事件,反而菲律賓政府在事件後,卻不斷做出一些傷害香港和菲律賓人民感情的事情,套用菲律賓政府自己的說法,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完全未有考慮自己國民可能因今次事件,在海外有機會因此遇上問題,盡量化解紛爭,反而不斷高舉甚麼國家主權,不肯配合香港要求調查工作,令事件越鬧越僵,菲律賓執政者,根本完全沒有考慮他們在香港的國民利益,只懂為保住他們在國內政治利益,不惜犧牲在港僑民與離鄉別井的傭工利益,也在所不計。

今天香港人的遊行,不是針對菲律賓人民,只是要向那個完全不負責任的菲律賓政府,討回一個公道,也要令偉大祖國明日,誇誇其談國勢強盛又如何,你們,連香港人在海外的生命安全也保障不到!還不是要港人上街表達不滿!大國崛起?恐怕是自欺欺人!連小國菲律賓也不怕你,所謂大國云云,從何談起?


正當我們關心那些在菲律賓死難香港人、要為他們討回一個交待和公道的時候,也不要忘記,我們的政府仍舊在運作中,或許某些官僚會借此機會,上下其手,以圖瞞天過海,以遂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今天生果報報道,港台節目《頭條新聞》將於 10月復播,可是這時港台內部傳出,作為港台領導人、廣播處長黃華麒,竟於近日高層會議上,以不能接受主持吳志森和曾志豪批評政府的手法為藉口,要求港台不要再跟兩人續約,企圖將兩人趕出《頭條新聞》、又或可以說,黃華麒要將《頭條新聞》河蟹化!

這些傳聞,只要像黃處長對生果報官方回覆所言,「黃華麒透過發言人回覆本報表示,不評論個別節目及人事安排的傳聞」,大可將事件列作「死無對證」的傳媒捕風捉影報道,黄處長大可以「打死唔認」,可是看主持吳志森的回應,黄處長是否真的要河蟹《頭條新聞》呢?那,又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吳志森昨日接受本報查詢時承認,目前距離 10月開播仍有一段時間,故仍然未與港台談續約,但他坦言對黃要換走他不感意外,因黃過去已對《頭條新聞》作出很多批評,「無論係內容、表達方式,定係主持嘅人選,包括對我哋兩個(主持)都有好多意見」,但他對黃提出的換人理由感到荒謬,《頭條新聞》做咗咁耐,一向都係用咁嘅方式去表達,對政府同任何權貴,都係用諷刺方式去批評」。」

若從吳志森回應生果報的話,黃處長那是早已對《頭條新聞》的內容、表達方式、以致主持人看不過眼,他要在新一季的《頭條新聞》中換掉兩名主持,完全是有合理動機,若連吳志森也不感意外,即是說,黄處長要對《頭條新聞》主持動「殺機」,絕非捕風捉影,起碼,當事人也深信有此可能!

雖然,童工有些較保守朋友,也嫌《頭條新聞》有些環的節品味不能接受,如《太后與小豪子》,但也有不少朋友十分喜愛其嘻笑怒罵的表達手法!畢竟,《頭條新聞》存在,正好顯示港台獨立,正如朋友A說,他不是覺得《頭條新聞》是一個不可取代的港台節目,可是若有人要動《頭條新聞》,即是說港台獨立編採權已有危機了!

所以,《頭條新聞》變化,已成港台命運之寒暑表了!黃華麒若要拿《頭條新聞》開刀,那,先問過香港人吧!我相信支持炒掉他的人,一定較支持炒掉吳志森和曾志豪的人多很多

送上童工愛看的《太后與小豪子》其中一集,那是諷剌北京審判維權人士。或許,有人認為品味低俗,可是,童工覺得,怎樣也不會低俗過CCTVB的肥皂劇吧!


港人在菲律賓遇害慘劇,至今已經是第五天了,童工相信,大部份港人仍然感到悲痛與憤憤不平,無論如何也要為死難者討回公道,更加對菲律賓政府所謂「調查」表示懷疑,除了要求特區政府可以參與外,更加出現不少「陰謀論」,認為事件當中存有不少疑點,甚至懷疑菲律賓警方想「殺人滅口」。昨天和A談及這個情況,他說這正好反映不少香港人,對菲律賓政府極度不信任,若報告有結論,與香港人期待的「結果」,有很大落差,反菲、仇菲情緒必定升級,萬一出現針對在港菲律賓人、特別是那些外傭的排擠、甚至攻擊行動,後果是難以想像,其實對香港人也不是一件好事。

A的說法,童工也認同,全因近日留意事態發展,有些情況,不能不叫人擔憂,反菲情緒是其一,這,又可不止於香港人的一方,連在港工作的菲傭社群中,也似乎對港人會有「行動」針對菲傭,言之鑿鑿。朋友B說,他家中菲傭對他說,自己也十分不滿菲律賓政府和警察的做法,又叫B不要因今次事件解僱他,朋友B大惑不解,問她何以如此說?B的菲傭稱原來她們的社群中流傳著有菲傭僱主因今次事件,將不滿發洩在她們身上,又說港人會炒掉所有菲傭,不再讓菲傭來港。B當然立即澄清並無其事,也安撫他的菲傭,大部份香港人批評的是菲律賓政府和菲律賓警察,並非針對菲律賓人民,叫她安心。但叫B不安的是,香港社會上反菲情緒正在上升,萬一情況發展下去,不幸出現個別偶發性針對在港菲律賓人事件,而在菲人社群中,似乎有不少人認定了港人一定是仇恨菲律賓人、必定會報服,這樣只會令問題惡化,對香港沒有好處!

若說仇菲是一個極端,那麼,不知為何忽然有些人跑出來,把今次慘劇拉上甚麼香港人對菲傭不好、把菲傭當作奴僕,然後又將最低工資不包括菲傭混為一談,認為香港人對菲傭也不好,怎能批評人家政府?又有人將事件拉到作為第一世界香港人,不應用第一世界價值觀套用於第三世界之上,別要以自己社會價值霸權,放在貧窮的落後地區,以為你們享有的一切是理所當然云云,繼而對菲律賓政府指手劃腳!這一種說法,也是童工不能接受的另一種極端言論。

這些屬社會左翼的想法,童工未必認同,但以往也是尊重他們的理念,可是今次明明是菲律賓政府、警察處理失當,令事件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作為一個政府,他們有需要負上責任,因為不論是第一世界還是第三世界的政府,也有責任保障境內社會秩序,若硬要說第三世界、貧窮地區就是如此、那麼,這又豈非如偉大祖國的中共領導人所言,中國不同美帝,不要將美帝那一套民主理念,加在偉大祖國之上,因為兩者「國情」不同?童工相信世界有「普世價值」,有些價值觀,不論第一還是第三世界也是通用,民主自由其一、政府有責任保障人民安全、確保社會秩序其二,這,絕不涉及甚麼第一、第二、第三世界!既然菲律賓政府、警方執法有錯,港人要追究責任,也是合情合理,何必要拉到那些不相干的意識形態、國際政治、資本主義經濟文化霸權層次去討論?

第三個令童工不安的是,竟然,有人可以借今次慘劇「抽水」!《明報》昨日李先知有以下一段:

「康泰旅行團成員在馬尼拉遭逢殺戮,轟動全港。老總爆料謂,雖然事件已過了三日,但港人明顯氣難平。一大證據是,相關新聞在《明報新聞網》的收視率,不但持續高企,而且是正常日子的幾倍。」《明報》如此宣傳自己《明報新聞網》的收視率上升,即時,「我接受唔到」!


今天是香港全港悼念菲律賓死難香港人,童工無言,只望縱使大家有不同立場、不同見解、今天,作為一個香港人,也為8名無辜去世的港人,一起哀悼!這是一場悲劇,我想誰也不希望發生,也不想因此而演變成針對種族的仇恨,我們,不如放下一切,一起為無辜死者送上最深切的哀悼。


童工昨日心情仍然沉重,畢竟看到電視畫面,死傷者家屬哭訴,縱使並不相識,可是作為一個人,大家也是香港人,看到如此情景,又怎能不覺悲從中來?

看到港燦君與和央幸也君的留言,童工也有一些話想說。正如港燦君所說,縱使我們對今次菲律賓政府處理手法不滿、對菲律賓警察做法十分憤怒,我們也不應將怨恨轉移到菲律賓人民身上,畢竟對菲國政府不滿、對那傲慢菲國總統阿奎諾三世憤怒是一回事,不應將事件和菲律賓人混為一談,正如A說,某程度上,我們看到菲律賓有如此一個混帳的政府、無能的警察部門,我們應該同情、而非仇恨菲律賓人,因為他們及其家人所要承受的苦難,必定更多、他們與香港人一樣,也是對這個政府不滿,我們不應將怨恨發洩在他們身上,他們,也是受害者呀!

另外,今次事件中,偉大祖國完全顯露不出他們的「國威」,連小小菲律賓,也對今天巳是大國崛起的偉大祖國表達的關注,不當作是一回事,正如B說,今次偉大祖國,顏面何存?

此外,童工也想說一點有關沈旭暉博士的鴻。童工是才疏學淺,也不如沈博士學貫中西,也不好說甚麼批評之語,只是如沈博士所言,煲呔又或偉大祖國,真的要求菲國政府,容許內地特警或香港 SDU 和談判專家介入人質營救,先不要說那是外交層面和國家主權問題,人家菲律賓政府是否批准外國武裝部門,在其境內執法、可以參營救行動?就算菲律賓政府真的批准,由調動到行動,又需要多少時間?整件事由發生到變成流血收場,只有十多小時,童工問曾在紀律部隊任職的C,是否可行時,C說以他自己謹有的認知,要外國批准別國在其國土內執法、可以合法使用武力,幾乎是不可能,正如,特區政府、中國政府也甚少批准外國執法人員在主權範圍內直接執法、又或可以携帶槍枝武器,除非十分例外情況,例如當年美帝克林頓總統訪港,其随行保安特工,就可以帶備武器,但那是事前經過年多溝通協調!雖然美帝以往也有在別國採取軍事行動營救人質的先例,但那同樣是經過相當時間部署和準備,不是十多小時內可以行動,C說沈博士這些「相當然」的分析,例是令C覺得沈博士有點為求討好所謂主流民意想法,說一些令人覺得中聽的「專家意見」。


昨日童工與不少香港人一樣,心情相當沉重。由早上知道康泰旅行社一個菲律賓旅行團被挾持,最初看到局面還算平靜,那槍手還釋放人質,原本以為,事件可以和平解決,直到傍晚,忽然從電視機傳來,當地電視台引述那由旅遊巴士逃出來的司機說,人質全部被殺,童工,腦中忽然一片空白,電視台主播似乎也一時接受不了,語帶哽咽,當時童工心中不斷想,為何,會變成如此結局?

雖然,最終證實,並非所有港人遊客被殺,那是不幸中之大幸,但有8名香港人被殺死,始終令人難以接受。或許,童工生於香港,接受了那安逸的生活,甚麼恐怖襲擊、無辜平民被殺,始終只是別國人別國事,縱使認為那是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情,那也不是直接衝擊,可是昨晚看到香港人成了犧牲者,那種感覺真的很強烈:每一個香港人相信也關注他們的安危、希望他們可以安全獲釋、可是到事情發生的一刻,我們卻甚麼也做不到!真的,甚麼也做不到,只能看著生命在我們眼前消失!

童工昨晚與不少朋友談及今次事件,大家談了一會,也不知再說甚麼,因為,大家心情也是沉重、也是不好過,縱使大家也是義憤填膺,很想很想做一些事,但大家也知道甚麼也做不到,只能默默為那些人質禱告,以及不滿那些菲律賓警察的所謂拯救行動,A說那些甚麼突擊行動,搞了大半個小時,連一部旅遊巴的車門也打不開,究竟是搞甚麼呀!

童工與不少朋友、甚至政府內部,對今次事件也是相信沉痛和憤怒,而網上也有不少傳言,直指死難者有可能是並非死於槍手槍下。童工除了希望死者可以安息、希望家屬可以折哀之餘,今次事件,菲律賓政府一定要給港人一個交待,特別是童工深夜在電視看到菲律賓總統亞奎諾三世在記者會上那輕鬆態度,更是莫明憤怨!菲律賓政府,怎樣也要給香港人一個公正的交待和說法,人命,不可能如此不明不白地犧牲掉呀!


某日與商界A討論所謂的社會「仇商」情緒。A可說是較開明的商界人士,他也自言,今天社會所謂的「仇商」,其實不大準確,社會是不滿某些人似乎有特權、不滿為何讀了碩士、博士學位,連買一層謹可窩居的小單位也不可以,可是那些八卦雜誌,卻不斷報道那些富豪之後、甚至是他們的二奶、三奶卻可以買豪宅、買數萬元手袋、以致數百萬的名車,而那些勤儉務實,祈求以學識改變命運的人,卻發現今天原來學識改變不了命運之餘,含著銀鎖匙出世,才是最重要。

A說,當有一班有學識、有智慧的人,他們開始覺得社會對他們也是不公平、不公道,而有權有勢有錢者,又似乎較其他人更「公道」之時,問題就出現了!所以A認為,香港所謂「仇商」根源,不在低下層,因為低下層有政黨、壓力團體為他們發聲,反而那些社會上沉默「假中產」,既沒有政黨為他們出頭,他們又想用知識改變命運,最終又發現原來知識未必、甚至不能改變命運,花了這麼多努力,仍是改善生活無望,他們,才是今天社會怨氣的根源、才是那些不滿特權「仇商」情緒之源。

若A分析沒有錯的話,那麼,主流商界似乎還不明這個道理,還在想叫政府花錢討好基層,《明報》李先知如此說:「有工商界領袖提出,政府如今賣一幅地也動輒有上百億元收入,政府如果願意增撥100億元扶貧,社會上最需要幫助的40萬低收入人士便可每個月有2000元的額外津貼,加上6000元的最低工資,生活將會顯著改善。」

若商界真的是如此想,那,難怪香港社會會「仇商」,因為那些商界去到今天,也不知自己錯在那兒呀!


雖然童工對煲呔、對特區政府施政有諸多不滿,可是,每當我看到偉大祖國那些將人命當如草芥的新聞、因官商勾結、政府施政失誤而死傷的消息、受害的無權無勢平民有竟寃無路訴,童工就會感恩,感恩自己生於香港,然後覺得,煲呔也不是很差、周一嶽比對內地那些連人命也不理的貪官,他簡直是一等一好官、甚至,童工也不想太抱怨那些跑來香港產子的內地同胞,真的,沒有人想自己下一代走一條死路,既然香港可以是他們下一代唯一生路、他們,又怎會不為子女求一個出生天的機會?

童工有此感嘆,全因看了生果報有關結石寶寶的報道,由2004年到今天,內地仍有含三聚氰胺毒奶粉出售,當中原因,說穿了,還不是中共官僚貪污,人家生命不及自己口袋中的白花花銀子,不惜用別人的生命來換自己口袋中的鈔票!當年那些結石寶寶,事情過去後,今天已成了政府放棄的一群,當日政府對他們治療補償的承諾,完全不兌現:

「兩年了, 29歲的周雄說起因長期飲用三鹿奶粉而患上腎衰竭的兒子,數度哽咽,語氣中透着無限心酸,「孩子的右腎已經完全萎縮了,沒有功能,左腎還有積水、結石。我們完全沒有能力幫他換腎,甚至連一次全面的檢驗也負擔不起,國家說的基金我一毛錢都沒看到,免費治療根本沒有落實,完全是謊言!」」

「「國家說的治療根本就沒有,完全是謊言,根本沒有人管我們的死活!」周雄說,出院後他曾多次找市衞生部門,但對方搪塞說會治療,直至現在仍沒有人理會。」

還有,為結石娃取回公道四出奔走、結石寶寶之家的創辦人趙連海,至今仍被中共控以尋釁滋事罪,由今年 3月受審至今,仍未宣判,今天仍是音信全無。趙連海所做的,只是為受害娃討一個公道、要求中共官僚負上責任、照顧他們需要、賠償損失,當中不涉甚麼民主、政治,一樣被無理拘控,趙連海所做的事,較今天香港泛民、壓力量體為基層向政府抗爭更溫和,卻落得一個人間蒸發的下場,中共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有面子將「人民」加入於國家名稱中?中華人民共和國,何時有把人民福祉放在第一位?自稱人民的共和國,又豈不是欺世盜名?

所以,童工慶幸、也必須感恩,我生於香港,縱使今天香港政府施政有千萬個不如民意,只要看看偉大祖國在中共官僚管治下的境況,就會發現香港也不是這麼差勁呀!

八月 2010
« 七月   九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801,81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