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達通公司昨日終於承認,他們並非如先前所說,沒有把客戶資料交給第三者,面對私隱專員的聆訊,他們終於承認,在過去4年半,他們旗下的八達通獎賞及廣聯兩間公司,分別將出售197萬客戶資料,出售給多間公司作推銷用途,獲利4400萬元,佔期間總收入31%。

昨晚和商界A討論今次八達通公司的問題,A說私人公司把客户資料出售,八達通不是第一間,也不會是最後一間,原本單是把客戶資料賣給其他公司,絕對不是死罪,只要管理層公開道歉,承認永不再犯,大多可以過關,這,可是早有先例,今次八達通公司的「死罪」,在於「講大話」,明明有將客戶資料交給第三者,卻是死口不認,到今天要改口承認,更越揭越多,承認當中涉及保險買賣的佣金,而且是買得愈多,八達通公司可以分佣金,收錢就愈多,這,又無疑利用個人資料謀利,A說,究竟這已是事件的全部,還是冰山一角,八達通還有利用客戶更多私人資料謀利,只是尚未公開?

B說八達通「講大話」,已足夠令立法會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追查事件,在議員窮追猛打之下,又再會揭多少問題出來?八達通作為香港最大電子貨幣公司,沒理由公司內沒有法律專家提醒他們,這樣做法可能違反私穩條例,為何,為了那4400萬元的收入,管理層甘冒如此風險?而且類似濫用私人資料,遭政府及傳媒批評的公司,早已有之,為何總有公司會重複犯錯?

或許,中國人的老話是正確,在會錢利誘之下,殺頭的生意也有人做,只有賠本的生意不會有人做,利之所在,甚麼前人教訓,早已拋諸腦後了。

或許如C說,八達通公司例子說明,今天香港企業,為求「賺到盡」,那些管理層巳不顧甚麼企業形像,但,這又和飲鴆止渴,有何分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