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最討厭的政客有很多,但首選三甲必定有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全因由他涉足政壇開始,他「變臉」加上「講過唔算數」之技倆,可謂獨步政壇,只是當年未有互聯網,他做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時,那些言論未有在網上保存,要拿當年他的言論,與今天他的言行對質,那是有點困難,可是,人的性格是不會變,只懂投機,最終也會露底,梁召集人,今天,終於也露出他的投機「真面目」。

《明報》今天文章「郊外大興土木 梁振英﹕政府應跟進」,梁召集人對大浪西灣自然景色被破壞,顯得痛心疾首,批評發展也不應犧牲郊野景觀:

「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昨日出席書展講座時表示,香港的美景是獨一無二,如一塊雙面繡般玲瓏剔透,對於近日接連爆出有商人購入大浪西灣、海下灣的土地,計劃大興土木,他認為特區政府須跟進,長遠社會要討論平衡業權與重要公共財產、自然景觀等問題。

梁振英認為,本港不少景觀、自然生態都是得天獨厚,如何做好土地發展計劃,以及維持生態景觀都值得社會討論。保護環境方面,梁振英稱停車熄匙很值得推行,又認為中國在發展道路上,不能跟隨美國模式發展,否則會將地球的天然資源用盡。」

可是,同一個梁召集人,可是在去年年底,面對市民不滿高樓價,要求加建居屋之時,他卻為了討好民意,撰文質疑郊野公園存在價值,幸好,蔡東豪先生,寫了一篇《我怕梁振英》,把他反郊野公園言論,有條不紊記錄下來:

「聽聞梁振英非常在意別人對他的評價,因此我要很小心寫以下的文字,而最小心的方法之一,是在儘量避免斷章取義的情況下,引用他的文字。梁振英一定很關心郊野公園,因為他在近期三篇文章中提及郊野公園,特別之處是這三篇文章主題跟郊野公園都是無關。他的文章主要談及香港社會的流動性,而出發點是他最熟悉的房屋政策。郊野公園沒有「惹」梁振英,是梁振英選擇評論郊野公園的存在價值。

「原來在香港,統計數字上的「中產」,居住面積是五百呎,原來面積條件七百呎,已經遠遠高出人們心目中的「中產」。這是私人住宅的「中」,如果把公屋一起算,全港住戶之中,有五百呎的住所,在面積上已經是「人上人」。香港私人住宅面積的分布情況,換句話說,香港私人住面積質量,多年未變。

數字同時說:香港有四成的土地面積,劃為郊野公園,為花草樹木、雀鳥蝴蝶提供優質的生活環境,神聖不可侵犯;據說郊野公園的面積還要增加。把這些數字放在一起看,大家有什麼感想?」

〈數字說明:階層差距遠超想像,議事施政慎防誤區〉,《明報》,2009年10月30日,「香港的郊野公園佔本港總面積的40%,郊野公園是香港的驕傲,我絕對喜歡,但是回頭一想,大部分打工仔每周工作6天,九成的住戶沒有海外女傭幫助做家務,第七天在家中還是要忙家務、忙孩子的事。當大部分基層香港人無暇享受郊野公園,同時居住空間擠迫,擴大郊野公園的範圍的意義是什麼? 」

〈社會問題不會自動消失,繁榮共享,惡果共嘗〉,《明報》,2009年11月6日,

「每人每天努力應付的,是維持生活的必需,我們有令人驕傲的郊野公園,但有多少人去親近?我們有讓人羡慕的維港海岸,但有多少人去流連? 」」

梁召集人約半年前,才說「當大部分基層香港人無暇享受郊野公園,同時居住空間擠迫,擴大郊野公園的範圍的意義是什麼?」今天面對群情洶湧支持保育,又說「香港的美景是獨一無二,如一塊雙面繡般玲瓏剔透」、「長遠社會要討論平衡業權與重要公共財產、自然景觀等問題」,今天他或許想爭取民意,為一己民望,所以他左搖右擺,若他朝他想爭取阿爺支持他做特首,在北京和港人之間,他會擺向那一邊?會否較老董、煲呔更誓死效忠阿爺?

所以童工和蔡東豪先生立場一樣,作為一名香港平民,我怕梁振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