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A問童工,有沒有看過潘慧嫻的《地產霸權》(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一書,她曾任新鴻基地產創辦人郭得勝私人助理八年,其後加入嘉里建設,負責土地物業估價及收購,書中以她個人所見所聞,訴說那些大地產商如何壟斷地產事業,以及將他們的影響力擴展到其他涉及港人生活的範圍。

A說他在Facebook中看到某些80後社運中人,看過《地產霸權》中的描述,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驚覺那些財閥如何擴展他們對社會、經濟的影響力,實情是,那些是廿年前發生的事了!想一想,為何這麼多地產財閥,在十多廿年前開始插手零售、飲食、酒店、商場、大廈管理、運輸這些只有繩頭小利的行業?為何有地產財閥,可以年年蝕錢,也要死守廣播傳媒業務?A記得某財閥下屬曾這樣說,只要你在香港生活,你就不可以逃出財閥門的控制,衣食住行,財閥也可以賺到你的錢,你永遠無法跳出財閥的五指山之中,你唯一可以選擇的,只是被A財閥賺你的錢,還是被B財閥賺你的錢!最終結果其實沒有分別!那些反財閥的人,根本從沒辦法抗拒財閥對他們日常生活的影響力,除非,你決定放棄現代文明生活,過著山野自給自足生活,否則,那廿年前他們已佈下的局,今天己沒有人可以突破了!

那廿年後的今天,情況又如何?B說,本地財閥已將他們的投資,指向下一個廿年可以壟斷世界的行業了:再生能源、生物科技、互聯網、新藥物研發、環保工業、以致太空航天事業。廿年後當再生能源業、互聯網、生物技術、環保產品成了生活必需品之時,財閥某某和某某某,仍在可以背後展現其霸權,控制著我們廿年後的日常生活!那些反財閥的人,再廿年之後,面對財閥壟斷,結果仍是和今天一樣,束手無策!

未來,或許有點虛無縹緲,現實一點,首富李浮雲早已用私人名義,以6000萬美元買下Facebook的0.4%的股權,換句話說,那些反李浮雲的80後年青人,你們不斷利用Facebook進行動員、不斷增加Facebook社會、政治影響力之餘,也為Facebook的估值增加作出「貢獻」,其實,也是變相為李浮雲的「私人投資」在增值,可是,你們可以為了抵制李浮雲,不用Facebook嗎?

廣告